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车库秘闻

正文 第三十三章 车库秘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湘琴笑笑:“现在的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是吗?”

    她这话听起来总觉得别有深意,我隐隐约约地觉得,她一定有什么瞒着我,我试探地问道:“你去秦家大院看到什么了吗?”

    她回答:“还没有,我要找到胭脂的墓,我一定会找到的。”

    “什么?湘琴,不去找了好吗?我明天出差去春城,然后过来接你吧”我急急地说道。

    湘琴过了好久才说:“不用,我现在不想回来。”忽然我听见一个奇怪的声音,然后她说:“我有事,先挂了。”

    说完,她匆匆挂了电话,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刚刚我听到一个似打嗝又似反胃的声音,是湘琴的声音?还是……我胡思乱想着。

    湘琴的秘密究竟是什么?还有祁然说的那两份特别的文书,里面写些什么?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索性不想了,我关了手机,早早地躺下,却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床上睡着硌人,又觉得被子也盖着不舒服,我像烙饼一样各种翻身,不知道多久,才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已经收好了行装,在楼下等业务部的刘哥了。此时才不到七点,清晨的小区已有赶去上班的人陆陆续续地经过。

    这时,我忽然看到了那个姓江的老头。他似乎已经很久没理发也没剃胡子了,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已经快遮住眼睛了,嘴巴上两撇八字胡滑稽得可笑。

    此时他的举动特别奇怪,大清早的,居然搬了一把破竹椅,坐在停车场的最外面捧着一本书认真地看着,他的老花眼镜已经滑落了下来,他远远地拿着书,眼睛从眼镜上方死死地盯着手上的书。

    我看了半天,他手上拿的,好像是一本破旧的故事会。我噗呲一下笑出声来,他应该是看毛主席语录的人呀,居然看起了凤姐喜欢的名著故事会。

    这时几声喇叭声传来,我循声望去,是一辆黑色的雪佛兰SUV,刘哥在车里对我招了招手。刘哥30多岁,个子不高,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他在业界很有名气。公司去年从另一家广告公司高薪挖来的,此人擅言辞、精交际、懂策略,据公司小道消息说,吴总有意提拔他为公司副总呢!

    我拖着行李箱走了过去,刘哥已经下车打开了后备箱,他接过我的行李,放了进去,我看见后面竟然放着几箱芒果和石榴,我纳闷地问:“刘哥,这也是带去春城的吗?”

    他轻轻一笑关好后备箱:“是啊,送给几家合作方的礼物。马上中秋节了,趁这次过去,正好拜访一下!”

    我上车后,边系安全带边说:“刘哥,这两天时间怎么安排,我听你的。”

    刘哥扶了一下眼镜:“今天过去直接去水艺中心,先看现场,再和他们开个会落实一下,晚上有个应酬。明天上午我去几家公司做一下回访,你有兴趣的话可以跟我一起去。”

    我心里抓狂起来,应酬啊回访啊,各种场面话各种喝酒的,天啊,我可不可以不去啊!

    不过此话,我可不敢问出口,未来的公司副总呢,可不能先得罪了吧。我随意敷衍着:“我这可就是三杯倒的酒量啊。”

    刘哥转过头,对着我咧嘴一笑:“小孙,你别逗我了。前几天,我明明听娜娜说你千杯不倒的哦!”

    我傻笑起来:“娜娜瞎说的啦,我最多也就1.2瓶,2.3瓶吧……”

    刘哥哈哈大笑起来:“然后3.4瓶,4.5瓶,5.6瓶吗?用不用再把其中的点去掉啊?”

    我抓狂起来:“56瓶?!喝得下去啊?喝下去肚子不得爆炸啊!”

    我们两个神扯着,在调侃和笑声中,感觉路程也变得快了起来。果然跑业务的人,那聊天能力真是不一般啊!

    忽然刘哥神秘兮兮地跟我说:“小孙,你听说过没有?我们办公楼负二楼停车场的事情?”

    我坐直了身子:“有一次坐电梯听别人摆过,说是那里现在已经封了,唉,真可惜,那么大个地方说不用就不用,一年停车费也是很大一笔收入呢!”

    刘哥摇摇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那个地方我清楚,我家小舅子就是公安局的,停车场那个案子至今都没破哦!”

    我好奇起来,问道:“什么案子?那里真死了人吗?”

