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五章 湘琴宿舍

正文 第五章 湘琴宿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拔打了我爸的电话,他那边很是嘈杂,像是在发货现场,可是老爸的声音却很爽朗:“喂,闺女呀,你妈给你寄的猕猴桃收到没得?记得拿一箱给你男朋友家里啊,可是寄了两箱啊!”

    “爸,我知道了,收到了,捂起了,明天就可以吃了。对了爸,我问你个事,你还有我这房子前房主的电话吗?”我捏着钢笔笔杆,忐忑不安地问道。

    “不知道,都好几年了,我要找一下,你要那电话干啥?”

    我迟疑了一下:“问一下煤气管道的事……那你一会儿找到了给我发过来嘛!”

    这时电话里传来一个声音:“孙老板,快过来过一下称!”

    老爸匆匆地说:“闺女,我不和你说了,正忙得很!晚点我给你发。你有时间就回来帮忙,你妈也想你得很!挂了啊。”

    家里这段时间正是猕猴桃上市的时候,紧接着还有核桃,蜜橘,从批发商到超市供货,家里请了十几个人采摘,打包,每天从早忙到晚,他们这生意可是做得红红火火的。

    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网销和微商没有跟上,父母说了好几次,让我辞职回家帮忙,我都笑着推辞了,每次都说:“爸,妈,我喜欢南江市,那里天气好,冬天也不冷,每天20几度,暖和得让人嫉妒,我待在这儿,你们以后到了冬天可以过来玩,多好!”

    是啊!自从大学毕业以来,我一直就待在这座城市,湘琴大学学的临床医学护理,因为成绩优秀,一毕业就被市五医院要去,现在在眼科工作,眼科可是五医院的门户科室,近视激光手术在整个省里来说都是领先的,所以每天就诊的病人都是门庭若市,挤挤攘攘,求得一张专家挂号票比登天都难。所以湘琴虽然忙,但是福利好待遇高,让我羡慕不已。

    而我就不尽人意了,学的汉语言文学,似乎除了当老师就没有别的出路了,可我偏偏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自己的性子又是极为跳脱的那种,毕业一两年间,一直没有稳定地在哪儿待过。

    那时经常青黄不接,又不好意思找父母要钱,就经常蹭着湘琴白吃白喝,她常常笑话我说她这是在包养我。直到两年后,我进了这家广告公司,做了适合自己的策划工作,才稳定了起来,恰巧的是那一年,我爸妈来南江看我,给我买了那套小房子,我才停止了租房的生活,在南江有了自己的小窝。

    没想到的是,才四年而已,我又要面临失业了,我苦笑不已。

    上午忙完了这边的工作,就可以离开了,我直接去了湘琴她们医院的宿舍。

    五医院的单身宿舍就在医院背后,绿树成荫,花园环绕,幽静得很,两人一间,独立卫生间厨房阳台,很是不错,唯一要说点缺点,那就是这里靠近停尸房,阴森得很,特别是半夜,总是时不时地想起鞭炮声,我在这里住过几天,总觉得怕怕的,湘琴说住久了倒也无所谓了,反正在医院工作,见过的死人那还少吗?

    和湘琴住一起的是急诊科的护士,那妹子姓王,刚上班一年,圆脸,活泼得很,很好相处。但他们科经常加班连点,随时待命,而且她家就在本市,所以也很少在宿舍待,也就偶尔中午过来午休一下。

    今天中午我运气不错,我正拎着食盒往她房间走去时,遇到了小王,她一见我就热情地拉着我的手摇啊摇:“孙姐姐,我好久没看到过你了,你最近咋不来宿舍玩呀!”

    我故意瞪她一眼:“得了吧,死丫头,我来了你还不是不在呀,你根本很少回宿舍好吧!”

    她揪着眉头:“我们科你又不是不知道,昨晚才送来一个喝农药的,百草枯啊,那玩意沾一滴就没得活,那大娘不知道哪那么想不通,足足喝了半瓶,唉,真的是,整个胸口都黑了……内脏全部腐蚀完,你是没看到那个惨劲……送医院也是枉然,人只有活生生地痛死。这不,我早上才回来睡一会儿。”

    每每听他们聊天都能让我头皮发麻,可是对于医务人员来说,这些已是司空见惯了。不能说他们冷血,如果他们每次都如普通人一样崩溃的话,估计自己都要疯吧!

