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青灵诛心 >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后会无期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后会无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沐灵雨低着头,双眸微闭,很久没再说一句话。

    苏季见她今天的表现有些异常,不禁问道:“沐姑娘,你这么晚来找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沐灵雨蓦然睁开眼睛,仿佛刚从凝神的状态中脱离出来,缓缓抬头直视苏季的眼睛,问道

    “我在你眼里算是什么人?朋友?敌人?或是……”

    沐灵雨欲语还休,暗暗询问自己:我这究竟是怎么了?明明是来告别的,为何却要问这种问题?为什么要这样问?我究竟在期待什么?

    苏季没想到沐灵雨竟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他连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你算是我夫人喽!”

    沐灵雨脸颊掠过一抹惊色,红润的嘴唇微张,呼吸变得急促,想不到苏季竟对自己说出如此轻薄之言,可是她却一时语塞,浑然不知自己是否应该立刻发怒。

    苏季本来只想开个玩笑,但见她一脸严肃,以为她生气了,于是连忙说道:“哎!你可别误会。当初在旋灵阁的时候,你主动要求扮演我的夫人。那时你还叫我相公来着,难道这些你都忘了?”

    沐灵雨眼光低垂,久久没有回答,连一个字都有没说。

    她并没有忘记。

    关于过去的一切,此刻都如走马灯般在她眼前一一浮现。

    她清楚地记得,青灵庙中他曾在自己脸上留下的印记,记得申候府中他曾在危难之时舍命相救,记得自己曾在玲珑塔外的守候他的心情。她的心曾经冷如寒冰,直到遇上他以后,自己仿佛被一道温暖的光驱散了阴霾。

    时至今日,她依旧无法确定那种感觉究竟是什么,只是现在想到要与他永远分离,就会觉得心里心里空荡荡的,这种感觉以前从未有过……

    “那场戏是时候该收场了。”沐灵雨黯然说道:“明天我将要去玉虚洞府闭关修炼,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苏季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了,沉默半晌后,才勉强挤出一脸笑容说道:“那我刚才的回答……你满不满意?”

    沐灵雨没有回答,只是露出温暖一抹温暖的笑容。

    然而,当她落寞转身的刹那,那笑容立刻笼上一层淡淡的悲哀之色,背对着苏季说道:

    “苏公子,祝你能早日救活那孩子……后会无期。”

    “后会无期?”

    苏季想起这是第一次与她分别时说过的四个字,想不到她现在竟然还记得。望着她远去的背影,苏季心头百感交集,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在你眼里算是什么人?

    朋友?敌人?亦或是一个特别存在?

    苏季突然也想问她同样的问题,可是事到如今才这样问,显然已经太迟了。

    这时,夜玲珑从橱柜里面慢慢爬出来,拍去身上的尘土,对苏季笑嘻嘻地说:

    “小师弟,看来你在这方面,实在很需要一个人来帮你开窍呀!”

    苏季瞥了他一眼,道:“你懂什么?”

    夜玲珑用手拍了拍平坦的胸脯,一脸不服气地说:“你别看我这样,姐姐我可算一个如假包换的女人。凭借一个女人的直觉,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刚才那姑娘很明显是对你恋恋不舍。难道你对她一点特别的感情都没有?”

    苏季低声叹道:“我与她缘分已尽,现在说这个又有什么意义。”

    “那就是有喽。”夜玲珑流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苏季扭过头去,不耐烦地说:“你怎么突然关心起这种事?”

