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暴雨倾盆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暴雨倾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尖叫一声,猛地坐了起来!我竟然,梦见了那蓝衣老妇!

    又是一个梦……我揉了揉紧绷的太阳穴,心跳平复了一点,床前的台灯还兀自亮着,我关掉它,起身拉开窗帘,窗外阴暗一片,乌云滚滚地压着天际,空气沉闷无比,似乎是要下雨了。

    闹钟居然没响,还好也来得及,这样的天气,实在不想出门。

    唉,不行啊!我认命地开始洗漱,终于赶在八点半之前出了门,刚刚坐上公共汽车,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这雨来得又猛又急,夹杂着电闪雷鸣,虽是清晨,看起来宛如世界末日般的黑夜。雨水急速猛烈地冲刷着地面,部位凹地已经积起了深深的水洼,一些底盘较矮的汽车停在巷子里,不敢轻易动弹,我们的车在雨中艰难缓慢地前行。

    我坐在窗边,雾气很快弥漫了整块玻璃,我用手轻轻地擦开,看着窗外。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被雨困在了原地,躲在店铺门口等雨停。我忽然想到了一句话,被雨困住的城市,说的不过如此。

    好不容易到了公司,雨小了一点,我撑开伞,向公司走去。即便是这样,我也几乎被淋成了落汤鸡。

    到了办公室才发现,我来得还算早的,好多同事都被堵在了路上,我庆幸早上明智地坐了公交车。

    同办公室的张哥已经出差回来了,准确地说我其实可以叫他张叔了,他今年五十多岁,花白的头发,矮矮的身材,此人性格古怪,不擅言辞,据说他是公司的老员工了,一创建他就在了。

    前段时间被派到成都守一个项目,一去就是一个多月,我一进办公室就看见他拿着手机听广播呢,我把伞撑开,跟他打着招呼:“张哥,你好久回来的?很久没看到你了。”

    他抬起眼睛看了我一眼,微微点了下头:“昨天。”好惜字如金啊!我吐吐舌头,在自己的位置坐下。

    以前我坐外面的格子间,虽说嘈杂了一些,但也算自在。可自从和脾气古怪的张哥一个办公室后,感觉压抑了许多,最起初我还试着搭讪几句,可每次都像一脚踢到铁板,真是备受打击啊!

    而且此人工作能力和其性格一样说不清楚,在办公室里时总是听听广播,看看报纸,真不知道他这样的人是怎么在这个八面玲珑的行业待了这么久的?

    而且,吴总对他可是好得很呢!不但经常安排各种肥缺给他,也不在意他上班时间干私事。

    我们公司的员工背后都议论纷纷,有人说他是老总的亲戚,有人说他是元老级的员工,甚至还有人说吴总离婚后,看上了他那如花似玉的女儿,想套近乎……

    真相只有一个……我忽然想到柯南的那句话,忍不住笑出声来,张哥似乎觉得被打扰了,瞪了我一眼,继续听广播。

    我打开电脑,准备接着写昨天的策划方案,这时听见张哥的广播里传来了这样一个声音:今天早上八点四十分,南江市迎来了今年第三次强降雨,平均降雨量达129毫米,其中市区最大降雨量达到215毫米。其中新城区南景巷路口,东华区民安巷路口,以及市中心凤凰大桥下等地段,积水超过600毫米,正临上班高峰期,造成了大规模的人车滞留和拥堵,现在请收听从现场发来的报道……

    我暗吸了口气,还好顺利赶到了呢!南江市这两年发展沿江建设,新建了两三个水电站,本来干燥的气候也变得湿润起来,雨水都增加了不少,可是这种暴雨下起来也很烦人啊!

    这时,公司的同事已经陆陆续续地赶来了,我也找出资料,迅速地投入了工作。

    十点刚过,娜娜就敲门叫我,说吴总让我抓紧时间把初步营销方案做好,然后把出差的费用收据整理好,今天下班前交上去。

    我一阵纳闷:“我们公司的一向规定就是如果和业务部的一起出差,那么费用就由他们统一报销,怎么找起我来了?”

