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四十章 蓝衣老妇

正文 第四十章 蓝衣老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江老头的声音带着颤抖和恐惧,格外地尖细,在场的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大家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李大勇颇不耐烦地挥挥手:“瞎嚷嚷什么,自己一边去。鬼吼鬼叫的!你们别围着我。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江老头那只一直举起的手仍然一动不动,他的眼睛瞪得滚圆,像马上要掉下来一样,腿抖得像筛糠,他颤抖地发声了:“一个老妇人!一个深蓝色衣服的老妇人,正趴在你的身上!她没有眼睛,眼眶里面全是血,她……她在舔你的右脸……啊!她在看我了,她在……”

    话音未落,一个狠狠的巴掌就打在了江老头的脸上!只见李大勇一把拎起江老头的背心领口,恶狠狠地把他提得半起,他呸了一口:“少在那里装神弄鬼,这小区还没有我怕的事情,别说小区了,整个市里也没谁敢惹老子的!谁要发疯,我就围攻了他们!”

    江老头被提得喘不过气来,他慢慢地脸变得通红,两个眼皮开始猛翻起来!周围的邻居纷纷上前劝开他们,李大勇狠劲来了,仍死死掐着江老头的衣服不放。后来猛哥和卖水果的小哥一起用力,终于将这老头救了下来!

    这可怜的江老头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超市的老板娘连忙拿了瓶矿泉水出来,想给他喂几口,当她抬起江老头的头时,忽然惊叫了一声,猛地往后退去。

    众人一看,只见江老头口吐白沫、眼睛翻白,已经快不行了,之前猛烈起伏的胸口此刻平静了下来,悄无声息。

    一位小伙子赶紧拔打了120、110,可是等救护车赶来的时候,才发现,江老头已经没有呼吸,此时李大勇已经不声不响地从人群中消失了。

    后来送到医院检查后才发现,江老头本来心血管就有问题,这次是脑部血管爆裂导到的中风猝死。

    而李大勇在昨天晚上被派出所抓捕审讯,至今还没有结果。

    桃子姐慢慢说完了这件事,她喝光了杯中的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听得心惊肉跳,因为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我知道,那江老头也许不是疯言疯语,而是只有他一人明白。

    世界上有动物有植物,一定也有某种灵体的存在,所有会有某些人能够看到。而我恰恰是属于体质奇特的那一种人。我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忽然觉得心有余悸,那个诡异的老妇人,也许一直就在小区徘徊?她与我们这幢小区又有怎样的渊源?

    饭后,我收拾了饭桌,洗了碗筷,准备回家了。在门口换鞋时,桃子姐忽然说:“一尤,昨天的事我以为你知道呢!”

    我摇摇头:“我怎么会知道,我前天早上就出差了,这不,现在才回来,一来就来你家啦。”

    桃子姐换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可是……昨天晚上那事以后,我回家刚刚关门的时候,就瞥见你家房门正好在关,你走进去了呀!”

    “什么?”我愣了半响:“你确定那是我?”

    喝了酒的桃子姐面色红红的:“你就穿着一条深蓝色的裙子嘛!好像手里还提着你那条米色的裙子呢,就是我上次陪你去百盛买那条,是不?”

    我手里提着的高跟鞋一下子掉落下来,哐当一声!我迅速地捡起鞋子穿上:“桃子姐,我先走了,你少喝点。”

    随后我走出房门,把门关上。我靠在门上,惊恐不已。那个穿深蓝衣服的老妇人,难道此时正在我家?

    我盯着我家那扇暗红色的门,背心发凉。现在回去吗?可是不回去我能去哪里?我纠结了整整十分钟,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摸出钥匙,向家走去。

    我静悄悄地打开房门,屋里黑洞洞的一片,不由得让人心生恐惧。我迅速摸到开关按下,屋里顿时亮了起来。我环视着客厅,并没有异常,前几天洗的衣服还好好地晾在阳台上。

    我小心地走进房间,把所有房间的灯全部打开,屋里每个角落都亮了起来,我总算心安了一些。这时我似乎感觉我对这些可怕的东西的恐惧,似乎比一开始减轻一点点了,这是好事吗?

