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神秘灵婆

正文 第五十七章 神秘灵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们坐在一起,吃了一顿愉快的晚饭,湘琴吃了半碗饭就说饱了,还算庆幸的是,她似乎不太反胃了。

    吃完饭后,我和祁然一起收拾桌子,他提着一袋垃圾准备出去丢掉,临走之前,他说:“一尤,你和我一起去吗?”

    我看了他一眼,他对我使了个眼色,似是有话要说,我料想是下午的事情,于是点点头,和他一起走出医院。

    外面已是皓月当空,朦朦胧胧的月光撒在这个小镇上,极尽温柔。弯弯曲曲的青石板路一直延续到尽头,微微斜起的屋檐下挂着一盏盏红灯笼。路旁的烧烤摊子摆了出来,老板娘忙前忙后地安置着桌椅,一只耷拉着耳朵的黄狗恹恹地趴在路边。

    恐怖阴森的秦家大宅在远处的高坡上,隐隐约约可见轮廓,可是如若不是它,我又怎会认识祁然,更谈不上此时此刻,我们手牵手地顺着这条青石板路上慢悠悠地走着了……

    我们在这静谥悠闲的街道上溜达了好一会儿,直到最后一辆收工的马车踢踏而去后,我们才停下了脚步。

    祁然把我的手握在他大大的手掌里,慢慢地说:“湘琴的事,比我们想的还要复杂。”

    下午的事,我一直没敢问,我害怕听到更让人接受不了的消息,可是,他还是说了。

    “她今天变得正常起来,似乎和从前一样,你发现了吗?那么你下午见到灵婆了?她说什么了……”我问道。

    祁然娓娓道来:“嗯,冯五婆是我们镇上唯一一位灵婆了……”

    紧接着,我从祁然的口中知道了下午的事情:

    冯五婆是个无子无女的孤寡老人,已经80多岁了,一个人住在飞来寺下面的半山腰,靠着偶尔帮人看看风水,做个法事维持生活基本开销。因为她从来不收银钱,每次镇上的人都会准备一些柴米油盐,以作酬谢。

    近几年来,因为腿脚不利索,也就更是很少下山了。镇上很多次来人劝她住到镇上来,她却始终不肯。因着祁然外婆的原因,祁然的母亲,经常上去看她。给她带一些米粮蔬菜。所以她和林家,还算融洽,祁然父亲下葬那天,本不愿打扰她,可是她还是远远地赶来了。

    可是为什么说还算融洽呢?因为冯五婆是一个性格古怪的老人,几乎没人和她能搭上话,而且她不愿搭理的人,她会直接关掉房门,一句都不会解释。

    祁然母亲去春城之前,特意嘱咐他在青石镇这几天买一些生活用品送去给冯五婆。所以下午他在镇上买了足足两大袋东西。

    走了半个多小时,就看到半山腰有一座低矮简陋的木屋,很多地方用木板修理过,满目疮痍。门前的泥土稀稀洼洼,青草已经长得老高了,看起来很是荒凉破败,就像很久没有人居住的样子。

    但是祁然知道足不出户的冯五婆一定在里面,接连几天的大雨,他也有些担心木屋会漏水,这房子虽然前些人镇政府来人修膳过,但是一到下雨天,还是经常到处滴水。

    门窗紧闭,祁然放下东西,敲了很久的房门都不见有人回应。十来分钟后,他正准备离开时,房门却吱呀一声开了!

    一个矮小驼背的老妇人出现在了门口,她穿着粗布的蓝色衣服,头发在后面挽了一个髻,苍老满是皱纹的脸上布满沧桑,她用浑浊的双眼打量了一下祁然,终于侧身让他进来了。

    祁然一进屋,就把米袋拿出来,把米缸装满,油盐酱醋放好,然后里里外外检查了房屋,堂屋摆着两个水盆还没来得及倒,里面积了些浑黄的雨水,卧室还好,可是屋子里也是潮湿得很,被子摸起都润润的。冯五婆默不作声地站在堂屋门口看着祁然,祁然检查完后,对冯五婆说:“五婆,这屋子一下雨潮得很,这种你的关节又会痛,跟我下山住一阵吧,我家的房子现在空起的,我明天也要走。”

    冯五婆盯着祁然看了许久,浑浊的双眼才挪开:“走了好啊,走得远远的好!”

    说完,她不再理他,独自坐在堂屋佛像前的蒲团上,捏着一串佛珠闭目打坐。

    祁然早已习惯五婆的怪脾气,他倒掉盆中的积水,然后出门整理了一下门口的杂草后,这才坐在五婆身后的一张小凳上对她说起了话:“五婆,我在家里翻到一本外婆留下的小册子,上面记了好多东西,其中有一个像树根雕的圆东西,我似乎记得外婆说这个东西阴得很,千万碰不得,是真的吗?”

