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遇其女友

正文 第三十八章 遇其女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什么?我在心里诽谤道,难道他是一个老司机?居然叫我去他家,换衣服?难道他家有女人的衣服?

    我小心地扶着围墙,跳了下来,瞪着他。

    他也跟着跳了下来,哈哈一笑,说道:“我的意思是说,你去洗洗,我帮你把衣服洗一下吹干,你就可以穿干净的衣服了,到时我送你回酒店。”

    我思索了半天,我的确不能穿着半透明的衣服回酒店,虽然一会儿就干了,可这一路上……

    想到这里,我点点头:“走吧,去你家。”

    他把空空的拉罐捏扁了,往后面的垃圾筐里一扔,然后往楼下走去,我边走边看那只叫小鱼的猫儿,此刻已是不见踪影。

    祁然头也不回地说道:“小鱼耍累了自己会回家,我给它留了窗户。”

    “那什么,我记得有人说过,女不养狗,男不养猫……”我在后面小声地说。

    祁然转身对我一笑:“那我把小鱼送给你吧。”

    我翻个白眼,悄悄嘀咕了一句:“一个猫取这个名,我才不要呢……”

    走进祁然家,他走进卧室,找了一件蓝色条纹的衣服递给我,你进去洗洗吧,到时把你衣服递给我。我帮你处理一下。

    我捂着胸口点点头,接过那件衣服,进了卫生间。我把祁然的衣服挂好,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衬衣、裙子。

    边脱边打量祁然的卫生间,放着简单的洗漱用品,干净清爽,留意了一下,洗漱杯里只有一把牙刷,可是他说他有女朋友的啊,难道他其实是单身的吗……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咖啡色的一字眉、圆圆的眼睛里满是迷蒙,脸上有一丝酒精过后的红晕,白皙的皮肤,长长的头发近乎深板栗色,像海藻一样垂在胸前,挡住了胸前的饱满,往往下是不盈一握的纤腰和忽然延伸开来的臀部曲线……

    我从来不觉得我自己有多漂亮,比起充满女人味的湘琴,我似乎孩子气了一些,总是用最最普通的牛仔裤T恤就打发了自己。

    但这一刻,我忽然很庆幸自己的素面朝天。至少,当你遇到你喜欢的那个人,他看见了自己普普通通的样子还会喜欢的话,也许那就是真爱呢?再也许,稍微一打扮,还会惊艳到他呢?

    比如,此时的自己……我看着自己的裸露的身体,忽然羞红了脸。

    “一尤,把你衣服递出来。”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哦,”我回过神来:“马上。”我开了一条小缝,把白色衬衣递了出去,他刚好接住,我就砰地一声关了门。

    我刚刚在想什么啊?我真是……我猛揪了一下自己的脸,掐痛了我才松了手。

    深更半夜,在半个月前还陌生的一个单身男人家中洗澡……是不是太暧昧了一点……

    我一边匆匆地洗了个澡,一边胡思乱想着。洗完了,我套上祁然的衣服,他的衣服有一股干净的肥皂味道,可是这衣服太大了,简单的圆领T恤被我活生生被我穿成了低胸短裙,呃……我赶紧把之前自己的短裙找来穿好,把T恤下摆系了个活结,总算好一点了,至于低胸,往后拉拉吧。

    我边擦头发边走出浴室,一出门,就看见祁然在阳台上用电吹机吹我的衬衣呢。

    我噗呲一笑:“你这要吹到猴年马月去啊?”

    他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转头看着我:“没办法,我家没有烘干机这种东西,一尤,你……你这打扮,实在是……”他的眼睛变得深邃起来。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晕,领口又掉了下来,我迅速把它往后面提了提,恶狠狠地说道:“快点吹干,你这衣服我压根穿不了!”

    他对着我神秘地笑笑:“一尤,平时真看不出你有这么好的身材呢?”

    我倒了杯水,喝了一口,瞪了他一眼:“哟!很会撩妹嘛!说,平时是不是经常这样勾搭妹子啊?”

