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五十章 古宅关闭

正文 第五十章 古宅关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的脚步开始不知不觉地往秦家大院的方向迈去,虽然打着伞,可是越来越大的雨不一会儿就把我的全身淋透了,刺骨的寒冷向我袭来,云南的秋天,冷到了骨子里。

    我不由得想起了初到青石镇的某一天,我也是恐惧压身,心如死灰地走在这样的青石板小巷里,我找不到自己要去哪里,我就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心底的雾越来越浓,和伞外的雨水一样,我似乎一点也看不清将去的方向了,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我的头剧烈地痛了起来。这几个月的恐怖经历我压抑得太久了,被一场大雨释放了出来。

    这样的雨天,铺天盖地的恐惧夹杂着忧伤向我涌来,平日貌似坚强的心一下子崩塌成灰。

    胭脂,你不是一直都纠缠我不放吗?现在,我来找你了……

    当我靠着最后那点小小的力气走到秦家大院门口时,脚都已经冻麻木了。这时,我才想起居然忘了给祁然说一声,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然后把手机甩进背包里。

    秦家的大门居然紧紧地关闭着,门上挂着一把很大的铁锁!门上还贴着一张纸,此时已被雨水淋得湿润起来。

    我凑近一看,上面写着:因近几日雷雨天气,暂停开放,恢复时间待定。居然关闭了……

    这是进不去了吗?可是除了这里,到处都是高高的围墙。又有什么地方可以进去?我不知所措地蹲坐在红红的木门旁,湿透的衣服让我不由自主地发抖。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等来了祁然,他背了一个很大的背包,穿了一件黑色的雨衣,他迈着大步走得很快,没几下就走到我面前,却沉默不语。

    我抬头看他,才发现他眉头紧锁,阴沉沉的一张脸,我对他笑笑,手举起来去抚他的眉头:“帅哥要多笑才好看。”

    这时一阵寒风吹来,我不由得打了个喷嚏,他一把把我拽起来,脱下自己雨衣就往我头上套!

    “不用不用,反正都湿了……”我推辞道。

    他的声音貌似有一些生气,这声音从头顶传来:“你傻不傻?那么大雨,就不知道穿件雨衣,医院出来就有杂货店……”

    “哈哈,你在关心我吗?我没……阿嚏!”我话还没说完,又是一个喷嚏。

    祁然二话不说,拉起我就往门口走。

    我小跑几步才跟上他:“喂,门锁了,里面可能没人!”

    他到了门口,却没有如我想象一般去敲门,而是向围墙旁的小暗巷里走了过去。

    “祁然,我们这是去哪儿啊?你不打伞啊?那么大雨……”我气喘吁吁地跟上他

    他简短地甩下一句:“去秦家。”然后就往旁边的山坡爬去。

    我很是纳闷,要说爬爬围墙我倒觉得有可能,这山坡怎么能进秦家去,秦家虽说依山而建,可还有绿树成林,与山还有有一段距离。

    我正思索着,祁然已经爬上了一个很高的堡坎上,他伸出手来拉我,我抓住他的手,他一个用力,就把我拽了上去。

    他指着前面秦家的某个地方说:“看到尽头的那个房间没有?那是秦家后宅的一个房间,整座宅子只有那里靠着一棵大树,小时候我们从那里进去过。”

    然后他顺着山坡上的小径往上坡方向走去。下过雨的山坡泥泞一片,雨水混着泥沙流淌下来,很久就将本已湿透的米色运动鞋染成黄色。

    我拽着过长的雨衣,小心翼翼在这崎岖的山坡上行走,祁然时不时地拉我一下。虽然不太好走,但十几分钟以后,我就看到了那棵大树。

    这是一棵梧桐树,树叶长得非常茂密,从这里望天空只能看见一星半点的缝隙,雨水也被挡住很多,晶莹剔透的雨水从叶尖滚落下来,溅入泥土中,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大大的树枝延伸开来,有一枝树干几乎够到了宅子的某扇窗户,祁然摸着树干说:“小时候我和邻居家两个男孩跑到这里来爬树,妹妹非要跟来,结果从树上摔了下去,顿时血流满面,现在额头都有一道疤。”

    我的童年记忆似乎很模糊了,只依稀记得自己也是个很爱受伤的孩子,为什么我总回忆不起以前的事情来?我盯着绿色的大树,发起呆来……

    “一尤,我们从那棵树干爬过去。”祁然看了看那里的距离。

    “好,我没问题。”我索性脱下雨衣,放进背包里。

    这种树的分叉很多,只是雨天变得很湿滑,得用力抓牢了,不然,很容易摔下来。

    我们很容易就站在那根枝丫上,往前挪了几步,我紧紧地抓住树干,不敢往下看,现在我们脚踩的地方,已经超过那个山坡了,我心里紧张起来。 这里几乎齐平秦家大宅的三楼了,离地面最少都有七八米。

