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九章 最终分手

正文 第九章 最终分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是被清晨的阳光晃醒的,那明晃晃的太阳从窗纱里,玻璃里汹涌而来,照得我的眼睛都睁不开来。

    十月了,天气还是这么热,估计这是秋深来临前的最后一次秋老虎了。

    我走到凉台,拉开纱窗,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楼下有几个卖菜的小贩已经在广场摆开了来,有几辆堆了水果、干货和土鸡的小货车正在路边招揽生意。我们这里什么都好,就是离市场挺远的,买个菜要走上二十分钟。所以,部分精明的小贩会在广场上摆摊做生意。还真别说,几乎每天都能卖个精光。

    楼下一楼本来是一家很有名的中餐馆,却不知为何停业很久了,门窗堆积了无数的灰尘,我忽然想到倪蓝说的楼下餐馆的广告牌,我探出头往一楼看去,那里还真的是缺了一大块!蓝衣老太就是摔到了那上面,然后再坠落的吗?我的眼前似乎浮现出她血肉模糊,支离破碎的样子,立刻打了个冷颤,离开了那窗子。

    我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倪蓝可是蓝老太的亲生女儿,她唯一的亲人,她这一辈子惯着她,宠她,她那暴脾气发作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怎么突然就想不开了?更何况,她一直担心自己女儿没人照顾,那怎么也不可能会自杀啊?

    其中是不是还有别的隐情?这隐情也许是连倪蓝都不知道的?还有,蓝衣老太虽然恐怖得很,但似乎在这小区里也没有做过什么害人性命的事情,那到底有着怎样的怨念让她迟迟不离开这里?她的女儿都已经搬走很多年了啊。

    她总是来我家这也不奇怪,毕竟这以前是她的家,可是她为什么要趴在业委会主任李大勇的背上?还有昨晚倪蓝正欲说却被电话打断的话到底是什么?我越分析越感觉背心发寒,似乎真相就像躲在帐篷里,帐篷被外界的狂风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寒风呼呼地往里灌着,似乎是要逼它马上要浮出水面,却总是不得要领。

    我在沙发上呆坐了片刻,忽然不想上班,反正公司现在没什么人,去不去都是一样。索性呆在家里学学做饭怎么样?我忽然想到车里那一袋腊肠,昨晚都忘了提上来,腊肠饭?听起来很不错哦。想到不如做到,于是我赶紧打开手机,百度了一下腊肠饭需要的材料,一一记了下来后,就赶紧洗漱。

    我打开衣柜,找到一条背带裤、一件白t恤换上后,立马心情好了很多,我把马尾扎得高高的对着镜子照了照,镜中那个女孩青春无比,活力十足,看起来就像是个十七八岁的姑娘,我自恋地想着,很快自己都被自己逗笑了!

    这一瞬间,我感觉到了自己这短短几个月来的变化,虽然还是会害怕,但是不会被恐惧压到不能自已了,更能坦然乐观地面对了,这种感觉挺好!

    这时,我接到了宇杰的电话,看到电话的这一瞬我才发现我已经好多天没有想起他来了,他其实真的是个好男人,可惜……

    我叹口气,接通了电话,他的声音如同以往的平静温和,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一尤,前段时间下乡检查去了,快年底了,我们局里忙得很。”

    “哦”我轻轻地回应一声。

    他似乎感觉到了我语气不对劲,停顿了好一会儿,说:“你是不是在生气?我以前跟你说过,我工作比较忙,不可能随时都有时间联系你。”

    我咬咬下唇:“不是这个原因,我是想说……我……”

    宇杰忽然想到了什么:“你有去我说的那个医生那里看过了没有?我发过他的地址和电话给你的。我们都快要结婚了,你得把自己的情绪调理好才行。”

    早晚都要说的,我不能再摇摆不定了。我一鼓作气地说道:“我不会去看医生了,我这不是病,没有医生治得了我。宇杰……我其实想说……我们分手吧,我喜欢上别人了。”

    他在电话那边愣了好半天,然后说:“你在跟我开玩笑吗?算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忙着呢,等你情绪稳定了再说。”

    “宇杰”我一字一句地回他:“你难道没有觉得我们两个一直就不太对劲吗?我们平时不太联系,也不会有天天在一起的冲动。我们不吵架,因为没有激情去吵架。我们没有共同的喜好,没有共同的朋友,我们淡淡地相处,就比普通朋友好那么一些,这是爱情吗?你难道希望这样一眼望到头的日子过一辈子吗?”

