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三章 快递晚餐

正文 第三章 快递晚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把纸巾盒放在她的手边,桃子姐扯过几张来,擦拭着她那早已红肿不堪的眼睛。

    “姐,那乔哥他,知道你发现这些了吗?你哭得眼睛红红地从家里跑出来,他怎么说?”

    桃子姐把纸巾捏在手里,攥得紧紧的:“没有,他不知道,我偷偷哭了好久,后来他进来拿了手机后就出去了,我这才跑到你家来。一尤,你不知道,他都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拿过钱回家了,就连工作也没了这事也不愿告诉我。”

    我安慰她:“这些事情有是很让人郁闷,但是毕竟没有确实的证据啊!光凭通话记录,证明不了什么的,对吗?”

    她摇头:“我不知道,可是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他的心已经变了,我本来是想为了孩子,努力维续这个家,可是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想了想说:“桃子姐,我觉得呢,你就先装作不知道,静观事态发展,留心他的举动,走一步看一步!”

    “嗯”她哽咽地点点头,过了好半天,她终于平静了一点。

    我去厨房倒了杯水递给她:“我留了一箱弥猴桃给你,我爸妈种的,你尝尝。好像还没熟呢,你回去打开看看!”

    她点点头,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了,先不说我了。我忽然想到前几天我去超市买菜,听见几个婆婆议论你家呢!”

    “啥?议论我家干嘛?我家就我一个,没有八卦的,哈哈!”

    她欲言又止:“不是,前一阵李大勇和江老头那事,我给你说过,你还记得不?”

    我疑惑地望着她,不明白她的意思。

    “江老头说他背上有个蓝衣老妇人的事……”

    我像被一根刺扎了一般,一下子坐直了身子:“那就是江老头胡说,怎么会扯到我家呢?”

    桃子姐也奇怪不已:“我就听到一耳朵,她们说那蓝衣老妇人真有其事,她以前就住C座14—5。我一听,这不是你家吗?我赶紧回去问她们,她们就闭嘴不说了。你说这事奇怪不?”

    我故作镇定地喝着杯里的水,心里却打起了鼓!那蓝衣老妇人以前真的住在我家?她到底是怎么死的?又为何一直不肯离开小区?她此时此刻,就在我家吗?

    我被这个念头吓得一哆嗦,刚刚平静的心又开始恐慌起来!

    桃子姐看我心神不宁的样子,安慰我说:“你别瞎想,那些人惯会胡说的。对了,那李大勇,居然从局子里出来了!”

    我稳定了一下情绪:“我知道,下午回来的时候,在超市看见他了,提着菜在收银台指手划脚的。”

    “是啊!前天晚上就出来了,据说是和公安局的副局长有亲戚关系呢,所以就取保候审了,而且说是查出来,江老头死于脑溢血,和他关系不大。”

    我一拍沙发:“这什么世道!那江老头人是有点神叨叨的,可是也不能这么无缘无故就白白死了啊,杀人就得偿命啊。”

    我们闲聊了这一阵后,桃子姐的情绪好了很多。她看看时间不早了,说小娟晚上还要回来吃饭呢,就回自己家了。临时前她说:“晚上来我家吃饭啊。”

    我想着乔哥和她的事情,急忙推辞了:“不了,我还得忙单位的事呢!改天吧。”

    她没有坚持,推门出去了。

    桃子姐在的时候我还好点,她这一走,我忽然害怕起来!我的背绷得直直的,紧张地环视了一下四周,总觉得哪哪都不对劲,窗帘后面有人,床底下有人,厨房也有人!

    我怀着草木皆兵的心情,操起扫把,每个房屋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连衣柜和床底都没放过,屋里什么都没有,五十平米的房子里安安静静的。

    我安心了一点,开始打开电脑,把前几天没有做完的工作继续做起。我们公司虽说不接新项目了,可是已经接手了,还是得做完。安阳那边的落地业务,像什么广告牌啊、传单啊、餐垫啊、亚克力指示牌啊都已经转给业务部的其他人了,我这边的策划方案也差不多快完成了,打算今天晚上就发过去,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删减增加的,确定好后,下周就开始实施了。

    我忙忙碌碌地工作起来,一投入进去就不知道时间了,直到我的肚子咕咕叫起来,我才发现已经七点了,而我今天连午饭都没有吃,胃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真的觉得这个习惯必须得改,唉……

    这时,微信上祁然的头像闪烁起来:“一尤,我忙完了,准备下班,你那边的情况还好吗?”

