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古镇医院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古镇医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空气中只有祁然的脚步声和我们的呼吸声,伏在他的背上格外有安全感。

    他很瘦,估计178的身高还不到140斤,但是体格匀称,肌肉结实,我们身体接触的地方热热的,一股暖流在我们的呼吸间来回激荡,让人心慌不已。

    忽然,我想到了什么,然后我说:“那个……”

    “一尤”他同时说道。

    “你先说”我们又同时说道。

    我们尴尬起来,同时沉默不语了……

    好半天,他忽然说:“刚刚你问我为什么不喜欢她,以前我也那样问过自己,甚至我以为男女朋友像我那种感觉也是可以的。所以对她的热情,我虽没有承认,可一直是默认的。”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像照顾亲生妹妹一样照顾她,她也很依赖我,如果没有意外,我们应该也会结婚吧。”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地难受。如果我没有遇到祁然,是不是也会和宇杰结婚呢?或者幸福,或者成为一对怨偶……

    “一尤”祁然轻轻地说:“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穿着一件蓝色的衬衣加一条黑色的短裤,扎着马尾,戴着一顶黑色碎花的小圆帽,红扑扑的脸上有几颗汗珠,你一进门就好奇地闪着大大的眼睛打量我,我一看你,你就马上把眼神移开,当时我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后来我才发现,你每次见到我,都会这样……”

    我的脸发烫起来!我花痴他的事情他全都知道了?!我居然这么不矜持,丢死人了!

    祁然笑了起来:“我问到嫁衣的事时,你反应敏捷地说这件嫁衣并无关系,可是我却能马上感觉到你有话不愿说……”

    我崩溃起来!我掐他一把:“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智商在后宫剧里最多活两集啊!”

    “不!”祁然正色起来:“你很坚强勇敢,善良重情义,人也聪明得很,当然,也很漂亮……”

    然后他很快补了一句:“身材也很好,在后宫剧里应该可以活三集。”

    我听后马上抓狂起来,使劲打了他一拳,挣扎地要下来:“我要自己走!你烦死了。”

    他无奈地放我下来,眉眼里却都是笑:“胃好些没有?”

    似乎是没有刚刚那么痛了,我狠狠瞪他一眼不回答,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我走得飞快,似乎这样能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他在我后面叫了几声我都不理会。

    直到几声铃铛声响起,我们同时往后看去。一位白头发大爷驾着马车踢踏而来,马车在我们身边停下。

    白头发大爷甩着鞭子打起招呼:“两个年轻人,坐车去镇上不,走路过去还远得很哦!”

    “走吧,一尤,我们上车。”祁然说完,就跨上马车,伸出手要牵我上去,我翻了个白眼,无视地绕过他,坐在最后一排。

    他不怒反笑,还和前面的大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那大爷问道:“你们不像镇上的人,是来旅游的啊?”

    祁然说道:“我家也是这里的,只是很少回来。以前盐井坊的林师傅就是我父亲。”

    大爷认真看了一眼祁然:“你比你父亲长得好看,你像你妈。唉,老林头,可惜了……不过这青石镇也是越来越冷清了,经常一周也没几个游客,你看我这马车,都快经营不走啰!”

    我环视了一圈寂静无人的四周,通往青石镇的小路上本也有许多民居,此时却宛若空城,无一灯火……黑暗中周遭的建筑像一只只怪兽,悄无声息地窥视着我们,似乎随时要跳跃而出。

    恍然间觉得,这个小镇的阴森之气越来越重了……

    马车停在了菜市场路口,跳下马车,把钱付给大爷,我下车往镇医院方向望去。老旧斑驳的镇医院只能依稀看见一个轮廓,寥寥几盏昏黄的灯光透了出来,似乎那些黑洞洞的窗口,下一秒就会出现一张模糊不清的面孔,正当我盯着那里的时候,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出现然了湘琴的窗口,虽然看不清他的样子,但是却能感觉那人在看着我们,那是……

    祁然问我:“你在看什么?”

    我指着那地方对他说:“你看那窗子前,有一个人在看我们!”

    他往那边看了半响:“没有啊!或许是树的阴影,我们不急着过去,先去吃点东西。”

    或许真的是阴影吧……我收回目光,跟着他向小巷走去,越走越觉得离他家很近了,于是我问:“我们不去镇上吃饭吗?”