    他正色地摇摇头:“真没有,我们医院的护士妹妹还悄悄问我是不是喜欢男人呢。”

    “噗”我一个没留神,水喷了出来。

    祁然哈哈大笑起来:“快来看干了没有?”我放下杯子,走过去摸了摸衣服:“领口这儿还有点,再吹一……”

    话音未落,忽然传来了敲门声。这么晚了,会是谁呀?我纳闷地想。

    祁然把电吹机递给我:“我去看看,你先吹着。”说完,往门边走去。

    祁然把门打开,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红色空姐制服,推着拉杆箱的一位女子正站在门口,只见她妆容精致,头发盘在了头顶,纤细的手指上十点丹蔻,艳丽逼人。

    她刚要开口,忽然看见了屋内的我,本来笑着的她顿时寒了表情,用审视的眼光上上下下扫量了我几下,我愣愣地看着她,拿着电吹机的手忘了动弹。

    祁然忽然大步走过来,一把拽住我正拿着电吹风的手,按下了关闭键。他看看我的手:“电吹风一直贴着衣服,温度会很高,手容易烫到。”

    那女子慢慢地走进屋,美丽的眼睛瞄了一眼祁然握着我的手,然后看了看我的衣服,忽然冷冷地笑了:“祁然,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了?对了,这位穿着祁然衣服的小姐,你是谁?”

    祁然松开我的手,面色平静,他站在我身前:“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导师的女儿,她叫何蕴芳,这位是我朋友,一尤。”

    何蕴芳撩了撩耳边的头发,忽地笑了起来:“介绍得这么简单吗?”她忽然半扑在祁然身上,亲热地拽着他的胳膊:“祁然,呵呵,你忘了给她说我是你的女朋友呢!”

    祁然皱了眉头:“蕴芳,我给你说过,我们只是……”

    那女子面色冰冷起来:“你难道忘了你的承诺了吗?我可是随时都记得呢!”

    祁然抓住她的胳膊:“蕴芳,我们已经讨论过很多次了,那件事当不了真。”

    我听不下去了,好大一出肥皂剧啊!我一把拽过衬衣,拿过我的包。对着他们笑笑:“我衣服吹干了,回去了,你们继续!”

    我迅速走到门口,我听见祁然的声音:“一尤,等等……”我砰地一声关掉房门,往楼下走去。

    我暗笑自己的天真,一个年近三十,外貌优秀,情商极高的外科医生,会是单身吗?

    莫名地难过,心灰意冷。春梦了无痕,就当只是个梦吧……

    深夜的风一阵阵吹来,冷得我一激灵,我把衬衣穿好,往山下走去,走了十几分钟,就到了拱桥下。夜色中的桥还是那么美丽,我无心欣赏,匆匆打了个车往酒店而去。

    我面色平静地看着窗外,夜色中的春城没有了白日的喧嚣,没有了川流不息的车辆,显得格外地寂寥,那份甜蜜的喜悦心情原来只是自己的错觉,我苦笑地摇摇头。

    回到酒店,取了行李和房卡,我坐上电梯,进了酒店房间,随意收拾了一下,我脱下了祁然的衣服,上面还残留着他的味道和温暖,可是心已经变得冰冷了。我随意把床脚一扔,钻进被窝准备睡觉。

    在床上辗转反侧很久很久,不知道何时,我才睡着。当我被酒店电话铃声惊醒时,天已经大亮了。

    “喂”我睡眼惺忪地接起电话。

    “小孙啊,你起床没有?昨天喝多了没?没事吧?”电话里传来了刘哥的声音。

    我轻咳了一声:“没事的,刘哥,昨天一个朋友过来,我就先走了。”

    “这样啊,那你快准备一下,把行李带上,我们去附近的两家公司拜访一下,下午就准备回南江了。”刘哥快速地说道。

    我答应着,挂了电话。匆匆地洗漱,收拾行李,临走前,我看了看扔在床脚的那件衣服,犹豫了好久,终是把它拿了起来,放进了行李箱。

    刘哥已经大厅等我,他接过我的卡,交给了前台。我看见今天的他似乎挺憔悴,眼睛下面泛着青色,我问道:“刘哥,昨天喝得有点多吧?”

    他叹口气:“我们做业务的,经常这样,都习惯了。不喝吧,显得不真诚,喝吧,又要留心自己别醉了,否则说错话,给公司带来损失,那就得不偿失。”

    我有点内疚:“不好意思,我昨天先走了哦。我那个笔记本掉他们大楼上,我回去拿了一趟。”

    “什么?”刘哥忽然转过身来:“你怎么不叫我一起?他们这个楼,你是不知道,以前另一家公司也做水艺中心,那四楼发生过火灾的,死了不少人,大晚上的你过去,多渗人!”

    我想到昨晚的经历,心有余悸的点点头:“下次我可不敢一个人去了。我昨天不是看你走不开么……”

    刘哥正欲说什么,服务台的妹妹正好办完退房手续,把收据递给了我们,刘哥接过,我们就出了酒店。

    刘哥边往汽车走去,边说:“小孙,你饿不饿?酒店早餐已经超时了,我们先去吃点小锅米线,然后再去那两家公司吧。”

    “行,走吧。”我无所谓地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