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不灭神主 > 第214章 大变到来(中)

第214章 大变到来(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霎时间,整个殿堂的注意力全都汇聚到了秦无夜这里。

    衣飘飘主动发问固然是原因之一,还有一点就是秦无夜的梦境成真,阴阳大教即将兵临城下,变成尸山血海。

    故而,秦无夜到底有何看法,不要说衣飘飘了,就连安七夜以及一些长老都变得感兴趣起来。

    “要是我的话,我会按兵不动。”

    秦无夜略一思索,徐徐回道。

    说实话,他是不想置身其中。

    不过,如今想要抽身离开,基本是不可能的了。

    他和眼下的阴阳大教,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阴阳大教一旦失败,秦无夜指不定要道消身死。

    因而,要是不能避免,只能与阴阳大教共存亡,扭转阴阳大教最终自毁的结果。

    “按兵不动?为何按兵不动!”

    衣飘飘大惑不解。

    一些长老甚至露出讥笑之意……到底是年纪轻轻的小辈,危急关头,只敢保守对待。

    “教主认为未来的阴阳大教,为什么会尸山血海,会被人长驱直入?”

    秦无夜反问衣飘飘。

    尽管推演之中,阴阳大教没有完全沦陷,可是阴阳大教执掌的一些区域,几乎被敌方完全占据,将埋下的钉子尽数拔除,被围得水泄不通。

    虽然阴阳大教还有一战之力,但是对方敢来围堵你,难道还怕被反杀吗?

    定然做好了将你赶尽杀绝的准备。

    然而,阴阳大教选择自毁,又是出乎意料之外,让不少准备分一杯羹的狼虎之辈败兴而归。

    “你的意思是我们教中有内鬼?”

    语毕,衣飘飘顿时杀气腾腾。

    她的杀气不是针对秦无夜,而是真的极度愤怒。

    对,如果不是阴阳大教有着旁人布置下来的内鬼,岂会落得被人杀成尸山血海的处境!

    “怎么可能!”

    当即有长老表示反对:“我们阴阳大教向来团结,在座的诸位,哪怕平日不问教中之事,都不会对阴阳大教生出二心……小子,你其心可诛啊!”

    “哼,我又没说阁下,怎么好像被我踩了尾巴的样子?”

    秦无夜无视对方语气当中的寒意,道:“你看副教主、通玄长老他们,哪个激动了?抑或是说,我真的一个不小心说中了?”

    闻言,刚刚说话的长老二话不说,抬手拍向秦无夜。

    “住手!”

    衣飘飘的武皇气息一出,动手的长老随即被震得连退三步!

    “蹬蹬蹬……!”

    连续退了三步方才站定的长老满脸怒容:“教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倒是想问杨长老是个什么意思?”

    衣飘飘平静说道:“他只是说出一个可能性,有必要对他痛下杀手么?”

    “教主是在怀疑我么?”

    杨姓长老冷冷问道。

    “绝非如此。”

    衣飘飘摇头:“只是现在处于特殊时期,最快七天,最多一月之内,阴阳大教就要有偌大变故,可不是内斗的时候。”

    “阴阳大教乃是以教主为先,教主认为应当如此,那么就如此去做吧……我先行退下,只要教主一声令下,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说完,杨长老抱拳退走。

    不止是杨长老,就连另外几个深感不妥的长老,全都拱手告退。

    衣飘飘没有阻止。

    反正关键时候,一些东西反而强求不得。

    等到最后,只有衣飘飘、安七夜,还有通玄长老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

    几个人里面,几乎都是之前有意收秦无夜为弟子的长老。

    若非如此,他们很难因为一个毛头小子的一家之言就相信阴阳大教被人埋下钉子。

    要知道,阴阳大教的提拔非常严格。

    哪怕你被收为亲传弟子,没有个十多年的考察,基本很难触及阴阳大教的权力层。

    所以,刚刚在场的长老,实在没有多少可能被人收买。

    “秦无夜,你怀疑杨长老他们?”

    最终还是安七夜打破沉默,道。

    衣飘飘是一教之主,她张口说出怀疑之言,可大可小,代表了整个阴阳大教,所以话不能乱说出口。

    安七夜则是没有那么严重。

    况且,他只是问上一问,没有另外的意思。

    “不,杨长老他们应该问题不大。”

    秦无夜如是说道。

    “什……什么!”

    安七夜怔了一怔。

    这样的话,你故意气走杨长老他们,难道有什么意义吗?

    “我们提前清楚了阴阳大教即将遭逢大难的事情,尚未外传,只是教内钉子,绝对会禀告出去,想要攘外,先要安内!”

    秦无夜咧嘴一笑:“若然连钉子都不知道是何人,就是我们做出更多的应变,都是无用之功。”

    “你怎么肯定会是无用之功?”

    衣飘飘追问:“我们阴阳大教的武力无双,一对一,根本没有几个势力不能踏平的。”

    “话虽如此,但……阴阳大教仅仅如此罢了。”

    秦无夜处之泰然:“我与诸位的最大不同,就是在于我凭着一个局外人的身份看待这一件事……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所以我考虑得更加详尽周全。”

    “那么接下来是……瓮中之鳖?”

    衣飘飘迟疑问道。

    她不否认秦无夜说得没错。

    尽管今天被召集而来的,全是阴阳大教,乃至方圆千里的至强武者。

    但是,他们习惯高高在上太久了,殊不知旁人已经将刀架在了脖子上。

    这一点由阴阳大教不知不觉被人算计,险些牵着鼻子代入陷阱便可窥得一二。

    “没错。”

    秦无夜微微颔首:“如果不先行将此事处理妥当,只怕我们有什么招数都会被敌人知道得一清二楚……因为长老级别的人物背叛几率是很小很小不假,但是他们身边之人,却是不然。”

    “言之有理!”

    留下来的长老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还有一点。”

    衣飘飘紧盯着秦无夜的眼睛:“为什么我半年之前推演阴阳大教的未来,显现的景象和如今截然不同?”

    此言一出,安七夜同样看了过去。

    因为他同样觉得好奇。

    为什么半年之前的结果,和半年之后的结果,天差地别。

    若是衣飘飘半年之前就窥得如今的未来,估计她哪里还有闲心闭关,立马呼啦啦得带着阴阳大教将这些狼子野心之辈杀个一干二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