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井中怪物

正文 第五十二章 井中怪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好在他体力够好,身体也很灵活,大概几分钟以后,他就爬到了井边,我抓住他的手,他从井沿上翻了过来。我见他全身都湿透了,衣服裤子都贴在身上,在这样阴寒的秋天,风一吹,肯定会非常地冷。

    我从包里找到一个保湿壶,递给他,他咕嘟咕嘟喝下几口后,似乎好了一些。他问道:“一尤,你刚刚看到什么了?”

    我又往井里看了一眼,那个东西还在,而且似乎越来越清晰了,我指着它对祁然说:“你能看到吗?那个圆圆的亮亮的东西,它一直在那儿。不!最开始不在,你下去不久,我就看见它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没有,我看不到什么。”

    “不奇怪,但是我能看到,你相信吗?”我低声说。

    “嗯”他点点头:“但那会是什么呢?”

    “祁然,我要下去,只有我能找到那钥匙,它肯定就在井底!”我咬咬牙,对他说。

    “下面非常阴冷,而且,很黑,一尤,你……”祁然阻止我。

    “不,我已经下定决心了。如果不去,我们永远不知道真相。”我边说边往井边走去。

    祁然放下手中的水壶,说道:“要不然我们一起下去。”

    我摇头:“不行,如果发生危险,连拉我们上来的人都没有,万一我们在井底时绳子发生问题那就惨了!祁然,我没关系,如果遇到什么事情,你就赶紧拉我上来。而且……你下去或许也不一定找到。”

    祁然思索了一会儿,默认了。他把绳子重新绑了一下,系了一个绳套,然后重新放下去。

    我拍拍他的胳膊:“放心吧!我下去了。”

    我走近井边,蹲坐在井沿上,小心地抓住绳子往下滑,绳子挺粗糙的,虽然手被磨得红红的,但是比我想象中的结实多了!我的脚偶尔会随着左右摆动的绳子蹬到井壁,触脚就感觉是滑腻腻的泥垢,一股股腥臭味扑面而来,越到井底,这味道越浓,这井底,阴气逼人、一片死气!

    祁然一直在井边紧张地看着我,我很快就滑到了水面,我抬头想对祁然笑笑,但是抬头才发现上面原来那么高。

    我一鼓作气,一下子把身子沉进水里,一阵刺骨的寒向我袭来,就像是猛然走进了冰柜一般,寒气从每个毛孔钻了进来,迅速占领了我的身体,泡在水里的下半身甚至被冻得隐隐作痛!

    我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我的脚触碰到了软软的东西,然后我迅速陷入了一片深及膝盖的腐臭淤泥里!

    我有些心慌,抬头看看祁然,他的身影变得很小,一个环形的砌成方形的墙把我围了起来,我只能看见阴沉沉、雾气茫茫的天空,无数的雨滴打在我的身上,下雨了?

    “下雨了吗?”我问他,马上我吓了一大跳!因为我的声音回荡在井壁四周,马上激起了回音,就像无数个闷闷的声音在说:“下雨了吗?下雨了吗……”

    祁然的声音从井边传来:“下雨了,雨还越来越大,一尤,抓紧时间,里面太阴冷了,你试着动一下脚,不然容易冻僵!”

    他的声音小小的,似乎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一样。我低下头,我试着挪动了一下,发现脚就像被吸住了一样,很难拔出来。我用点力气才转了个身来,我试图寻找刚刚看到的那个东西,可是这里光线实在太暗了,我什么也看不见。

    我想叫祁然把电筒打开,心里忽然一个念头闪过,也许这样我才能找到呢。所以想了想,终是没有开口。

    我俯下身子,伸长了手臂,开始在淤泥里逐一摸索起来,因为这里一直用水泡着,而且祁然刚刚搅动过,所以虽然粘软,但是还算顺利。滑腻恶心的淤泥里除了一些细小的石块,并没有什么东西,井底并不大,我挨着摸索了一遍,一无所获。

    难道,是我想错了?这里或许并没有什么钥匙?那钥匙难道真的在胭脂的墓中?之前我信誓旦旦地说钥匙在这儿,但这一刻我也疑惑了起来。

    祁然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一尤,找不到就算了,雨太大了,快上来!”

    的确是的,噼里啪啦的雨滴打在我的身上,冷极了!可是我的第六感告诉我,那个东西肯定在!我既然看见了,那么它一定还在水里。想到这里,我蹲下身子,憋了一口气,把头埋进了水里,水里面恶臭极了!就好像某种鱼虾腐烂的味道,又像是烂菜叶堆积了很久的味道,我闭紧了嘴巴,在水里睁开了眼睛。

    肮脏水里浑浊不堪,无数细小的泥砂在水里漂浮着,我借着外面的一点点光亮一寸寸地搜索着,看了一遍无一所获。我失望至极!