    夜玲珑坏笑道:“你如果对她有意思,我这个做师姐的可以帮你破坏她这次闭关修行,让她成不了仙。”

    苏季眼中掠过一丝光芒,不过很快就黯淡下来,叹道:“你还是别多事了。沐姑娘依靠长生蛊维持肉身不死,修仙对她来说关乎生命,破坏修行无异于置她于死地。我可不想她恨我一辈子。”

    “我的傻师弟,看你平时挺精明,怎么一遇到这种问题……”夜玲珑欲言又止,摇摇头叹道:“罢了,如果哪天你突然开窍,想和那姑娘见面的话,随时可以来找师姐我……”

    话没说完,夜玲珑猛然抬头,只见两道长虹划破天空,疾驰而来。

    苏季抬头仰望,一道数丈长的剑光从头顶凌空飞过,只见两个白衣修士分别踩着一柄剑御空飞行。这二人离地面至少有几十丈,直接跌落下去必死无疑,若非修为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绝对不会有这般胆量。

    无论是谁看到这样的情景,都必定会大吃一惊。

    苏季以前只听说修仙之士可以心神随心所欲控制飞剑的境界,今天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他定睛一看,发现那其中一个御剑飞行的修士身上,似乎背着一个负伤的女人。

    夜玲珑的目光追寻着空中御剑的人影,发现那三人朝不冻泉方向飞去,连忙说道:“他们回来得这么急,一定有大事发生。我们快去凑个热闹。”

    说罢,夜玲珑和苏季直奔不冻泉而去。

    二人赶到净心阁后方的时候,看见大瑶树下正站着三个人影:阐教主武吉、两个白衣修士、以及一个受伤的女子。

    武吉正在查看那个受伤的女子,旁边两个白衣修士各踩一柄三尺长剑,悬浮在离地三丈的空中。

    苏季躲在不远处的一个大石头后窥视,隐隐感觉那个受伤的女子的身影很像金贞,但还不能够完全确定。因为她浑身上下都缠满了白色带血的绷带,似乎受了极其严重的伤。

    武吉对其中一个白衣修士说道:“你快带贞儿去洞府疗伤,千万别耽搁了。”

    白衣修士闻声托起金贞,脚踏剑身,剑光一闪之间长身而起,往北飞掠而去。

    武吉面色凝重,开始询问剩下的那位白衣修士:“贞儿为什么会伤成这样?”

    白衣修士答道:“金贞师姐之前追捕一条青鳞巨蟒。那条巨蟒经由地底游走,一路穿洲过县,所经之处山崩地裂,地震频发,百姓苦不堪言。预计不日即将抵达昆仑山。”

    武吉掐指一算,两道白眉突然拧在一起!他暗暗自语:果然祸不单行,看来昆仑不日即将面临一场空前的浩劫。

    短暂的沉默过后,武吉问道。“你知不知道那条青鳞巨蟒,为何要来昆仑山?”

    白衣修士回忆片刻,答道:“记得金贞师姐晕倒前说过,那条青鳞巨蟒是一条龙蛇,曾在王宫中咬伤青黎,修为大增,似乎是为追寻自己的主人而来。”

    武吉用命令的口吻说:“你立刻通知昆仑山大小洞府严阵以待!西王母寿宴在即,绝不能让这条龙蛇在节日期间兴风作乱!”

    白衣修士得令后御剑而去,临风飞逝的身影说不出的飘然潇洒。

    此时,躲在岩石后面的夜玲珑小声说道:“刚才那人说有一条巨蟒要来昆仑追寻主人?这么说那巨蟒的主人,现在就躲在昆仑山上……会是谁呢?”

    苏季脸色铁青,神情极其凝重,听刚才那白衣修士说青黎被巨蟒咬伤,可见青黎渡劫后并没有死,可能仍然潜伏在王宫中的某个地方,而那条曾被自己遗留在王宫的小青蛇,非但没有死,反而现在成了一只为祸人间的祸害。

    想到这儿,苏季不禁开始怀疑自己当初救活姜玄的这条蛇,究竟是对还是错?

    夜玲珑自顾自地嘟囔着:“如果这个人潜伏在记名弟子当中的话,我想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

    苏季微微一怔,问道:“你怎么会知道?”

    “我听净心阁长老说,下周记名弟子之间要进行一次比试,以此来决定谁最后会成为入室弟子。”

    “这些记名弟子除了打杂做饭什么都没学,有什么可比的?”

    夜玲珑微微挑起眉毛,对苏季说:“正因为什么都没学,才能知道究竟是谁在扮猪吃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