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八章 悲惨往事

正文 第八章 悲惨往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出了好多次这样的事情,可是倪蓝满脑子韩剧里的浪漫爱情,对母亲的变化不闻不问。直到蓝老太的情况严重到开始出现了幻想症,她总是把女儿的东西私自藏到床垫下面,衣服、牙刷甚至发展到家中的剪刀、手电筒,各种林林总总的东西。

    倪蓝非旦没有发现蓝老太的病状,反而认为她是老癫东了,每次都是愤怒地吼上几句,直到有一天,她的一条黑色连衣裙忽然失踪了。

    这裙子可是她最近才买的,她身材肥胖,好不容易买到一条穿着显瘦的裙子自是宝贝得很!再加上同学说第二天给她介绍一个男朋友,原是打算穿这条裙子去的,可是却莫名其妙地突然失踪了!

    倪蓝一想,肯定又是母亲干的,于是气不打一出来,劈头盖脸地对着刚买菜回家的蓝老太一顿乱骂。

    这种情况以前也不是没有,但是这天的倪蓝实在是过份,她大声吼到:“你为什么不去死!你倒是去死啊!”她骂得脸红脖子粗,唾沫横飞时才发现,她母亲的脸色已经不对了!不是苍白,而是脸色潮红得吓人!

    她吓得后退了一步,这时,她的母亲神情怪异、一步一步地挪向阳台,那阳台下面本放着一张凳子,上面正晒着一簸箕辣椒的,蓝老太一脚踩上了簸箕的那一瞬,倪蓝猛然惊醒了过来,急忙往这阳台上扑了过来!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短短的一瞬,平时缓慢迟钝的蓝老太此时却身姿灵活地翻身跳出了阳台,短短的几秒,就听见楼下传来了巨大的一声!

    傻眼的倪蓝呆呆地伸出头去看着楼下,只见楼下二楼的餐馆广告牌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缺角,外面公路上,赫然躺着摔到支离破碎、血肉模糊、**迸裂的蓝老太!

    她抹了一把簌簌落下的眼泪:“后来,在父亲朋友的帮助下,我卖了这里的房子,搬得离这里远远的,结果……”

    她的眼泪掉得更凶了:“搬家的时候我才发现,那条黑色的裙子在晾晒的时候被风吹到了室外空调机上,呜呜……”

    我同情地看着她,却不知如何安慰她,命运就像一棵树,孕育出怎样的果实全由自己。如佛说:自作孽不可活……

    她兀自说着:“我现在没了母亲,我才知道,她才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可是,她一定很恨我,因为她……”

    她没有说下去了,她的电话忽然急促地想了起来,她看了一眼,犹豫地接过电话。

    我听不见对方在说什么,只看见她的脸上流露出一副怯怕的表情:“我给冬冬煮好了饭才出来的,衣服我也洗了。我给妈说了的,马上就回去!我马上就回去。”

    然后她唯唯诺诺地答应了几声后,就挂断了电话。

    她见我看着她,尴尬地笑了一下,搓了搓厚厚的双手:“我老公打的电话,对不起,孙小姐,我要马上回去了,你看这……那房子?”

    “那房子我自己会解决的,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还想再待一会儿,你走吧。”说完,我挥挥手不再看她,她提起包包,朝我感激地看了一眼,就逃也似地离开了茶楼。

    我看着她臃肿的背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样一个可怜又可恨的女人,我能要求她如何?

    其实,她一进门我就察觉出她的不对劲了,南江的十月还是20几度,她却穿着长袖的裙子,可是她拿茶杯时却不经意的露出了她手臂上满手的青紫!

    还是那厚厚的粉底下面,我清楚地看到了眼底两个重重的黑圈和布满血丝的双眼。可想而知,她没有一日睡得好的!

    她还不到40,面相却比50多的女人还要苍老,唉,可见她也是过得极苦了,这也是她应有的惩罚了!

    我慢悠悠地喝空了杯中的茶,踱着步子往小巷走去,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知道了蓝衣老妇的故事后,我的心里满是感伤,如同那电梯里的红衣女子一般,还有那死于非命的田茵,惘送性命的林师傅,甚至是安阳洗浴中心那无数条鲜活的人命,还有胭脂、檀香……

    厉鬼吗?所谓的厉鬼不过是活着在世的时候,太过悲惨了……我冷笑一声,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动物。

