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十章 超常发育

正文 第十章 超常发育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个小时后,我已经开始了我的厨艺大秀,桃子姐被我赶到了客厅。我围起我那一次也没用过的围裙,准备做一顿美味的腊肠饭。

    我家没有砂锅,我就用电饭锅代替吧,我洗干净食材,青豆还带着荚的,我把它们剥在小碗里,玉米棒实在太新鲜了,一剥就爆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剥了小半碗出来,然后用刀认真地切好胡萝卜、香茹。

    打开看看口袋里的腊肠,竟然有两种口味的,麻辣、广式。前一种稍微烟熏过,口感刺激,花椒辣椒味香得直冲鼻子,正宗的四川香肠!广式的略小一些,晶莹透明,咸甜口味,五分肥瘦,用来做腊肠饭最合适不过了!

    我取了两根广式的,小心地切成薄片,我这刀工,实在可怕,只有慢工出细活了,反正离吃饭时间还早,再怎么也够了!

    我找出炒锅和厨具,用力地涮洗了一回,这里上一次开火还是五月份爸妈过来的时候,其它时候一直都是冷锅冷灶的。

    架好锅,倒了一点点油,等待油烧热以后,倒入了胡萝卜、青豆、香茹、玉米随意地翻炒了一下,短短十几秒,就关了火。

    这头我准备电饭锅里的饭,寻思了好久一小桶米应该放多少水呀,苦苦思索无果,索性探出头去问桃子姐,她告诉我1比1.1,好吧!我按这个比例洗干净米,加好水以后,将刚刚炒好的材料一股脑倒进去,加了一小匙盐,然后盖好盖好,按了煮饭键。

    直到饭也煮了几分钟后,把腊肠均匀地铺好,就继续盖上盖子。

    不到五分钟,那香味就溢满了整个房间。桃子姐也站在门口闻了一闻:“哇,好香啊!明明吃了早饭的,可是马上又觉得饿了!”

    再等上一会儿,电饭煲跳到了保温,我按捺住心里的小激动,再等了两分钟后,小心地揭开锅盖。

    哇!每一颗大米都带着腊肠的香气扑面而来!晶莹剔透的米饭混合着胡萝卜、青豆、玉米、香茹,既色彩诱人又香得让人能吞掉舌头!

    我得意地望着循味而来的桃子姐:“怎么样吧?姐第一次下厨,还行吧?”

    她由衷地看了看:“还真不错,看起来都很美味呢!这味道,超喜欢。”

    我嘻嘻一笑,盛了两碗端到外面,再配上一瓶特级生抽,倒上一点点,拌匀。

    “桃子姐,你尝尝!据说这样最好吃。”我已经拿着勺子开动起来。

    吃了两口,实在是香,这几种食材搭配在一起极妙,配上晶莹剔透的米饭和薄薄的美味诱人的腊肠,咬一口口齿生香!我和桃子姐高高兴兴地吃光了锅里的米饭。

    最后,我倒了两杯红茶,递给她一杯,她打着饱嗝说:“撑死了,我要回去休息一下了。”

    我捂着嘴笑笑,送她出了门。我寻思着给湘琴送饭过去,于是收拾了厨房,准备了食材又煮了一锅。

    这时,我接到了祁然的电话:“一尤,你是不是平时都不上微信的啊?我给你发了好几条,然后打电话才发现你关机了。”

    “那个……我昨天晚上回家有点晚,就没开手机了,现在才充上电呢。”我感觉到了祁然话语里的在乎,心里暖暖的。

    我没等他说话,继续飞快地说道:“我在家做腊肠饭呢,太好吃了。你要不要尝尝啊?”

    我在电话这头都听见了他的笑声:“好啊,快给我送过来。”

    我傻笑起来:“不给你送,你太遥远了,我正准备给湘琴送去,她今天上班了。”

    他忽然沉默了下来,我纳闷不已地等着他开口,他好半天终于说:“我问到她的检查结果了,结果让人意想不到。”

    “检查结果……是怎样?”我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

    祁然没有回答我,反而问道:“一尤,如果这个孩子不是模糊不清的一团黑色不明物,而是发育正常,甚至说超常发育的胎儿,你还会劝她拿掉小孩吗?”

    听到这话,我像被针扎了一下,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这……这怎么可能?!这才几天,怎么会变化那么多!”我的声音很是惊恐。

    祁然的声音听起来也是万分不解:“没错,我把上次在镇医院的检查报告发给了我那同学,她前后对比过,说完全不可能是同一个孕妇相隔几天的报告!事实上……这次南江市妇幼医院的检查结果我看到了,湘琴肚里的胎儿,发育远远超过两个月龄,实际……就是已经成形的四个月左右的胎儿!”

