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武夫大文豪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魔王归家(票)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魔王归家(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魔王归家

    “娘,你可别哭了,孩儿这不是来了吗,孩儿都好好的,还立了不少功勋呢。”这刘绪辽倒是撒起谎来,却是刚才祝振国说话的套路。

    刘绪辽拉着自己母亲坐会座位,又把祝振国介绍了一番。

    “祝大人,我儿懵懂,怕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妇人说道。

    “娘,没有没有,解元公这衙门都靠孩儿来做事的,没了孩儿只怕是都办不了差事。”刘绪辽洋洋得意接话道。

    “绪辽我儿啊,为娘还不知道你有几斤几两。祝大人,真是烦扰了,还请不要怪罪则个。”这妇人先是说了几句这刘绪辽,也是在表达对这刘绪辽随意插话的不满。然后又向祝振国赔了一个礼。

    “伯母客气了,折煞振国了,振国当不得大人的称呼,刘公子在衙门里面倒是没有生什么事端,伯母不需如此。”祝振国这话里有话,这刘绪辽虽然没有生了事端,却是也没有起什么作用。

    “没生事端就好,今日来此便是带我儿回家去过年,还请祝大人念及家中祖母年老,思念成疾的份上,成全一二。”这妇人哪里听不懂祝振国的话,更多想了些,以为这祝振国只是客气,自己儿子只怕是真惹了是非。但是还是礼数周全,即便带自己儿子回去,也要跟这衙门主官打个招呼。

    “伯母抬举了,振国也是家中老祖母还健在,念及此处,时时伤心落泪,哪里能做这恶人,伯母您请。”祝振国哪里还有要帮这刘绪辽的意思,陷阱已经到了收网的时候了。

    一旁的刘绪辽大急,正要说话,却是这母亲大人听了祝振国的话,便转过头来看向刘绪辽,还未开口,泪水就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儿啊,随为娘回家过年吧!”这妇人一脸委屈,语气柔和可怜,却是真真让人心疼。

    “母亲大人。。。。您别哭,回家便是,回家便是。”这刘绪辽显然也招架不住母亲大人眼泪的攻击了,这情况,只怕这刘绪辽稍微有个不愿意,这妇人的泪水只怕就喷涌而出了。

    “我儿乖巧,我们回家吧。”这妇人也不多说,生怕自己儿子还有个反复,听言就站了起来要走。

    这刘绪辽也是没有法子,见这母亲大人已经起步了,也只有在后面跟上去一点。

    却是回手拉了一把祝振国,轻声道:“你不是要帮我说的吗?”

    祝振国双手一摊开,回答:“我的词都被你自己说完了,我还能说什么。”

    这刘绪辽做了一个愤怒的表情,跟在那妇人后面便出了这大厅。

    祝振国倒是脸上带笑,目送这母子二人一直走出缉事厂大门。

    这混世魔王终于是走了,想必大牢里面的犯人们都是皆大欢喜。

    这番祝振国倒是觉得可以愉快的过个年了。

    到得傍晚,祝振国带着四个伴当又出门去了,这个店出门,显然就是奔那摘星楼解冰语处谈恋爱的。只是这是个伙伴却是无趣,大多只能在楼下坐着喝茶等候。

    只是今日到得这摘星楼,却是与头前一次不同,祝振国也在一楼被人拦下来了。拦祝振国的也是一个高头大汉。

    祝振国不禁想起皇帝来的时候场景,但是这个大汉却不是之前那个大汉。心中不禁想,难道又来了个什么大人物不成?

    “烦请通报一下,祝振国求见解大家。”祝振国也知道套路了。

    “站在门外等候。”这大汉却是不似之前皇上身边的大汉和善,说完话便转身上楼了。

    过得片刻,这大汉又下来了。

    “我家主人说不见,你且回去吧。”这大汉回答道。

    “你家主人?你家主人是哪位大人?”祝振国也是好奇,皇上他都在这里见过,还有谁比皇上更厉害的。

    “平白问这么多做甚,赶紧走便是了。”这大汉却是不客气起来。

    “你这汉子,怎么跟我家少爷说话的。”说话的是铁牛,他哪里见得自家少爷被人欺负了。

    “叫你们走便走,再不走,待我唤来巡城司的抓你们关上几天便是知道厉害。”这汉子更是出言威胁起来。

    “巡城司?他们倒是没有这个本事抓我去关,你们主人在楼上,我也不去打搅,我们便在楼下等候就是了。”祝振国也不是没脾气的人,虽然现在这个时候需要隐忍些,却也出语表达了一下自己没有把巡城司放在眼里。

    “一楼也不准进,赶紧走,再不走休怪我不客气了。”这汉子话一说完,这摘星楼内却是走出来了五六个高大汉子,显然是要祝振国听话赶紧走。

    “我便非要进这一楼里坐着不可。”祝振国火气也是上来的,伸手便去推这挡在面前的大汉。

    “好胆,怕你们是活腻了不成。”这汉子见祝振国来推自己,哪里会随这祝振国的心意,伸手就要去抓这祝振国的手腕处。

    祝振国武艺手段上可不简单,见这大汉来抓,两手快如闪电般往回一收。

    这大汉哪里反应得过来,却是抓了一个空。

    祝振国两掌瞬间又出,结结实实在和汉子的胸口推个正着。

    汉子受了祝振国大力一退,踉跄几步往后退去,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祝振国抬腿就往里面迈步,却是另外五六个人连忙来挡。

    铁牛四人也是跟了上来,左右推打几下,硬是给祝振国撑开了一条道路。

    祝振国迈步进了这摘星楼的一楼,几个伙伴也跟了进来,五人在这一楼大厅一张空桌子边上坐了下来。

    这被祝振国推倒在地的汉子站了起来,面色慢是怒意,开口就道:“今日在这当街,我不便与你们动手,你们却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汉子说话虽然听着是这么回事,却是这汉子内心倒不是这么想,只觉得刚才一手,自己轻松便落了下风,这少年必然武艺深厚,再看另外四人,也是个个佩戴长刀,更是知道今日硬来是打不过了,尤其是那个一脸刀疤的铁塔汉子更是感觉战力惊人,真要打反而丢了面子。

    见祝振国不开口答话,这汉子对着旁边一人道:“你去喊那巡城司的人马来,今日把这几个贼人都抓了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