    他摇头:“去我家吧,随便煮点吃的,说话也方便。”

    听后,我没有拒绝,跟着他向他家走去,很快,就来到了那座安静朴实的农家小院,屋里没有一丝灯光透出。

    祁然边开院门边说:“我妹劝了我妈很久,才说服她暂时去春城住一阵子。今天,才走……”

    我不禁问道:“祁然,你多久来青石镇的,今天吗?”

    “不,昨天,我去文化馆找熟人查那几封旧书信,然后去医院复印一些我父亲的东西,唉,一会儿跟你说。”祁然说完就径直走向厨房,拉开那里的灯。

    暖黄的灯光迅速笼罩了整间屋子,带来了一丝暖意。

    祁然烧着开水,然后洗菜,敲鸡蛋,很快,两碗热气腾腾的番茄鸡蛋面就做好了!

    他端了一碗放我面前:“吃吧!吃了东西胃就舒服一点了。”

    “祁然,说真的,你做饭还不错。”我边说边看他,他露出一丝笑意,我接着说:“新东方培训过吧……”

    他宠溺地拍了一下我的头:“瞎胡说什么,快吃!”

    我埋头吃起来,很快,热气腾腾的面就吃得我一身热汗,胃里有了食物,也变得舒服了很多。

    吃完了,我把汤都喝得干干净净的。祁然嘴角微弯:“你是我认识的女孩中第一个这么能吃的。”

    我无语地怒视他:“你一天不说几句气死我的话心里就不爽是吧!”

    他哈哈大笑起来,笑过后,他忽然严肃说道:“我在这里只能再待两天,就得赶回医院。我抓紧时间跟说说你朋友的事情。”

    我坐直身子:“我正想问你,湘琴真的怀孕了吗?还有,你怎么知道她还在青石镇的?这件事我谁也没告诉。”

    祁然皱了皱眉头:“昨天我去医院时,正好经过骨科住院部,那里的护士长是我初中的同学,她问起我父亲的案子,然后悄悄地跟我说当时被犯罪嫌疑人非法拘禁的女孩也住在这里。我当时很惊讶,我一直以为你们一起回去了,所以打听了一下那个女孩的情况。”

    “她,怎么样了?”我的声音有一丝颤抖。

    “脚有一些问题,本来都是在恢复过程中,她没有听医生的忠告,出去了几趟,那只脚承了重,所以有一点错位。所以以后的恢复情况还说不清楚,有可能会慢慢复原,也有可能会有一点后遗症。”

    “后遗症?会跛吗?那不行!那我们就换个医院看,她才28岁,人生还长得很呢!”我紧张地说。

    “脚还不是最主要的问题,更紧迫的是她似乎是怀孕了。”祁然叹口气说道。

    “似乎?似乎是怎么一回事?”我惊讶地问。

    “入院的第二天,病人就有呕吐的现象,所以在全面检查的时候,医生增加了HCG验血的项目,结果是阳性,并且显示,胎儿已经有60多天了。”祁然说道。

    60天?我心里暗忖,湘琴怀了陈斌的小孩,她自己之前究竟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呢?

    祁然的眼睛里充满迷惑:“之所以说她似乎怀孕了,是因为……B超检查,发现肚子里面没有胚胎,只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按理说60天的胎儿,已经非常明显了!”

    “医生建议她处理掉这个连胚胎都称不上的东西,她坚决不同意,因为青石镇的设备比较老旧,建议去省里的医院去做更详细的检查,她也拒绝了。”祁然看向我:“所以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你,或者只有你能劝劝她,或者手术或者转院。”

    “当然不能留下这个孩子,如果,这称得上是个孩子的话!我会劝她的,我现在过去!”说完,我就站起身,准备走。

    “一尤,关键还是她心理的问题。如果她执意不好好养伤,不顾自己身体的话,谁也不能强迫她,所以,你好好地劝她,说服她。”祁然也站起来说道。

    “嗯,我会的,谢谢你祁然。”我看着他的眼睛,很真诚地说道。

    他摇头笑着说:“帮你,虽与我父亲的事情有关,但是也是情不自禁。”

    我低下头,没有回答他。

    祁然说:“走吧,我送你去镇上医院,让你在这儿住一晚,你心里也不会安生。”

    “是的,我担心她的情况,我们走吧!”我提起背包,往门口走去。

    我和祁然并肩走在小镇的青石板路上,走到菜市场路口时,我仿佛还记得上次在这里告别时的场景,当时以为永不会相见,而此时此刻,这个人还在身边,想到这里,心里一阵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