    我回道:“我把那衣服锁起来了,打算明天陪湘琴去医院做一个彻底的检查。”

    很快,他说:“好的,到时给我打个电话。对了,一尤,那紫薇花真的很美,很想来南江看看……”

    我拿着手机,看到祁然的话,心里甜甜的。踱到厨房,打开冰箱里看看,除了几盒牛奶外空无一物……

    祁然又发来一条:“我今天超级累,准备去楼下买点吃的就回家了,你吃饭了吗?”

    “没呢!一忙起来就忘记了,原来家里一点吃的都没有了。”

    祁然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消息:“你在家等会儿,先别出去了。我先开车了,我们回头聊。”

    我答应了他,重新回到电脑前,把那策划案收尾了,吴总不在,也给不了什么意见了。我自己检查了一遍后,直接发到了安阳老总的邮箱里,刚刚发完,就听见了敲门声。

    “谁啊?”

    “送快餐的,您刚刚在网上订了餐”一个很年轻的时候从门口传来。

    我一阵纳闷,我什么时候订餐了?我疑惑地把门打开,一个穿着浅黄制服的小伙子站在门口,手里提着几个快餐盒。

    “你是不是记错了?我在网上没有订餐啊?”我奇怪得很。

    那小伙子抬头看看:“是这里没错啊,南林湾C座14-5,是位先生订的!钱也已经付了。”

    我只得接过快餐盒,那小伙子对我点了点头,就按了电梯下楼了。

    我提了过来放在茶几上,打开了来,好丰富啊!卤肉饭配上清爽的黄瓜卷儿,几个清新的凉拌小菜,还有一碗热气腾腾的蘑菇三鲜汤!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祁然的,我接通后,他说:“晚饭送来了吗?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随意点了几样。”

    这一瞬间,我还蛮感动的!祁然他,还真是个贴心的男人。其实女人都一样,想要的并不多,就是恰如其分的关心和在乎而已。所以会很容易地被这不轻意间的暖温柔了整个心房,如同此时的我……

    “送来了,祁然,都是我爱吃的菜,特别是那个黄瓜卷儿,配着蘸酱可清爽了,可就是太多了,我觉得我吃不完吧……”

    他的话认真无比:“一尤,我是根据你的饭量来点的,肯定能吃完的。”

    “呃,我尽量……”

    我挂了电话,暗自诽谤着,刚刚感动一下,非要这么刺激我吗?当然,我不得不承认,我的饭量也就只比普通女孩子大了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

    最后的结果是,我一口饭来一口菜,再喝碗汤。还真的把饭菜吃得个干干净净……姐这饭量不是吹的……

    吃饱了心满意足,心情也好了许多。我收拾了就去洗澡。结果在浴室遇到一件尴尬的事。洗到一半发现沐浴露不见了……

    明明记得前两周才买的啊!仔细想起来,似乎家里有好多东西不见了,衣服,乳液,眉夹,梳子……我以前都当自己记差了,它们到哪儿去了?

    我匆匆洗完澡,裹着头发在家里到处翻找,所有地方找遍了都没找到失踪的东西,反而发现掉的东西不止这些!衣柜里好几件衣服不见了,还有化妆品,厨房的刀具……

    天啊!我家这是进贼了?不可能啊,这些东西又不值钱,只可能……

    我猛地捂住嘴巴!我家的确进来个东西,那是……那蓝衣老太婆!

    我越想越可怕,猛甩头打消这个念头,我迅速吹好头发,打算出去买点东西,刚刚打开门,就听见了桃子姐家传来了吵架声,还有小娟的哭声!

    我走到门前,正欲敲门,左思右想又觉得不好,毕竟这是人家的家务事,而且还是这么隐私的事。唉!我叹口气,选择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直接按了电梯。

    半个小时之后,我提着一大包吃的用的回家的时候,桃子姐家已经安静了下来。

    我略微放心一点,打开房门回了家。看看时间也不早了,睡觉吧!可是躺在床上却还是觉得各种不舒服,我翻来覆去足足一个小时后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床睡着越来越不舒服了,好久有时间我要换个床垫了……

    (有时候真的觉得一语成谶这词极妙,偶尔冒出的念头往往很快就会被命运推来你的身边,自己控制不了也抵挡不住,很快就被带往万劫不复的漩涡之中……)
第二章 嫁衣又现章节目录第四章 床下杂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