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新大明帝国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铁幕

正文 第二十二章 铁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哈,克里斯蒂森将军终于做出了正确选择!”

    安不纳岛上,杨丰得意地看着电报说道。

    的确,终于打起来了,不列颠人可以忍下一次羞辱,但绝对不可能容忍第二次打脸,更何况这一次都不只是打脸了,简直就是拿粘了狗屎的鞋底往不列颠娜脸上抽。

    一个准将被人乱枪打死。

    而且是在联系停火的路上遭到伏击被打死。

    尼玛,见过打脸的,没见过这么打脸的,真以为老虎不发威我们就是病猫了?

    被激怒的巴达维亚英军最高指挥官克里斯蒂森中将向苏卡诺发出最后通牒,交出杀害马拉比准将的凶手,交出非法持有的所有武器,否则他就要采取军事行动。

    但这时候,苏卡诺已经无法控制局势,克里斯蒂森的要求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十一月十日,曼塞少将率领的英印军第五师和四十九旅,共两万四千名英印军,在战舰和轰炸机的火力掩护下杀进泗水,开始扫荡这座城市的所有爪哇军。

    “你很不喜欢爪哇人吗?”

    伊芙琳好奇地问,她准备回国了,临走之前又忍不住跑来,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了来看《仙履奇缘》,还是看眼前这个穿着花裤衩的家伙。

    这段时间她已经帮杨青衣解决了身份问题,在淡马锡的一座教堂受洗记录上,有一对姓泰勒的苏格兰夫妇,曾经收养过一名华人弃婴,并且给她起名丽芙,但他们一家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都死于战争,而那位泰勒小姐如果活着,现在应该是十八岁,这样年龄上和杨青衣的外貌吻合。

    知道了这些后,伊芙琳甚至没有像杨丰所说,跑去麻烦着收买什么证人,反正已经确认的消息是泰勒夫人被倭军打死,泰勒先生死于泰缅铁路工地,泰勒小姐直接被倭军抓走,至于去干什么就不用说了,她的结局没有人知道。

    既然这样搞那么麻烦干什么。

    她直接带着杨青衣去了负责难民统计的官员那里,告诉他泰勒小姐在一年前就从倭军性nu营逃了出来,被一家好心的华人收留,自己因为一些事情采访这家华人时才听她说起。

    而后者也没有做任何甄别。

    他每天需要处理的这类事情成千上万,哪有功夫一一甄别,再说两个娇滴滴的小美女站在面前,而且其中一个还是一位不列颠贵族小姐,他几乎本能地没有做任何怀疑就登记上了。

    就这样,杨青衣摇身一变成了丽芙.泰勒小姐,而且不是殖民地属民,正经的不列颠公民,在淡马锡和爱丁堡各继承有一处房产,和一家小的贸易公司。

    倒是负责为她办理遗产问题的律师估计认识真正的丽芙,对此提出了几个疑问,但在杨丰远程遥控下,泰勒小姐做出了最符合她身份的反应,她惊恐欲绝地尖叫着崩溃了。

    紧接着伊芙琳用她的尖牙利齿对倒霉的律师一顿凶残炮轰,她一个十四岁小女孩儿,被那帮倭军兽兵rou躏了整整三年,好不容易才摆脱那段阴影,现在你还这样刺激他,到底有没有点人性了。

    那律师被炮轰得也不敢再问了。

    他这行儿全靠名声,要是惹火了伊芙琳,在泰晤士邮报上给他抹黑一下,那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再说他也四年没见了,十四岁小女孩儿长成十八岁大姑娘,而且还是在那样的环境下,相貌变化巨大,精神受点影响,记忆不是很清楚这些都是极其正常的,连他自己其实也不是很确定这个到底是不是当年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儿。

    就这样,崭新出炉的泰勒小姐,也将和伊芙琳一起返回不列颠,用不了多久,她就会为了遗忘那段恐怖的记忆,将全部精力投入到科学发明中,然后她会发明出很多以后人们生活不可或缺的东西,估计明年年初她就可以首先把晶体管和盒式磁带录音机发明出来了,反正米国人发明晶体管还得四七年呢,至于盒式磁带录音机…

    呃,那个得六三年,而且实际上杨丰也不是很清楚,他现在用的这台录音机所用技术是哪个年代才出现的。

    他这是一台在索尼公司的产品陈列室里弄来的,生产日期是八零年。

    估计这样一台录音机问世,会让很多有志于此的公司绝望,要知道现在最常见的还是钢丝录音机,还有纸基磁带录音机…

    总之都是些块头巨大,而且莫名其妙的东西。

    然后她会在不列颠投资开工厂,再发明出晶体管收音机,彩色电视机,录像机…最终成就一个世界级电子工业霸主,就像当年的爱迪生一样,总之以后索尼,东芝,日立什么的都靠边站了。而且还会向大明帝国投资以利用这里的廉价劳动力,最终让大明帝国变成世界上最主要的电子工业代工基地,这样就可以彻底断绝倭国,高丽这些乱七八糟家伙的电子工业,依靠廉价的劳动力优势发展起来的机会了。

    “你到底听没听见我说话?”

