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打开铁盒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打开铁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谁在那里?”我急急喊到,追了过去。

    等我跑到走廊尽头,顿时呆住了!左边是一堵漆黑的砖墙,哪里可能会有人!

    那我刚刚看到的红色衣角?

    那颜色有点像那件嫁衣……胭脂来了!我心脏一紧,拔腿就跑,好似后面有东西在追赶一样!

    几秒后我就跑回那房间,我砰地一声把门关上,看了一眼地上的包。我咬了咬牙就顺着绳子滑了下去!

    我还是很怕!非常害怕!我只想到有人的地方去,迅速马上!

    我一到底,马上看见祁然的背影,我飞快地跑过去,紧挨着他。他被我吓了一跳:“一尤,你怎么跑下来了?怎么了?满脸通红的。”

    “祁然,上面有人!不,不对,不是人!”我语无伦次地说得。

    我这时才看见祁然正打开那盖子,露出了那铁盒,手里还拿着那包着的钥匙……

    他停下手上的举动:“上面到底有什么?”

    “红色的衣服,胭脂的嫁衣,我看见从走廊过去,一转眼就不见了!”我拉着他的胳膊。

    他的头转了回去,他用布捏着那黄铜钥匙往锁眼开去:“我们开了赶紧走”。

    那钥匙轻轻地就捅进了锁眼里,我们对看一眼,好像真是这个的钥匙!

    他往右轻轻一扭,只听咔哒一声,那盒盖弹了起来!

    “开了!祁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来开了这锁!

    盒子里露出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布帛!

    祁然从包里摸出像胶手套戴上后,才慢慢拿出这东西。

    还未来得及打开看,我眼尖的发现盒子里面还有一块方形的东西,黑色的,放在里面同样黑色的盒子几乎将它遗漏!

    “祁然,那是什么?”我指着那东西惊呼起来。

    祁然马上看到了,他把它取出看了看:“好像一块墨玉,或者是某个印章,这里太暗,我们出去看看。”

    说完他把这两样东西放进衣兜里。正当他准备关上那铁盒时,我忽然听见上面传来咯咯的一声笑!

    我们对看了一眼,我心里满是惊恐。这声音就像一个年老的妇人!这院子里的肯定不会是活人!

    祁然忽然说:“不好!我们快上去!”

    “可是那上面……你听那个声音!”我站在地道里,不敢往前走。

    “我们包在上面,里面那个东西掉了可不得了!走吧,不怕!有我在呢。”祁然连铁盒都来不及关,匆匆盖上那块墙皮,就往外面走去。

    “一尤,你在下面等我,我一上去就拉你上来。”说完他迅速拉住绳子,就往上爬去。

    我站在绳子下,呆呆地看着他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这是我第二次被留在这个地方了,上一次也是在这里,我看见了……胭脂。

    而这一次……我抱紧了手臂,仿佛这样能给自己带来安全感似的。我快速地看了一眼地道里,黑糊糊的看不出有其它东西的痕迹,我前面的那个地方,上次她就坐在那里,还有湘琴说的那一天晚上,她一直站在墙角……墙角,我瞄了一眼对面的墙角,貌似没有什么,我赶紧收回了眼光,死死盯着上面。

    为什么祁然,上去半分钟了,没有一点动静?他该不会是走了吧?我越想越心慌!待在这种地方,真的是快要疯了。于是决定不等他了,我自己爬上去。

    我平时运动得不多,真的还不太擅长爬这个,费了半天劲,才爬到一半,手磨得红红的,似乎都要磨掉皮了一样痛。吊在半空中,上不去,下不来,尴尬得很!

    我休息了一会儿,又用蜗牛一样的速度继续往上挪着,正当我精疲力尽准备放弃时,一个力量拉住了我,这股力量又让我紧张了一下,我抬眼看了一下,是祁然,总算放心了。

    他没一会儿就把我拖出了地道。我赶紧坐在地上喘口气。

    我这时还没留意到他神色不对,很快,他说:“包里的东西不见了!”

    “啊!那个东西”我才发现他满头大汗,我惊慌起来:“谁拿走的?”

