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离奇死亡

正文 第四十二章 离奇死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好,我马上过来!十五分钟后到。”我挂了电话,抱歉地看着桃子姐:“我们公司出事了,我得先过去,只有先走了!”

    桃子姐摆摆手:“没事,你快去嘛!注意安全哦!”

    我点点头:“那我先走了!对了,火锅是团购的,不用付账了。”

    我打了个车心急火燎地往公司赶去,一路上在想他们会出什么事!而且跟负二楼车库有关!

    十几分钟后,我已经到了公司门口。这里居然出乎意料的安静,就连门卫室都空无一人。跟我想象中的完全是两回事。

    我进了电梯,迅速按了13楼,心里一直想着各种各样的画面。电梯门一开,我就马上向公司奔去。

    一推门,我愣住了,不敢进去,因为我看见办公室一片漆黑,里面没有一个人。难道刚刚并没有人给我打电话?

    我掏出包里的手机,按了半天也按不亮,居然自动关机了。吴婷会不会上厕所去了?

    我站在门口喊着她的名字,连喊了几声,终于有回应了。我听见屋角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个阴影慢慢地动了起来!

    我唤到:“原来你在这儿,你别怕,我来了!”然后我向她走去。

    刚刚走了两步,我忽然发现那个阴影似乎不正常!因为她正慢慢地站起,不!不是站起,而是像海带那样漂浮,又像鱿鱼那样蠕动,似乎全身就像没有一根骨头!

    那是人吗?我后退一步,摔上大门。拔腿就往电梯跑去,我迅速地按下往下键,可是电梯此时正停在一楼,过了好一会儿才上来。我紧张地向后看看,后面没什么动静。

    这时,电梯开始慢慢上升了,我心脏不由自主地揪紧,快点啊!二楼、三楼、四楼,平时觉得很快的电梯,此时却感觉慢如蜗牛!

    好不容易电梯到了七楼,我却突然听见了办公室里传来了挠门的声音,就像无数根尖细的指甲,刮在铁门上的摩擦声!

    我拳头捏得紧紧的,指甲扎到手掌上,我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那挠门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门开始晃动起来!

    最后,我看见门被晃开了一条小缝!一只灰白色的状如僵尸般的手伸了出来,那手上的指甲竟有半个手掌那么长!

    妈呀!那是个什么东西!我看着那只手慢慢越伸越长,我惊叫起来!

    正在这时,电梯门一开,吴婷走了出来!我一下子抓住她的手:“你看办公室!”

    她看了看,收回了眼光:“一尤姐,门怎么关上了?一尤姐,你总算来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回头看看,那铁门已经关了。吴婷跺跺脚:“怎么办?我的包还在办公室里面!要不我下去找李叔拿钥匙!”

    “明天再拿吧!”我迅速说道:“负二楼怎么了?还有,你怎么从楼下来的?”

    吴婷一下子挽住我的胳膊,面带惧意:“一尤姐,田茵她,她死了!”

    “什么?死了?怎么死的?你快跟我说。”我惊诧地问道。

    吴婷支支吾吾:“要,要不,我们先下楼,我们去大厅,去大厅坐着。”

    我点点头,重新按了电梯,我们到了大厅一楼。李叔还不在,吴婷说他被警察叫去了,因为他是第一现场的目击证人,公司重新派的保安还没来,估计也快了。

    我们坐在一楼大厅沙发里,吴婷惊魂未定地给我讲了晚上那一幕。

    晚上九点左右,吴婷和牟华正在赶那份活动方案,忽然听见隔壁财务部办公室传来了争吵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

    这么晚了不知道谁还在公司,小牟偷偷在站在门口看了下,只看见一个身影飞快地冲了出来,他认出了那是财务部的田茵,她飞快地进了电梯,没一会儿,业务部的刘哥出冲了出来,按了另一部电梯也下去了。

    他们进去后电梯直接下降到负一楼。牟华看了一会儿,就回到办公室重新做方案。

    过了二十几分钟的样子,办公室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楼下保安李叔打来了,说负二楼出事了,有个红头发的女人要死了,好像就是我们公司了,叫赶紧下去。

    牟华就急急忙忙赶了下去,吴婷一个人留在办公室,越想越害怕,于是给我打了电话。

    她担心地问道:“一尤姐,我那……方案还没做完呢!”我拍拍她的肩膀:“都什么时候了,别想那方案了,走,我们去负二楼看看!”