    “不,这绝不可能,我记得她上一次来例假的时间!怎么可能有四个月?!”我摇头否认。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祁然,就算胎儿发育超常,但也不会迅速从一团黑色变成这样啊!会不会是青石镇的医院设备太老旧,所以……他们检查有误,或许,这个胎儿本来就是正常的?”

    祁然迅速地说:“这是不太可能的,现在妇科在各个地方都是普及的技术和设备,大城市与小地方的差异无非是某些特殊的检查有或没有而已。像差异这么大还是不会出现的!”

    “那么,这个孩子……”我和祁然竟异口同声地说道。

    我下意识地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我能怎么办?我可以劝说她放弃一个不正常的胎儿,可那是一个成形了有心跳的胎儿……”

    祁然的声音也是无奈:“当然,只有母亲才能决定胎儿的生死,劝说一个母亲放弃发育正常的孩子这点有违人性,一尤,我们没办法选择了。”

    唉,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挂了电话。

    心底各种悲凉和来自对未来的恐惧,难道我们真的就是任人摆布的棋子?

    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尽人事,听天命……

    等我把这一锅腊肠饭做好后,正好快到饭点了,我把它装进保温桶,另外做了一个素菜汤,就开着车往医院赶去。

    五医院的眼科住院部在七楼,电梯间永远都是熙熙攘攘,人来人往,足足等了十几分钟,才挤上电梯。

    在挤得爆满且喘不过气的电梯里坚持了好久,每到一层楼,上的人比下的人还要多。终于摇到了七楼,我才费劲地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我用力地呼吸了一下正常的空气,提起保温桶就往护士站走去,刚刚跨过门槛,我就看到了湘琴,她穿着天蓝色的护士服,一脸倦意地写着什么,她身边坐着的那个男人竟是昨天宿舍里遇到的那个千年备胎孟医生。

    只见他殷勤地跟湘琴一个劲说着什么,而湘琴却是一脸不耐烦的表情。昨天没有仔细看他,今天看起来,倒还是不错的,浓眉大眼很憨厚的样子,身材看起来很结实,一看就是踏实本分的人。

    我笑起来,轻声走过去,正好听见他再问湘琴:“天桥那家牛柳炒意粉你喜欢吗?我给你买这家吧……”

    我哈哈两声打断了他:“孟医生,我们又见面了!上次还没介绍我的名字呢,我叫孙一尤,是湘琴的闺蜜。”

    他冲我嘿嘿一笑:“妹妹你好!你吃饭了吗?我一起去买啊。”

    我晃晃手里的保温桶:“叫我姐姐哦!我比你还大两岁呢,吃饭就不用了,我吃过了,也给湘琴带了来的,你也来一起吃吧!”

    我内心默念着:反正也是你家的腊肠……

    他连连摆手,傻傻了笑了下,说他自己下楼吃饭去,对我点了点头就走了出去。

    湘琴趴在桌上看着正在打开保温桶的我:“你今天总算替我解围了!这娃啥都好,就是太殷勤,弄得我们科里的人经常开我玩笑!”

    “我倒觉得他看起来还不错,男未婚,女未嫁,他怎么不能追求你了?”我调侃她。

    她按了按太阳穴:“得了吧,追谁不行,追我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干嘛!哎呀别提这人了,你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

    “腊肠饭啊,还是人家专门从老家给你带的呢。”我把筷子递给她。

    她瞪我一眼,喝了一口汤后,专心吃起了碗里的饭,然后称赞道:“唔,还真不错,不会是你做的吧?”

    “不好意思,还真是我做的。”我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

    她眉毛一挑,看我一眼:“不错啊!看样子是嫁得出去了。”

    很快,她吃完碗里的米饭,倦意重重地说:“我实在是困得不行了,勉强撑到现在,中午病房没啥事,我叫同事帮我看着,我吃了饭就去睡会。”

    “嗯,那我一会就回去了,你有啥事给我打电话。”我一边收拾着桌上的东西一边叮嘱她。

    她无心和我说话,疲倦地挥挥手就径直走进了里面的房间。

    我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后,才提着东西往电梯间走去,在门口等了二十多分钟,电梯来回了四次,全都是爆满,这医院的人气让我无语至极!拎起保温桶直接走起了楼梯,刚刚走到三楼拐角时,竟一下子遇到了那憨厚可爱的孟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