    就在这时,我的眼角突然瞄到一个东西,总觉得我的身后……某个东西一直在跟着我……

    我一下子寒毛竖了起来!此时我的胸膛已经隐隐作痛了,肺都似乎快炸了一般。我忍受不适,等待那个阴影又一次出现在我身后时,忽地转身,扑住了它!

    顿时,我触摸到了一个滑腻圆润的东西!我猛地把脑袋伸出水面,吸了一口潮湿腥臭的空气!胸膛的巨痛才舒缓了一点!

    我这才捧起那个东西,拿近了细看。天啊!这是什么啊!貌似褐色的,摸起来像骨头一般,却很光滑,并不是规则的圆,我拿近闻了一下,有一股刺骨的臭味传出来!

    “一尤,你没事吧?你拿到什么了?”祁然在上面喊到。

    “我没事,我腿僵了!”此时我的双腿冻得几乎失去知觉了,眼睛也有点模糊不清起来。

    “你抓住绳子!我拉你上来!”祁然急切地说道。

    我答应着,一手抱着那个东西,一手紧紧地抓住绳索,,我试着努力把脚从淤泥中拔出来,但是我实在没有一丝力气了,最终,祁然把我拖了出来,然后缓缓往上拉。

    还好,还好我不是一个人……我心里默默想着。

    祁然力气很大,不一会儿就拉到了半空中,我低头看看那个东西,它看起来,就像一个上了漆的根雕!这到底是什么?

    这时,我的眼神突然瞄到一个东西!我往井底看了一眼,顿时吓得差点惊叫出声!井底的水面上,居然坐着一个小孩子!

    看见他的那一瞬,我的大脑停止了运转,如若不是脚踩在绳套里,我恐怕早就摔了下去!

    他光着身子,黑乎乎的,我看不清他的模样,因为他正埋着头玩着自己的手指,似乎还在低声唱着什么!我隐隐约约听见几句:“妈妈生了我,外公埋了我……”

    只是银铃一般的童音而已,我就像被一阵凶猛的寒风刮过一样,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凭借着本能,我咬紧牙关,把那个东西抱得紧紧的,眼睛却死死地盯着水面上的那个孩子!我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生怕惊动那个孩子。

    那个浑身漆黑的恐怖小孩并不看我,还是低着头反反复复唱着那几句歌词,声音很低,但是此时越来越却清晰地传到了我的脑海里!

    这时,我忽然发现上升的速度快了起来!我心惊不已,抬头看上方,发现倾盆大雨下,绳子飞速上升,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不止!而我竟没有看见祁然的踪影!

    我慌了,上面拉我的是谁?我该怎么办?上不得,下不去,短短的十几秒,备受煎熬!

    这时我已快到井边,由不得我多想。那个小孩的身影已经越来越小,模糊不清了,我索性闭上眼睛,各种各样的念头在我脑中乱窜,直到我被一双手拽了出去!

    我重重地摔在了一个人的身上,我接触到一片冰冷的触感!我惊恐地睁开眼睛……

    没有我想像中的恐怖景象,我身下的这个人是祁然,他看见我的第一句是:“你看到了没有?”

    原来他也看到了……我惊恐地点点头。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打在身上,他如同落汤鸡一样狼狈,满身被污垢和泥水包裹着,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汗,和着泥水一起流淌下来,从他眼睛里看到的我,也是如此。

    我们没有说话,互相拉拽着,一步一步,却不约而同地重新走近那口深井……

    站在井边,我心惊不已却没有勇气靠近,祁然探头看了片刻,满脸疑惑地对着我摇了摇头。

    我觉得奇怪,也望那深井望去,井底浑浊的污水清晰可见,可那个诡异的小孩却没了踪影……

    “不见了”祁然打开电筒照了一下,里面除了雨水落下的一道道水波外,没有一丝痕迹。

    “你听见他唱的歌没有?”我惊恐地抓住祁然的衣袖。

    他摇摇头:“我只看到你身后有个影子,仔细一看好像是个小孩,所以我站远了一些,加快了速度把你拉上来。”

    我的背上冷汗直冒:“他唱的是,妈妈生了我,外公埋了我。就这两句。”

    我们盯着对方的眼睛面面相觑,我从祁然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慌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