    我开始打开行李箱,依次拿出手提电脑、衣服、洗漱用品。最后,我拿起了那件衣服,轻闻了一下,那上面似乎还残留着祁然的味道。我叹口气,把它扔到了沙发上。

    收拾完东西,看了看时间。才九点,我打开电脑,准备整理一下安阳水艺中心的资料。打开QQ,把之前保存在邮箱的关于安阳的平面图和资料下载了下来,顺便查了一下国内目前做得最好的同行业的资料,开始写起了初步营销策划方案。

    半个小时后,我停顿了下来,迟疑了好久,打开了电脑版微信。平时QQ几乎都是工作上的联系,而微信上,全是比较熟的朋友。

    在我看来,微信是比较私秘的东西,以前我也是个随时开着微信的人,可是这段时间……唉,可能是因为心情太烦乱了。

    微信一开,好几条消息亮了起来。我却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蓝色的海豚头像,它并无动静,所谓的暖男其实就是渣男吗?

    我仔细想想,自己也挺渣的,和宇杰还在一起,心里却对别的男人心有期盼,活该!我骂了一句自己。

    话说宇杰,这几天都没和我联系,料想是因为那天的事情,本来精心策划的求婚现场,女朋友却神经出了问题。我苦笑一下,我连解释的勇气都没有,我现在这样,或许对他也是拖累呢。

    我打开湘琴的微信,她发来了一条消息,下面是一张还未打开的图片,消息说:今天又去了秦家大院,我已经不需要别人陪了。无意间找到了这个地方,感觉有一丝诡异……

    我点开了那张图片。图片瞬间打开了,画面上那个?那赫然是那个有着梧桐树的后院,角落里那口枯井依然在那里,图片上只能看到半边黑乎乎的井壁。

    我盯着那个角落,不由得炫晕起来。脑海里浮现出那口井的样子……

    曾经清澈甘甜的井水如今已经干涸,井沿外全是掉落的枯叶和青苔,黑黑的井壁有很多的泥垢,井底同样如此,泥垢上浮起一层坑脏的死水。

    而那井底……胭脂的孩子,那一团……血肉模糊的肉球……

    我想到这些,忽然紧张起来。我紧紧闭上眼睛,好半天,才慢慢地睁开。

    我打了好长一段文字:“这段时间发生了好多事,自从这次青石镇回来,我莫名其妙地会看见很多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小区、公司、甚至是出差的地方,都变得诡异了起来,不存于世上的人,各种离奇的死亡现场、神出鬼没的一些身影。心慌、恐惧,但是不能不去面对,我甚至不知道我的明天会是什么?湘琴,你千万不要像我这样!”

    我点了发送键,发送了过去。等了一会儿,湘琴没有回我,大概是并不在线。

    后面还有几条同学群、驴友群的消息,我点了随意翻了翻,就关了微信。

    此时也不想工作了,我关了电脑,准备睡觉。我留了一盏台灯,然后躺了下去。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的床睡起来很不舒服,各种硌人,早上起来也会觉得腰那里硌得生疼。

    我抚了一遍床单,平平的并无异样啊!大概是最近神经衰弱吧,我翻来覆去很久,终是睡了过去。

    半夜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刚刚下班回家,就闻见厨房传来了一阵香气,这味道就像是妈妈做的红烧排骨,原来是老妈来了!

    我高兴起来,不由得吞了口口水,轻轻向厨房走去,想去吓吓老妈。

    当我偷偷往厨房看去时,看见老妈微胖的穿着围裙在切菜的背影,我一下子激动起来,眼眶泛着泪光,独自在外工作,我有半年多没看见父母了,更别提吃她做的菜了。

    我脱掉拖鞋,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一下子蒙住她的眼睛,憋紧了嗓子说:“猜猜我是谁?”

    她似乎被吓到了,没有回答,此时我忽然感觉到老妈老了,她的眼角,平添了许多皱纹,而且她的身上,有一股浓浓的酸菜味道。我一阵心酸。

    这时,她说话了,她的声音古怪难听:“你是我的宝贝啊!”

    我笑起来,老妈怎么也变得这么逗了!我放下了手,哈哈笑了两声,恢复了正常的声音:“老妈,你要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啊!”

    她猛地转过身子,我看见她的一瞬一个后退瘫软在地!那,那不是我妈!那是一张苍老不堪、皱纹遍布的老脸!她空空的眼眶流着鲜血,一直淌到嘴角,她伸出血红的舌头舔着那条血痕!她古怪地笑起来:“有……那么……难听吗!”

    我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忽然她向我迈步走过来,她深蓝色的裙摆拂过我的光脚,那股浓浓酸菜味越发刺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