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四章 如影随形

正文 第四章 如影随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们点起蜡烛,就着这一点光亮上了楼,这大宅虽已修缮过,但毕竟年代久远,木头楼梯吱吱嘎嘎地仿佛不想承担我们的踩踏,无数细小的灰尘从房梁落下,散播在烛光的四周,一个个安静漆黑的房间都关着门,似乎不欢迎我们的打扰,此刻的秦家大院,静谥、深沉却又可怕。

    我们打开二楼的房间,湘琴坐在梳妆台前,把蜡烛放下,烛光朦朦胧胧地充满了整个房间,古色古香的床和梳台、屏风显得格外地清幽,湘琴在烛光下也特别地娴静动人。

    我顿时高兴起来:“湘琴,你看咱俩像不像是深闺里的大家闺秀呀?”湘琴微笑坐在床边:“本来最近我心里一直是闷着的,但是不知怎么了,从网上看到这座宅子时,就觉得特别地熟悉,心心念念地想来看看,现在住进来了,心也踏实了。我想今晚我能睡个好觉了。一尤,你先去洗洗吧,隔壁就是洗漱间。”

    于是我收拾了一下,去了隔壁。隔壁的房间以前可能是间小小的厢房,后来被打理了出来,安了洗脸池和淋浴,我把蜡烛小心地放在洗脸池旁。青石几乎都是太阳能,但这古宅里却不知安在何处,试着开了一下,花洒里喷出的都是冷水。还好,这里放了两个热水瓶。

    我把热水小心地倒进洗脸池里,兑好后,开始清洗头发。屋里只有我哗哗地洗头声和莲蓬头滴滴哒哒滴水的声音……我洗好头发,拿干毛巾擦干,这时,吱呀一声,听见开门的声音,我没有回头:“湘琴,你也来了?我才洗完头呢。”

    并没有人回答我,我心里一紧,转头回去,屋门不知何时打开了,风呼呼地吹了进来,把屋外的灯笼吹得左右乱晃。原来只是风……

    我暗呼一口气,关上屋门,拿起木梳开始梳头,烛光的照射下,只见镜中的我显得格外地寂廖,我一下一下地梳理着长及腰际的头发,这头长发,我留了很多年,每年只是会修剪一下发梢,平时也很注意护理,所以又长又柔顺。

    唉,出来一天了,宇杰也没有给我打个电话,这男人真是!我恨恨一跺脚,哎呀,脚踝一痛,我马上蹲下身子按着脚踝,我暗自笑自己用力太大,轻揉了几下,准备起身。当我抬起头时,却突然睁大了眼睛,我惊恐地发现,微弱的烛光下,镜中竟然出现一个梳着长发的女子身影!

    她穿着红色的嫁衣,手拿木梳,动作轻柔地梳理着自己的长发,漆黑的发丝挡住她的脸,就是我梦里的那个女子,我紧紧地捂住嘴,跌倒在地,我想逃,但是双脚仿佛被灌了铅一样无法挪动,倒影里,女子缓缓地、一下一下,向我转过头来,我全身战栗,尖叫起来:“啊!湘琴!你快来啊!”

    砰地一声,屋门被重重地打开,湘琴扑了进来:‘一尤,你怎么了?’我指着镜子,语无伦次:“她来了!她……她跟着我来了!”

    湘琴抬头看去,疑惑地说:“谁来了?我一直在房间收拾衣服,没有看到有人经过啊,这里也只有我们两个人啊!”我抬眼望去,镜子里的那个女子已经失去了踪影。

    湘琴扶着惊魂未定的我回到房间,我怔怔地坐在床边,湘琴拖过一把椅子,坐在我的身边,她担心地问:“一尤,你到底是怎么了?从上火车开始,就开始疑神疑鬼的,我真的很担心你。”

    我紧紧地抱住膝盖:“湘琴,你也觉得我是疑神疑鬼吗?以前我是做梦,可是这次,我是真的看到她了,她就穿着红嫁衣,一直看着我,我真的好害怕……呜呜……”说着,我忍不住哭出声来。

    湘琴走过来,递给我一张纸巾,她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你大概和我一样,神经衰弱,所以才会出现幻觉,没事啊!我们早点睡觉吧,明天早上起来,就会好的啊,听话。”

    我哭着点点头,待她洗漱完后,我们吹熄蜡烛,关好房门,准备睡觉,窗外格外安静,连一声蝉鸣都没有,只有呼呼的风声拍打着窗框。

    大概是因为前段时间的我们都没有休息好,大概是古镇的空气实在是清新,大概是一天的车马劳顿我们都累了,这个夜晚,有湘琴的陪伴,我很快就沉沉地进入了睡眠……

    夜半时分,我突然醒了,迷迷糊糊地恍然不知身在何处,耳边依稀传来咦咦呀呀的京剧声,伴随着胡琴的声响悠悠地飘进我的耳膜,我仔细地听,仿佛是西厢记里崔莺莺的唱腔……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问晓来谁染得霜林醉,总是离人泪千行。成就迟分别早,叫人惆怅,系不住骏马儿,空有这柳丝长。驱香车,快与我把马儿赶上,那疏林也与我挂住了斜阳,好叫我与张郎把知心话讲。远望那十里亭,痛断人肠……

    唱腔中带着哭腔,听得我格外难过……突然,我猛一回神,这可是在空无几人的秦家大院,哪里来的京剧声??

    我心里一惊,急忙喊到:“湘琴,你快醒醒”,没有人回应我,我心里一慌,摸摸旁边,我的身旁空无一人,床铺都是冰冷的……

    湘琴哪里去了?我轻声呼喊,没有回答,倘若是在隔壁卫生间肯定早就听到了。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半了,屋外的京剧声若有若无地传来,无边的恐惧弥漫开来,我心中惶然,但是我必须找到湘琴,这样的深宅大院,半夜三更,她一个人会去哪里?

    我下床,打算一探究竟。我点起一枝蜡烛,打算出去寻她。

    夜里的秦家大宅神秘莫测,紧闭房门的一间间房屋仿佛一双双黑夜里的眼睛,它们都在窥视着我,半夜了,感觉一丝寒冷,我裹紧衣服,一边走一边轻呼着湘琴的名字,除了咦咦呀呀飘来的京剧声,无人回应。
第三章 陈年往事章节目录第五章 午夜惊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