    娜娜凑近我,轻声说道:“我听见吴总给刘哥打电话的,打了几次刘哥都没接,这周刚好要做账呢,吴总这才叫我给你说。”

    我点点头:“好,我知道了。”娜娜离开了办公室,我打开钱包,从里面翻出一张加油的收据,当时我付了加油钱后就随时塞进了钱包里,我得尽快把这个交给刘哥。

    我离开办公室,去业务部找他。他们部门一个白白胖胖的年轻男人说刘哥好像去天台了。我迟疑了一下,决定上去找他。

    我没有坐电梯,爬了两级楼梯就到了顶楼天台,远远的就看见刘哥站在栏杆处抽着烟,头顶升起一阵烟雾。

    我正欲过去,却停了下来,因为我忽然发现他不是一个人,有一个女人站在他旁边,刚刚被拐角挡住了居然没看到。

    只见他们激烈地争吵着,刘哥的表情很奇怪,似乎很愤怒又似乎苦苦哀求,而那女人虽泪流满面,但是看起来却很坚决。看起来,这两人就像情侣吵架……可是刘哥的老婆我见过,是幼儿园的老师,我悄悄地缩回脚步。

    我仔细地看着那个那女人,她长长的卷发染成红色,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样子普通,个子不高却格外丰满,穿着一条白色的中长裙。

    这女人我认识,是公司财务部的会计,好像姓田,叫什么来着?我想了半天,似乎叫田茵,对!就叫田茵。

    田茵?这不是昨天回程途中,刘哥不接电话的那个名字吗?还有黄焖鸡店外的那个电话……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种事情少知道为妙,我退回楼梯口,走了回去。

    我把收据递给正在写工作总结的娜娜:“一会儿刘哥回来,就把这个给他。”她点点头。

    我回办公室坐下,越想越觉得奇怪,这田茵貌似还是大龄单身妹子呢,她好像有30几了吧?怎么和刘哥……

    我摇摇头,开始埋头认真工作起来。中午,我开了微信,湘琴还没回我消息,唉!

    忙碌的一天很快过去了。下午正好工资到账了,我高兴地给桃子姐打电话,约她晚上出去吃火锅,她很快同意了。

    可是下班时,我看见牟华和吴婷还在加班,我纳闷地问他们:“你们怎么还不下班?”

    牟华哭丧着一张脸:“吴总逼我们今天就把下月的辰星商场活动计划拿出来。这不,又要加班了!”

    我满头黑线:“他没跟我说呢,这样吧,我留下来一起。”

    吴婷摇摇头:“一尤姐,不用不用,吴总专门交代我们,让我们独立把方案做出来,说我们总是查查资料打下杂也不行。”

    我猜想吴总可能觉得我平时对他们太放纵了,于是我说:“好吧!那你们辛苦一点,我先下班了。”

    我背着包包走出公司,下了一天的雨已经停歇了,可是地上还是湿漉漉的,一股泥土的气味扑面而来。

    和桃子姐约好的重庆九九火锅是新城区新开业的一家,蓝色地中海的装修风格,各种贝壳风铃,陶罐,秋千摇椅,琉璃墙面,异域风情十足!

    网上风评很高呢,我还一次没去过。平时老在桃子姐家蹭饭,我也应该投桃报李了,哈哈。

    我到的时候还早,桃子姐还没下班呢。她在新城区的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做客服,最近旺季,都要两班倒,她今天是白班,要七点半才能赶过来。

    服务员妹子带着我去了订好的桌子,我翻翻菜单,点好了菜。

    直到菜和锅底全部上桌了,桔子姐才疾步赶来。我调侃她:“桃子姐,不用走那么快,我会给你留的,不会吃光的!”

    她翻个白眼:“我是饿好吗?中午就刨了几口饭,一整天都对着电脑,要疯了!”

    我一边把一些菜倒进已开的锅底一边说:“你那么辛苦老板要给你涨工资哦!”

    桃子姐摇摇头:“做梦吧!不过我已经觉得知足了,你知道的,前些年她爸总说家里钱够用,让我好好在家里带小娟,我也没上过班。现在才觉得丢失了自我,像我这样年龄不小,学历不高,又没什么工作经验的中年女人,可以找到这份工作已经非常好了!”

    “桃子姐,不能这么说,你人这么聪明,做事又仔细,老板都喜欢你这么稳重的呢!”我一边涮着一片毛肚一说:“女人不管怎样,都还是要有自己的事业,挣多挣少不重要,眼界和自己的生活才是女人最需要的。”

    她点点头,挟起一片牛肉也涮了起来。

    我们嘻嘻哈哈地边聊边吃,正吃到一半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我一看,办公室的电话,一接,吴婷那惊慌的声音传来:“一尤姐,负二楼车库出事了!而且出事的人还是我们公司的!就是前两天和你一起出差的刘哥,还有财务部的田姐!”

    “什么?”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回事?”

    吴婷声音带着哭腔:“一尤姐,你先过来再说,我有点害怕,牟华下去帮忙了还没回来,办公室就我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