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六章 约见房主

正文 第六章 约见房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琴妹,你在屋里吗?琴妹……”一个敦厚的男中音边敲门边喊着。

    琴妹?情妹?这称呼也是够够的了!我端起碗纳闷地看着湘琴,发现她的眼睛亮亮的。她忽然拉着我的手兴奋地说:“我知道我该怎么办了!我找我这个万年备胎吧。”

    我愣了半响,她说完后,单脚挪到门口,打开了房间,一个皮肤黑黑,人如其声,憨厚敦实的小伙子站在门口,他看到湘琴后,咧开了一个大大的微笑:“琴妹你吃饭了没有?你脚也不方便,想吃什么,我给你买去。”

    湘琴摆手拒绝了:“我姐们来了,给我买了午饭的。还有,说了多少次了叫我姐,我比你大三岁,什么琴妹琴妹的!”

    那小伙子愣愣一笑,这时他才看到屋里的我,冲着我点点头。

    这小伙子,倒也有趣,万年备胎么?我怎么瞧着比那陈斌靠谱多了?

    “孟华,我这会儿有事要出去,回头再找你,我还真有事跟你说呢!”湘琴抱着双臂,气场很足,越发显得叫孟华的小伙子憨态可掬了。

    孟华望了我一眼,从身后拎出一个塑料袋递给湘琴:“琴妹,这是我爸妈从老家寄来的腊肠,你拿去尝尝!我记得你上个月说想吃腊肠饭来着……还好我家还有,一直冻在冰箱里好好的……”

    湘琴伸出手,接过塑料袋,随手放在门口鞋柜上:“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你今晚值夜班吧,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也有事要出去了。”

    那孟华不好意思地笑笑,冲我点点头,就转身离开了,湘琴关上房门,冲我无奈地笑笑:“我那万年备胎,骨科的医生,他倒也对我挺好的,昨天还来帮我看脚了,据他说是对我一见钟情,追了我几年了。可我还小三岁呢,这小鲜肉我吃不下去呀。”

    她话锋一转:“不过,我忽然想到,我是不是可以跟他假结婚啊?料想他会同意吧,可是,这样会不会太那个啥……”

    我走过去搀扶她:“得了,你别伤害别人纯情小鲜肉了,赶紧去医院要紧。”

    她噗呲一笑,拿过包包和墨镜,准备出门,临走前看见那袋腊肠,随手递给我:“你拿回去吧!学着做。我闻着油烟味想吐,不想做饭。”

    我抓抓头发:“好吧,我拿回去学着做做饭,到时给你端碗腊肠饭来,可别说难吃啊!”

    湘琴熟练地支起拐杖,朝外面走去,我带好房门,跟在她身后上了她的车,我自动地坐在了驾驶座上:“妇幼医院?”

    “嗯,妇幼,一尤,这车你拿去开吧,我的脚估计很长一段时间没办法,再说,我也不想花钱养它了,我得留着钱养孩子。”她呆呆地望着窗外。

    我沉思了片刻:“行,那我这段时间帮你付车贷和保险油钱,等你脚好了,我再还你。”

    其实我自己也快失业了,但是,我真的不能拒绝她,再说了,我还有父母呢,实在撑不下去,我有退路,可是她呢?她只能靠自己。

    我默默地开着车往妇幼医院走去,心里暗自思忖检查结果出来应该是个什么状态,如果胎儿有问题,我再怎么让她恨我,也会努力让她把孩子处理掉。可是,万一,万一现在那孩子是正常的呢?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很小,但是也并不是不可能存在的啊!到时我应该怎么办?

    我揣揣不安地冥思苦想着,过十字路口时,竟没有留意前方的红绿灯,擦着黄灯的边缘开了过去,开到红绿灯的下面我才猛地反应过来:“我刚刚闯红灯了?!”

    湘琴无语至极:“我刚刚提醒了你两次,你都充耳未闻,你在想什么啊!不知道算不算闯红灯了,刚刚擦着边缘过去,看运气吧。”

    我讪讪地笑笑,这时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我把车开回小区后,停在哪儿?楼下停车位本来都是免费的,大家先到先停,有些没位置的车辆就停在中间过道上,上面留着电话,谁打电话就挪一下,很是井然有续的。可是自从李大勇接管业委会以后,私自接管了停车场。起初说得好听,所有的收入公开透明,全部用于小区建设,可是已经三个月了,保安、保洁一个未见,收的十几万倒是只剩下五万了,那八万多的清单无一清晰,太多猫腻!