    他迟迟没有说话,我放低了声音:“对不起,宇杰,我不希望我们以后后悔。对不起,我挂了。”

    说完,我迅速挂了电话,心里难过却又感觉轻松。恍然想起了我的初恋,高中认识的那个男孩,他的样子都已经模糊不清了,可记忆却还在心里,狗血的劈腿背叛什么也没有,就那么不了了之,消失在人海了。而后的几次恋爱时间都很短,以至于湘琴常常说我在这方面迟钝又高冷。后来也许是因为年龄大了,因为父母催促,所以和宇杰相亲,在一起就是四年。

    可是一年中,我们见面的次数十个手指都数得清,我们温和、平静地相处,偶尔会羡慕湘琴,她爱上的就算是渣男又如何,总算轰轰烈烈地喜欢过一次……直到现在,我遇到了祁然。

    在我最脆弱,最怀疑自己的时候,有一个人相信你,鼓励你,这种感觉会暖到心底,想到他,不由自主地觉得喜悦和甜蜜。我不禁地傻笑起来,直到一阵门铃声惊醒了我。

    这么早?桃子姐吗?我走到客厅,透过猫眼往外一看,还真是她。我一把拉开房门,她穿着一袭碎花长裙,倚在电梯门口看着我:“妹子,我就知道你今天没去上班。”

    “你咋知道的?有读心术还是盗版的福尔摩斯,要不就是半仙?哈哈”我调侃她。

    她一个白眼甩过来:“好吧,说实话,我在客厅里没有听见你关门的声音啊,平时这个点你早出门了!今天打扮得这么青春,是要去哪儿嗨?”

    “打算去菜市场嗨一圈,从今天开始,我要学习做饭了,你今天不上班吧?今天中午看我的手艺哦!”我神秘地笑笑。

    桃子姐一副嫌弃的表情:“好吧,勉强看看能不能吃吧。”

    我笑起来,拿了鞋柜上的钥匙和钱包,挽着她出了门。看了看一直停在三楼的电梯,我们只有走楼梯下去,我叹口气:“昨天晚上回家得晚,电梯又坏了,我可是爬上来的,14楼哦!我年轻还行,不知道那些老年人和孩子怎么办!”

    “可不是吗吗!时好时坏的,抽风的电梯!昨天我五点回来也坏的啊,我还提了一大袋菜,累得我不行!”桃子姐也抱怨道。

    我俩一前一后地在楼梯上走着,偶尔会遇到几个上下楼的邻居,无一不是怨声载道。

    我忽然想起了乔哥:“姐,小娟那爸在家?中午叫他来我家吃饭?”

    她摇头:“自从那天吵架以后,安生了两天,今天一大早出去了,说要去找工作。懒得理他。不过……我料想他现在也没胆提离婚,谁会要这样一个一无所有又上了年纪的男人。”

    “那可难说,你嫁给他的时候,他不也是没钱吗?或许,万一人家在乎的是感情呢?”我小声说道。

    桃子姐顿了一下:“如果真是那样,一尤,如果你是我,你会如何?”

    我想了想,说:“感情的世界里没有先来后到,如果他们是感情很深,超过了我们的,那我就成全他们,至少那样,我还能留着我的清高。”

    我说完这番话后,桃子姐没有说话,她沉默了。

    我们走到了楼下小广场,九点的太阳晒得人暖哄哄的,我买了胡萝卜、青豆、玉米、香茹,鸡蛋,又在水果店的小老板那里买了好些水果,顺便谢过了他,他摆摆手,灿烂地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莫得事的,都是邻居,有啥子事说一声就是了!”

    然后他继续忙着卸货去了,我提着满口袋的食物站在暖暖的阳光下,幻想着即将入口的美食,心满意足。

    桃子姐一向擅于交际,她在小广场在几个邻居打着招呼,其乐融融的,让我羡慕不已,比起她来,我的朋友真是少得可怜。过了一会儿,她迎着阳光向我走过来,满脸的笑意:“一尤,晚上和邻居一起去江边网鱼怎么样?”

    “啊?网鱼?”我疑惑不已。

    她顺手接了我手里的两个袋子:“嗯,好几个邻居呢,一起去玩玩,你天天宅在家里,都要宅傻了!”

    “那……好吧,恭敬不如从命了。”想想还是挺有趣,我就答应了。

    我从车子后备厢拿了那袋腊肠出来,桃子姐提着菜远远地看着我,我走近了,她问我:“才买的车吗?”

    “不是,我好朋友的,她脚受伤了,给我开一阵。就是不好停车啊。”我撇撇嘴。

    她点头:“那倒是的,小区的人三天两头为这事和业委会吵架呢……”
第八章 悲惨往事章节目录第十章 超常发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