    他摇头:“和你一样,我只看见红色的衣角,追过去一看,那边是堵墙,人根本过不去。”

    我们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迅速收拾了东西,逃也似地离开秦家大院。

    直到我们跑出秦家大院,我往后看看,没有什么东西追来的迹象。才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

    “那东西掉了,会怎么样?”我问道。

    祁然神情很严肃:“这东西必须埋起来,放在外面是个祸害,我外婆说过,这东西阴气极重,都不能过多地接触,特别是女人。”

    脑子里有个念头稍纵即逝,但我很快捕捉了它,我说:“那东西,会不会回到了那口井里……”

    刚刚说完,我就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祁然也沉默了好一阵。

    我们默默走到巷子口时,祁然突然说:“一尤,回去把那块布帛给湘琴,明天我就送你们上火车,不要待在这地方了。以后也尽量不要来了!”

    对了!那块布帛和那块墨玉!

    “祁然,那盒子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我惊奇地问道。

    祁然从衣兜里拿出那块柔软的布帛,取出仔细看看。这东西微微有点发黄,但是却闪着微弱的光泽,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用得起的东西,必定是大户人家才可能会有的。

    他轻轻打开它,当我们看到它的那一瞬竟不知该说什么了,那上面居然画着一副地图!

    和陈斌手里的那张地图相比,布质更加好,更加精细一些,但是同样不知画的是什么地方,这地图上,一个字也没有!

    同样一块建筑地形图,看起来占地面积还不小,局部画着一些十字,井字符号,让人不明所以。

    “又是一张地图,这到底代表着什么?”我沉思起来。

    祁然想了想,说道:“上一次地图是陈斌的祖先传下来,想必是胭脂留下的,那一张地图是为了找到现在这一张,那么这一张,到底是什么地方呢?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

    “对,那极阴之物到底是谁做的?如果是胭脂,她为什么要把钥匙放在里面?她怎么知道有人会找到这个东西?”我也喃喃自语道。

    祁然把布帛叠好,递给我,我小心地把它放在包里。

    他随后拿出那块黑漆漆的石头,对着光仔细看了起来,我也好奇地打量着。这块玉,漆黑如墨,质感细腻,纹理细致,一看就是上品。

    我很喜欢水晶这些东西,对玉也略有研究,我拿出手机,调出电筒,对着这块墨玉照去,它并不是纯黑,其中黑色与白色非常分明,条纹清晰,一见就是一块上好的墨玉白玉底!透着光亮,其中有一种特别灵动的韵感,活灵活现!

    “祁然,这玉价值连城!这么好的墨玉,我只在书上见过!这东西本地是没有的,只有陕西才产,非常珍贵。”我对他说道。

    祁然拿着玉看了很久后说:“这块玉放在那里,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单纯只是一块宝物吗?”

    问题,我也百思不得其解。祁然把玉递给我,我疑惑地看着他,他解释道:“这个给你,给不给你朋友你自己考虑着办。明天我先送你们上火车,然后我再走。”

    “不用了,祁然,湘琴的车上次开了过来,一直停在镇子里的,我明天把它开回去。”我对他说道。

    “一尤,你回去万事小心一些,遇到什么事情也别惊慌,一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他牵着我的手,认真地叮嘱着。

    “好,我知道了”我的脸微微发红:“我会小心的……我……”

    我的话还没说完,手机的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我一看,是本地的手机号码,我拿起来接通,刚刚喂了一声,里面就传来了方姐急促的声音:“小孙吗?你的电话终于打通了。小陈情况不太好!现在在急救室,你赶紧回来吧!”

    “什么?她怎么回事?你说清楚啊!”我拿着手机急促走了起来。

    方姐着急地说:“她现在好像是昏迷了。你快回来嘛,不说了,医生叫我拿药,我先挂了。”

    随后电话里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

    祁然问我:“什么事情?医院打来的?”

    我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嗯,湘琴昏迷了,在急救!”

    “我跟你一起过去,走吧,这条小路近一些。”他边说边带我从一条土坡小路穿过去。

    等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湘琴正好从急救室里推出来,我急忙过来看她的情况,她看起来神色平静,呼吸平稳,但是脸色极差。

    后面一个戴着口罩的男医生说道:“谁是七床家属?”

    “我是,医生,她怎么样了?”我急忙说。

    那男医生取下口罩,说:“刚刚七床病人有神智不清,腹痛不止的情况,我们打了一针镇定剂后,在里面观察了两个小时了,现在一切正常。一会儿醒了看情况。”

    我忙不迭声地点头应着。末了,我忽然想起来,问起那医生:“她这种情况能坐车和我回南江市不?我想带她到那边的医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