    “小王,湘琴在房间吧?我给她送点吃的去!”我扬扬手里的食盒。

    “在呢!孙姐姐,湘琴姐这次回来怎么回事哦!一句话不跟我说,就一直不停地睡,而且脚也包起的。”小王疑惑地问。

    “就是啊,受伤了……”我无从解释。

    我们聊了几句,她就急匆匆地走了,说是家里有事,她妈给她介绍个男朋友,约了中午吃饭。我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背影,心生羡慕,正是无忧无虑没烦恼的人生阶段。

    我提着食盒径直向107走去,湘琴住在最尽头的一间,因为是一楼,光线并不好,昏暗得很!

    我连敲了好几下门,都没人回应。我当她睡着了没听见,重重地敲了几下,最后一下时,她开了。

    她让我吃了一惊,因为在我的想象里,她应该穿着睡衣,凌乱着头发,无视我的存在。可是事实上她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穿着一件黑色衬衣搭配黑白格子裤,脚上是一双简单舒服的短靴,虽说瘦了好多,可也打扮得清清爽爽的。奇怪的是还戴着一个口罩,手里还拎着背包和墨镜,她没有让我进去,就站在门口上下打量着我。

    “湘琴,你这是……口罩、墨镜的,要去哪儿?”我们隔着门槛对看着。

    她扬了扬手里的墨镜:“孕检啊!两个多月了,都还没建卡呢。”

    “你……打算去哪家医院啊?要不进来先把饭吃了,我给你带了饭了,是你最喜欢吃的水煮鱼。”我提起手里的食盒。

    她无所谓地笑笑,取掉口罩,拿起拐杖往里面走去,边走边说:“水煮鱼是不错,可是孕妇还是得少吃重口味的菜,这样对宝宝不好。”

    我不知道怎么接她的话,提起食盒放在茶几上,她和小王住的房间30平米大小,每个人都有一个独立的空间,医院都统一配了家俱,咖啡色小沙发,小茶几,电视,相对独立的两张床,紧凑实用。她俩的房间靠着围栏,外面还有一棵大树,所以屋子里暗暗的,我正准备把灯打开,湘琴阻止了我:“别开灯,宝宝说他怕亮。”

    我正准备按开关的手停顿了下来,接下来想要说的话堵在了嗓子眼里。

    “对了,一尤,你能找宇杰帮我找关系办一下准生证吗?你知道的,我还没有结婚,根本办不了这玩意。唉,也不行,那样单位同事会说闲话!或者,我直接找个男人,给他一笔钱,办个假的结婚证?”湘琴边挑着菜边说。

    我想了半天,决定采取趋回战略:“湘琴,咱们先去做了孕检来,反正准生证也不急这一时,生之前办都来得及。”

    她低头拔拉口饭:“也是,我打算明天回去上班了,我得存钱啊!不然以后怎么养活宝宝呢?”

    “可是你现在的脚怎么上班啊,还有肚子也不方便,不是请了半年的假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她迅速抬头,明媚的杏眼扫了我一眼:“我找我们科护士长说了,她同意让我暂时在护士站里整理一下资料杂物,肚子么……”

    她低头温柔地抚了一下一点也看不出来的肚子:“反正宝宝还小呢,等到五六个月了,藏不住了再说,到时我的钱也够用到出生了……”

    其实我知道湘琴这几年来根本没什么存款,虽然她收入还算不错,她平时也非常节俭,可她把钱存下来,大部分都寄回来孤儿院里,因为她说她读大学的时候,是院长帮她缴的学费,她必须要报恩。

    如果她遇到困难,我一定会义不容辞的,可是这事……不是钱够不够的问……所以我没有搭话。

    “一尤,你就快要当姨妈了哦!你开不开心?”她一改昨天的冷漠,温柔地轻拍了一下肚子,脸上满是幸福的笑意。

    “我……开心……可是湘琴……”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了:“早点吃完了陪我去孕检,我准备去妇幼医院,在我们医院,全是熟人,也太打眼了。”

    我没办法说出自己的真心话,只有埋头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饭。想让湘琴听得进我的意见,好难好难,我忽然毫无信心起来!难道就让我看着她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吗?我忽然耳边想起了那冯五婆所说的话:人鬼殊途,前世孽缘,若要强求,身入黄土……

    不行!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种结果发生,等下午检查结果出来,我一定好好劝她,处理掉这个孩子,趁着还未满三个月,对身体的伤害还小,这样,湘琴就还是好好的,她的人生还是很完整,她可以再谈恋爱、结婚、有自己正常的孩子……

    忽然,屋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第四章 床下杂物章节目录第六章 约见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