    “不!我不敢去,我害怕死人!”吴婷连连摆手。我想了想:“要不你先回去吧,我给你叫个车,我下去看看去。”

    她点点头:“好,好,那你可小心点啊!”我走出门,叫了个出租车,付了车费,让她先回家。

    然后,我在服务台找了支电筒,从大厅的楼梯,往楼下走去,这楼梯漆黑一片,寂静无人,我打开手电,顺着楼梯往下走。

    走了两级,就来到了一个宽敞安静的车库,还好这里有灯,我甚至看到房顶有好几个摄像头,因为已经是下班时间了,里面只稀稀拉拉地停了几辆车。

    我记得听谁说过,负二楼到负一楼之间有一个长长的斜坡,我在车库绕了一圈,终于看到了拐角边那个斜坡,那里以前因为出过事,是封锁了的,大家都不会把车停下去,所以只象征性地拉了几条警戒线,此时满是灰尘的警戒线是扯断了的,我刚刚跑过去,就听见下面传来了很噪杂的声音。

    我快步往下跑去,第一眼就看见救护车和警车都停在那儿,地上躺着满脸都是鲜血,双眼瞪得很大的田茵,她那白色的裙子几乎都被血染红了,几个穿白大褂的正蹲在地下,检查着她的伤口。

    然后我看到了刘哥,此时他瘫坐在后面,两手死死地抱着自己的头,一动不动,眼镜也摔到了一旁。

    但我并没有看见牟华和李叔,忽然,有一个人轻拍了我一下,我回头一看,是牟华,他疑惑地问:“一尤姐,你怎么来了?”

    “办公室吴婷给我打电话,说负二楼出事了,我正好离这儿不远,就过来了。对了,你给吴总打电话了吗?”我连忙说道。

    他摇摇头:“我打了,但是他电话关机了。不过我给他发了个消息过去,开机就能看到。”

    “牟华,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盯着满是鲜血的田茵问道。

    牟华的脸上有一丝恐惧:“我赶下来的时候,田茵已经不行了,她,她死得可怕!她是被钉子钉死的!”

    “什么?钉子?”我抓紧了他的胳膊:“哪里来的钉子?”

    他声音带着颤抖:“那边墙上正好有一颗钉子,我们看到田茵的时候,她还没死,她靠在那墙上还在拼命挣扎着,刘哥吓坏了,使劲喊我们救她!可是这怎么救?之前李叔打了110和120,可是他们赶到的时候,田茵已经不行了,等警察把她从那根钉子上拔出来的时候,血一下子喷了出来,她一瞬间就死了!”

    听到这话,我顿时打了个寒颤,我看向那面墙,一根血淋淋的长钉正立在墙上,正对着……后脑勺的位置!墙面和地上满是鲜血,那里已经用白粉划了一个人形!

    “李……李叔呢?”我的声音也颤抖起来。

    牟华指指警车那边:“他年纪大了,吓得不轻,现在在车上,一会儿我们都要去警察局问话,包括刘哥……”

    我声音低了起来:“刘哥……他是凶手吗?”牟华摇摇头:“看起来不像,他当时也非常惊恐害怕,似乎就是一个意外。而且,那种杀人方式,未免太可怕了!”

    这时警察唤牟华过去,他嘱咐了一声:“一尤姐,你快点回去吧!这里太吓人了!”我看着他上了警车后,两个警察架起瘫软在地的刘哥,一起上了车。而这时,田茵已经用一块白布盖了起来,用担架抬上了救护车。

    这时一位警察叫我:“那位女士,赶紧出去。这里我们要封锁了。”

    我抬起如同灌了铅的脚,向负一楼走去,田茵那张满是鲜血,双眼鼓起的脸似乎还在我脑海里徘徊,白天才见到的活生生的人,为何会死在这里?

    我刚好走到负一楼车库门口,警车和救护车就从身边呼啸而过,我加快步子,走出车库,正好看到有一个警察在拉警戒线,他见我在看他,冷冷地说道:“在案子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负一楼车库也暂时停用。”

    我木然地走到街头,迈着早已不知是何感觉的双腿往家走去。这是这两个月以来,我第三次身边的人死去,先是林师傅,然后是江老头,最后是田茵,无一不诡异……林师傅可能跟我们有关系,可是江老头和田茵……

    不知走了好久,当我走回家时,刚刚准备开门,桃子姐家的房门就开了。她站在门口关切地问道:“我一直在留意你回来没有?你们公司出什么事了?”

    我有气无力地说道:“有一个女同事离奇地死在负二楼车库,我们公司的。现在警察正在调查。”

    桃子姐吓了一跳:“最近怎么回事?这江老头前天刚刚死了,这才两天!一尤,我心里有点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