    我没有带伞,冰冷的雨丝飘落在身上,凉悠悠地,直到我上车的那一刻,它们都在一丝丝地滴打着我。

    时间还不晚,我漫无目的地开着车在城市里闲逛,街道满是匆匆赶往家的人群,他们或者提着购物袋,或者牵着牙牙学步的孩子,或者骑着自行车一闪而过。

    音响里放着一首从没听过的歌《桂花香》,温暖的女生组合加上动人的合声,忽然有一种伤感又温柔的感觉悄然而生,老家门前的那棵桂花树,应该也是开过了……在这座城市里,我此时却感到分外地孤单,在这座偌大的城市,万家灯光,璀璨夺目,却没有一盏灯光是在等我的……

    虽然喜欢这座洋溢着鲜花和阳光的城市,但这里毕竟不是我的家,是应该找个时候,回老家看看了!我想我的父母,想老家镇上那座独门小院,想家里那只乖巧温驯的大黄狗和屋后满山的水果树……

    这种突如其来的乡愁是谁也抵挡不了的,它会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刻涌入你的心间,让你心底感伤……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我才回了南林湾,此时小区的楼下还并不冷清,几桌吃烧烤的年轻人划着拳喝着酒正高兴,地上已经摆满了一地的空啤酒瓶,其中有两人看着很眼熟,好像是那个很有趣的猛哥和水果店的小老板。我笑了笑,我还挺喜欢这样的烟火气,热情喧闹,有情有义。

    我开着车在小区外面绕了一大圈也没找着停车位,靠江的一边全都停满了,广场的这一边是有很多空位,可是都被业委会的安上了地锁,根本停不进去。停车场里面空位很多,可是有栏杆啊!

    我纠结地坐在车上,这怎么办?这时,那高高瘦瘦,皮肤黝黑,只穿着一条七分休闲裤的水果店小老板忽然站了起来,拎着一个啤酒瓶就朝我走了过来。我奇怪地盯着他,他一手撑着车顶,一手拿起啤酒,喝了一大口:“妹子,你来来回回地开了三遍了,你想干啥?”

    我瘪瘪嘴,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想啊!我绕了几圈都没找到停车位!”

    他眉毛一扬,咧嘴笑起来:“哦嗬,你这妹子还凶巴巴的哦!哥哥可是好心帮你忙的哈!现在这停车场里乱得很,你是不懂这里面的事哦。”

    我不解地仰头看着他,他随手把啤酒瓶一甩,帅气无比地单手撑起停车场栏杆,对着我做了一个进去的手势。

    我感激地看他一眼,把车开了进去,待我停好后,回头看他,他已经坐回烧烤摊喝酒了。我对他挥挥手就径直进了楼道。

    今天电梯又坏了,我只得摸黑往楼梯间走去,找出手机,打开电筒,认命地开始爬楼。才开始还好,爬到八楼我就气喘吁吁了,我暗下决心要开始锻炼了,楼道里一盏灯也没有,我的影子在手机电筒光的照射下却很是清晰,那一头长发飘啊飘啊。

    我哼着歌,似乎这样可以给自己一些力量,盯着自己的影子继续往上爬。每次一转个弯,影子就会奇异地扭动起来,直到几秒以后,才又恢复正常。几次以后,那个影子却慢慢地变宽了一些,我纳闷地看了半天,忽然发现这影子看起来特别像是有一个人在我身后,我迅速转头一望!

    后面什么都没有……我再次转头回来,这一瞬间,我马上有了一个恐怖的发现!倒映在墙上的那个影子,本是与我重叠,现在却分开了来!我清晰地看见那是一个穿着长袍,头发凌乱,很臃肿的一个影子!像极了倪蓝,不,这是她的母亲,那个蓝衣老妇!她双手举起,身姿怪异地要向我扑来一般!

    我尖叫一声,拔腿就逃,剩下的几层楼梯,我几秒就爬了上去,我迅速打开房门,打开灯后,才觉得安心下来!

    我迅速扫了一眼卧室的床,和早上出门前一样,那堆东西还好好地堆在墙角,我无心去整理,心里盘算了这房子到底还怎么住下去?难道我也搬家吗?我摇摇头,现在经济不景气,这房子估计也很难卖出去,哪有钱搬家啊!

    楼下烧烤摊的喧闹声在夜里格外地清晰,此时却带给我一丝莫名的安全感,晚上我也不敢睡那张床了,我看看沙发,终于意识到我为什么睡到这里会特别地香了,因为沙发上,没有别人的东西……

    半个小时之后,我躺在沙发上,开着一盏小灯,迷迷糊糊地想要睡去,眼睛快要闭上的时候,瞄到那个保险柜,脑中的最后一个念头是:这嫁衣,忘记寄给祁然了……
第七章 老妇死因章节目录第九章 最终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