    伊芙琳娇嗔地打断杨丰的做梦。

    “啊?你说我为什么不喜欢爪哇人啊?不,不,你错了,我并不讨厌爪哇人,虽然他们也的确挺讨厌的,但我这个人并不会因此而歧视他们。

    我讨厌的是他们背后的那个幽灵。

    我想你应该知道,现在泗水的爪哇军都是什么人吧?联盟的黑手伸到东南亚的土地上,对这里所有爱好和平的人们来说都是一场真正的噩梦。

    虽然在此之前我们和联盟并肩作战,但我们绝对不能因此对他们放松警惕,他们是破坏者,秩序的破坏者,他们是侵略者,和平的侵略者,他们就像瘟疫一样散播着战乱和毁灭的病毒。

    我们不应该忘记,在小胡子入侵波兰时,史达林也在从另一边入侵这个国家,小胡子入侵丹麦和挪威的时候,史达林也同样在入侵芬兰,他们是一对同样的恶狼,只不过因为靠得太近争夺食物才咬在一起的。现在我们累得筋疲力尽终于把其中一头给打死了,但却放出了另外一头,而且它已经被喂养得无比强壮,磨利了爪牙垂涎欲滴地看着世界。我们现在必须齐心协力共同建造一道城墙,一道从东到西横跨欧亚大陆的城墙,不,城墙还不够,我们要用钢铁,用一道铁幕,把联盟和它的党羽牢牢地锁在里面,不让他们跑出来破坏我们和平安宁的家园。”

    “铁幕?”

    伊芙琳被这个新鲜的名词搞懵了。

    “对,铁幕,彻底阻挡联盟的铁幕,而现在,爪哇就是这道铁幕的第一块钢板。

    我知道习惯了自由民主思想的欧洲人民,对于尼德兰人恢复对爪哇的统治并不是很理解,认为应该给爪哇人du立自由。

    但我们必须明白,在不恰当的时候给某些不恰当的人du立自由是一种完全不负责任的行为,当一个民族还保留着仅仅因为愤怒就可以不加审判,随意砍下别人头颅,当街屠杀妇女儿童,杀害已经交出武器的战俘,袭击谈判的使节这一系列恶习的时候,给他们du立完全就是犯罪,不仅仅是对别人,对他们也是犯罪。

    爪哇人不是华人,我们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我们的人文明而有教养,虽然我们的文明和你们不同,但本质上都是一样,无论你们的信仰,还是我们流传几千年的哲学体系,都是教人为善。我们从小我们的老师就告诉我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教育我们尊老爱幼,行善积德,教育我们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总之你们在我们儿童学习的书籍中,找到不到任何扩张,侵略,杀戮之类的东西,你们能够找到的,只有对善良和美德的追求。

    但爪哇人不一样,他们绝大多数都没受过任何教育,他们只相信那些长老教给他们的,他们只相信他们的神,他们的先知,而他们的先知告诉他们的,却是信我者皆为兄弟,不信我者皆为敌人,是一手古兰经一手弯刀用鲜血和杀戮来征服世界,这样的思想教育下,我们不可能指望他们会懂得善良的意义。

    如果这样一个民族,失去了文明的阳光照耀,反而再被联盟的思想蛊惑,那么可以预见,等待这片土地的,将只有流血和杀戮。

    所以,在爪哇人归化文明世界之前,给他们du立就像是犯罪,倒是那些真正的文明种族,尼德兰人应该认真听一下他们的声音,比如说华人,比如说安汶人,比如说以基督徒为主的北苏门答腊地区,如果他们要求独立,那么威廉明娜女王陛下,就应该尊重他们的意愿。”杨丰说道。

    “那个,北苏门答腊的马塔克人好像还吃人的。”伊芙琳弱弱地说。

    “谣言而已,皈依了上帝的人怎么会吃人呢,马塔克人里面并不只有基督徒,他们里面还有穆斯林和原始宗教信徒,尤其是后者还处于蛮荒状态,就算他们有吃人的现象,也只能说我们文明社会对他们教化的工作依然做得很不够。”杨丰一本正经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