    李大勇倒是滋润得很,据说上个月还去了一趟西藏,各种嗨皮……

    现在的停车场虽很多空着,但是没有停车卡完全进不去,外面公路旁倒是挤挤攘攘,怨声载道!据说这段日子被开罚单的业主不少呢!唉,现在看来到时我只有见缝插针,随机应变了!

    妇幼医院和五医院相隔很近,十几分钟后,我就已经到了楼下,我把车停在妇幼楼下停车场里,打开车门准备扶湘琴下车。

    她拒绝了我,自己拿起包包和拐杖:“你在楼下等我吧!我已经在网上预约挂好号了,直接就可以上去。”

    这怎么行?那样我更不知道检查结果了!我吐吐舌头笑着说:“我还是陪你去吧!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她眼神冷了起来:“我不需要谁陪,你就在车里等我吧,如果不愿意等,你就先回去吧。”

    说完她就一拐一拐地往大厅走去了,我看着她的背影郁闷起来,她就翻脸比翻书还快。有时候觉得她是另外一个人了,可有时候又觉得她又恢复如初,我到底应该怎么做?

    我坐在车上胡思乱想着,忽然想到问问祁然,同是医疗系统的,是否在这医院有熟人呢?

    于是我打了个电话给他,他很快接通了,电话里他的声音磁性又温柔:“一尤,我才从病房查完房出来,有什么事吗?还是简单的就是想我了?呵呵”

    我撇嘴:“才不想你呢!臭美,我陪湘琴体检,可是她不让我跟着,自己上去了,我想知道检查结果是什么?祁然,你认不认识南江市妇幼医院的人啊?”

    他深思了一会儿:“倒是有个同学在那医院,但这同学好久没联系了,我得去打听打听,这样吧,我晚些给你回过来。”

    正巧这时我听到一声短信提示息,估计着是我爸发来的,我便急急说:“行,那你先去忙吧。我在这边等等她。嗯,我好像有一个短信进来了,我挂了啊!”

    他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手机上有一条未读短信,是我老爸发来的,上面很简单的一个电话号码:倪蓝 135****4729,号码是本地的,料想是我的前房主的电话了。

    我暗自念叨着,倪蓝,很好听的名字,不知道她和蓝衣老妇是什么样的关系?她的名字里,也有一个蓝字……

    我按着这个号码拔了过去,响了几声后,一个粗犷而且凶巴巴的女声传了出来:“喂!找谁?”

    这声音,我愣了几秒,然后说:“请问你是倪蓝吗?四年前你曾经在南林湾小区出售过一套房子是吧?”

    她也好几秒没说话,然后咳嗽了两声,说:“是啊!你有啥事?你是谁?”

    我笑笑:“我是现任房主,我找你有点事儿,你方便出来吗?”

    “这……我这几天……”对方迟疑起来,支支吾吾。

    一听这反应就是不太想见我啊!于是我轻快地说:“您别误会!只是家里有些东西,是你们可能落下的,我想物归原主而已。”

    她飞快地说:“是什么东西?那些杂物我不要了,你不需要就扔了吧!我这也忙得很哩……”

    我估摸着她要挂电话了,急忙说:“存折也不要吗?我在床垫下,发现一张存折。”

    她又是几声轻咳:“床垫下有存折?真的假的?”

    我冷笑一声:“明天见面你就知道了。怎么样?约个时间和地点吧?”

    对方那女人深思了片刻,说了句:“今天晚上七点半,小区外面那个福缘茶楼吧。”

    我迅速应了下来:“行,我穿黑色背心,碎花长裙!不见不散。”

    打完这个电话,吐了一口气,从倪蓝这种逃避的态度里,我已经察觉到了什么,这房子,必有隐情,为了自己的安全,我不得不问个清楚,毕竟,我还要在里面生活啊……

    湘琴去了一个多小时了,我无所事事地下了车,在大厅里坐着,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走来走去,医院里永远人多,有抱着哭哭啼啼的孩子的忧心父母,有腆着大肚子的年轻孕妇,有拿着输液杆,跟在调皮的孩子后走来的花甲婆婆,医院永远是一个让人揪心和压抑的地方……

    这时,走过一对年轻的夫妇,那肚子微隆的年轻女子,那女子看起来很年轻,一边摸着肚子一边淌着眼泪,清秀的脸上满是哀愁,旁边那男人一直搂着她的腰,安慰她,我只听到几句:“秀秀,别哭,B超结果不好,我们换一家看看……”

    我叹了口气,生儿育女本是人世间最为幸福的一件事,可是却有那么多的夫妻不能得偿所愿,命运惯是会捉弄人!不过好在有爱人相伴,可是湘琴呢?她却想要当一个单亲妈妈,检查结果出来谁又能安慰她?
第五章 湘琴宿舍章节目录第七章 老妇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