    五婆的手突然停了一下,但很快,她继续拔动起佛珠来,仿佛没有听到祁然的话。

    祁然继续说:“今天在秦家宅子里我们发现了那个东西,恰巧的是我的朋友来青石镇后发现自己怀孕了……”

    他话音未落,五婆手里的佛珠砰地一声掉落在地上,珠子摔得到处都是!

    五婆慢慢转过身上,浑浊的双眼此时却透出一丝凌厉,她死死地盯着祁然,一声不吭。

    祁然知道五婆肯定是知道什么,于是他说:“那女孩反应极大,而且性格忽阴忽晴,与以前判若两人。关键是,医院里检查结果是,她肚子里根本不是正常的胎儿。”

    五婆忽然站了起来,手里还紧紧地捏着一颗未曾掉落的佛珠。她在祁然面前站了好几分钟后,终于开口:“人鬼殊途,前世孽缘,若要强求,身入黄土。”

    祁然大惊:“五婆,你说我那朋友有生命危险吗?那极阴之物真的可以让死去的胎儿起死回生?”

    五婆转头不再看他:“两魂夺一身,如果死去之物回来了,那活着的人也会死了。”

    祁然听后,愣了好一会儿,说道:“那现在应该怎么办?”

    五婆不再回答,径直走进里屋。

    祁然在屋子站了十多分钟,五婆还是不再说话。最终,祁然只有轻轻地带上房门,准备离开。正当他走出几十米的时候,忽然听见耳后一声响,回头一看,那残破的木屋的门吱呀一声地开了,五婆佝偻着身子站在门口,她的声音虽然很低,却很清晰地传入祁然的耳朵里,她说:“然娃子,你手上黑气很重。”

    说完她又重新关上了房门。祁然怔了很久。

    祁然跟我讲完后,我马上握住他的双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我害怕极了:“你摸过那东西,而且还切开了它,会怎么样呢?祁然,我好担心。”

    祁然摸摸我的头:“没事,我们现在走一步看一步。但是五婆的话……两魂夺一身,我想这也是湘琴性格大变的原因,有时会变得陌生至极,有时又会像从前一样。而且如果死去之物回来了,那活着的人也会死了。所以湘琴这事,还是赶紧处理掉吧!”

    “祁然,等明天回南江,我一定带她去医院检查,她答应过我,如果检查结果不好,按医生说的方法治疗。我一定不会让她把这孩子生下来!”我一字一句地说道,虽然我的心里很没有信心,但是,必须得去做。

    我们在街上走了一会儿,他送我回镇医院后,我们就分手了。约定好了明天早上十点,他送我们出了青石镇后,他就调头回春城,那边有一个手术要做,耽搁不起了。

    我回病房后,发现湘琴已经睡了,我给方姐打了个电话,说了明天不用过来了,她的工资是在医院结算,倒也方便。我慢慢收拾起了湘琴和我的行李,悄悄地把那块墨玉放在了行李箱的最里面,用一张纸巾仔细地包了起来。

    但愿能够顺利解决了湘琴的事情,这青石镇,我是不愿再来了……我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收拾完毕之后,我才静静地躺下,打开手机看了一下,同事群里又是好多条信息,很多部门的人都已经放假了,只留了几个人下来处理一些以前积留的工作。看来我这工作,真的难保了!

    我叹口气,关了手机,准备睡觉。大概今天是累了,没多久睡意就向我袭来,我沉沉地睡着了。

    一夜无梦,早上居然是被湘琴叫醒的,更惊奇的是,她连早饭都买好了,这还是这几天的第一次。我在高兴之余又想起冯五婆的那句话,心里又黯淡下去。

    湘琴肯定一起床就看见了那些收拾好的行李,她一句话没问,照常叫我吃饭。吃过早饭以后,医生就来查房了,询问了一下湘琴的情况后,示意我可以办出院手续了。

    湘琴一声不吭地依在窗前,我很怕她又改变主意,赶紧找出她的医保卡,直接下楼结清了费用,待我跑前跑后忙完以后,看见她还是那样的动作,不知道她站了多久。

    我 忍不住开口:“你的脚刚刚好一点,医生都说了,不要太承力,不然伤口长不好很容易留下后遗症的。”

    她缓缓转过来,脸上似有泪痕,好像才哭过了,她说:“走吧,回南江,回去再说。”

    我们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小镇了!这些天来的紧张情绪似乎一下子放松下来,回南江吧,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