    祁然叫我暂时停在那儿,他试探着往前走去,他个子挺高,随手就可以拉到上面的树枝,我看着他缓慢但平稳地向窗边走去。

    我心里很是紧张,总是担心下一秒他就会摔下去,我把这念头死死地压在心底,担心吊胆地看着他一步一步向窗边挪去。这时候,我忽然发现,祁然在我心里,已经变得非常重要了!万幸的是,祁然总算有惊无险地到了窗边。

    祁然取出一把小刀,他轻轻地拔弄着那窗框,过了一会儿,那窗户就被打开了,他伸手抓住了窗框,然后转身,示意我过来。

    我盯了一眼树下,开始害怕起来,我的脚变得很僵硬,手也酸酸的,祁然低声地说:“别怕,你抓着上面的树枝,然后,不要往下面看,余光瞄着脚下这根树丫的方向就行了,我在这边接你。”

    其实我是不恐高的,但是自从上一次在秦家的秘密地道里那一次恐怖的经历后,我开始对高处害怕起来,总是担心脚底会有奇怪的东西出现。

    祁然一手抓着窗框,一手伸出来,我盯着他的手看了好一会儿。从我这里到他那里大约五米而已,没关系,也就五米,我默默地为自己打气,伸出一只手去摸手头的那根树枝,还差那么一点点,我微微踮起脚,总算把它抓在了手里,我用了些力气,把它拉了下来,才把另一只手从树干上松开。

    祁然低头说:“是的,对,就那样,慢慢挪过来,别紧张!”

    “好的”我一边答应着他,一边往他那边挪去,我走得很慢,因为这树干实在是很滑,我暗示自己不要看树下,就看着他的手。我慢慢控制着自己身体的平衡,向着祁然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眼看着我只差半米就可以够到他的手了,我心里开始放松下来,我看了一眼祁然,他看起来似乎比我还要紧张,此时的雨小一些了,雨水从屋檐滴下来,我看着一颗水珠落在他的头发上,又滚落下来,我对他笑了笑,伸出手去够他的手……

    忽然山里传来了一声哇……哇……的巨大声响,我吓了一跳,脚没踩稳,差点滑下去!我的心脏狂跳起来!祁然一下子把身子探出来抓住我的手,我摇晃了好几下,终于站稳了!

    他说:“我拉住你了,快过来。”我这次不敢走神了,拉着他的手往窗边走去,祁然待我抓紧门框后,才跳了下去,然后拉我下来。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这是一间七八平米左右空荡荡的小房间,不知道以前是做什么用的。

    祁然扶着我的肩膀舒了一口气:“你吓到了吧,刚刚那是乌鸦的声音,山里面经常会听见的,对于我来说,倒是不怕的。”

    “嗯,”我点点头:“忽然听到那个声音,心里渗得慌,我没事。走吧,我们下楼去。”

    于是我们推开房门,并肩往楼下走去。

    祁然这时候问我:“你说的那个地方是哪里?不在胭脂的墓里,难道会是在胭脂的闺房?”

    “不”我摇头:“不是那里,其实比起来,闺房还挺正常的……除了那件嫁衣……至于她的墓,谁也不会知道在哪里。”

    祁然没有继续问我,过了一会儿他忽然说:“你冷吗?你衣服都湿透了。”

    他不说我还不觉得,一说我真觉得冷起来,我点点头,对他傻笑了一下:“祁然,你刚刚为什么凶巴巴的?”

    他没提防我这么问他,脸有点发红:“我是觉得你傻乎乎的,这么大的雨天都不知道穿雨衣,被打得跟个落汤鸡似的。”

    “呃,不能形容得稍微好听一点吗?”我假装生气地掐他一把。

    停顿了一下,我忽然说道:“其实……我知道你是关心我的,我很开心。我以为现在不会有人关心我了。因为我是不正常的……”

    说完这句,我感觉到自己眼眶变得红红的,心中满是酸楚。

    他转头看我一眼,马上牵起我的手,很郑重地说道:“别难受了,我会关心你,会一直在你身边。”

    一直在我身边,这句话让我心里甜甜的,顿时觉得心底有甜蜜的气泡冒了出来,此时的我,忽然很想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