    刘哥点点头:“事情要从六年前说起,当时那幢大楼刚修起没多久,进驻的公司比较少,稀稀落落的。就我们公司现在那层楼,13楼,也就只有一家贸易公司。有一天,公司里的一个姓钟的女孩加班,晚上十一点过才下班,她一个人坐电梯去负二楼车库……”

    刘哥说到这里停了一下,我紧张地抓着椅背看着他。

    刘哥继续说道:“那个女孩没有车,为什么去负二楼谁也不知道,然后她去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直到两天后,大厦的保安发现了她的尸体,她是被人强奸后杀害,但是至今为止没有找到凶手。”

    “不对啊,难道不能调监控查找凶手吗?”我不禁问道。

    刘哥摇摇头:“那时大厦刚刚修好,还没来得及安装监控,而且那时负一楼都只稀稀拉拉地停了几辆车,负一楼可以直接开出停车场,而负二楼还得从斜坡开上来才能出去,所以,那时基本上没有车停在那下面。就是这种情况,连保安都很少下去。”

    我心里的某个念头控制不住,于是我问出口来:“刘哥,那个女孩,死的时候是不是穿着红色的长裙?”

    刘哥奇怪地看我一眼:“你怎么知道?”

    我顿时毛骨悚然起来:“我……我胡乱瞎猜的,电视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

    刘哥摇摇头:“可惜这个女孩,死的时候只有23岁。”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那为什么事隔六年之久,负二楼前不久才封锁了呢?以前一直正常使用吗?”

    他的声音一下子低了起来:“前几年倒还好,今年过完年后,就老是有人找大厦管理人员反映,说一到晚上,那停车场不是无故停电,就是异常的响动,甚至有一次,有两个女孩无故被困在里面了,怎么跑也跑不出来,第二天被来停车的人发现,说是吓得大小便都失禁了。所以大厦不得已才把负二楼关闭了的。”

    我沉默起来,刘哥见我没说话,大概以为我被吓到了吧。也不再说话,专心地开着车。

    我忽然觉得车里好冷,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那红衣女子,果真不是我的错觉,原来她一直都在这幢大厦里徘徊。

    可是为什么这些奇怪的事情,通通都在我的身边出现,昨天日料店那个诡异的女子,还有电梯间的红衣女子,还有上次办公室那双冰冷恐怖的手……为什么自从去了青石镇,这些鬼魅之事就阴魂不散地跟随着我。

    到了最后,我真的会被逼疯或者是逼死吗?

    我的心情一下子低落到了极点!我看向窗外,外面的风景很美,可是我的眼睛里,却是一片死寂。莫名地想哭,但是一滴眼泪都掉不下来。我究竟,该怎么办?

    迷迷糊糊的,我竟然靠着窗户睡着了,直到刘哥把我叫醒,他说这个小镇的黄焖鸡特别好吃,说我们吃过午饭再出发,我本没有心情吃饭,可是不想扫了他的兴,只得点点头下了车。

    这条街道全是黄焖鸡的餐馆,他轻车熟路地带我走进街头第二家,说这家最正宗。他去后院交代去了,再然后接了个电话就一直说个不停。

    我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一打开微信,就习惯性地看了看那个蓝色的海豚头像,没有新消息,我居然觉得有些失落……

    我点开他的朋友圈,里面只有一些转发的医学方面的东西,记得他说过他是外科医生,还有几张做菜的图片,和几张风景,一张自己的照片都没有,也没有女朋友的照片。

    果真大多数男人都是不喜欢拍照的啊!长得那么好看,真是可惜了,我笑笑。

    记得看过一篇文章,一个人的朋友圈,是他内心的折射。经常发鸡汤的,必定内心时常惶恐不安。经常发PS过的自拍照片的,必定自恋。经常发生活琐碎的,必定情感丰富而内心感到孤独。还有一种人,是几乎不发的,他们或者根本不爱玩微信,或者很在意自己的隐私,宇杰就属于这种。至于从不发男女朋友照片的,一定是心里没有坚决地认定对方。

    真的还蛮有道理的,我是哪一种呢?以前经常发点生活琐碎以及和朋友出去玩的照片,可自从去了青石镇后,再也没有发过,朋友圈的最后一条消息是两个月以前。我看了好半天,直到黄焖鸡上桌了。

    刘哥打电话怎么打了这么久,这都半个多小时了吧?我出门去寻他,刚刚拐出大门,就瞧见他在招牌后面。他对着电话那端似在苦苦哀求,神色很是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