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市井之地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市井之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胭脂,她终究是跟来了!

    我的心慌到了极点,在夜晚空寂无人的写字楼里,拼命狂奔。

    格子间很大,却漆黑一片,我凭着记忆往门口跑去,却一不留神被一把椅子绊倒了,我往后面看去。寂静偌大的房间,只有牟华的电脑闪烁着绿光。微弱的月光下,一些昏昏暗暗的影子摇摇晃晃,似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躲在阴影里。

    我心生恐惧,索性脱掉高跟鞋,往门的方向跑去,屋里没有一点声音,只有我的脚步声和喘气声,慢慢地,我发现有点不对劲!为什么会有两个喘气声!和我声音一样,但是频率完全不同的声音!我尖叫一声,用尽最后一点力气跑到门口,用力拉开大门,可是门却被锁住了!

    我加大了力气用力拉起来,门还是丝毫不动。我双脚一软,跪坐在地上,这时,我感觉我裸露的小腿上,有一只冰凉的手抚了上来,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是谁?我叫喊起来,我往脚下看去,那个位置空无一人!那,那又是什么?那只手的触觉逐渐往上……整条腿有一种被冻得发麻的感觉。怎么办!我今天就要逃不出去了吗?我咬紫牙关,再次拉了一下门……

    门竟然轻轻地开了!那只冰冷的手消失了。我兴奋起来,挣扎起来就跑外面跑去,却一头撞在了两个黑黑的影子上面。我不由自主地往后退,盯着这两个黑黑的影子端详起来,它们纹丝不动,但从那披肩的长发看得出来是两个女人。

    “你……你们……”我支支吾吾地说道。

    其中一个影子说话了:“一尤姐,怎么停电了?”这是娜娜的声音。她的话音刚落,楼梯间的灯光闪烁了一下,亮了起来。

    随即从办公室走出一个高高的身影,这是牟华,他边走边说:“刚刚我就上个厕所,就停电了,还好我带了手机,不然真要吓尿了,哈哈”他这时看到了我:“一尤姐,我就说你怎么不在办公室里,你的鞋子呢?”

    我回过神来,跑回办公室,在屋中间找到高跟鞋,穿上后,看着随后进来的他们三个,我指着牟华的电脑问道:“你看看你的QQ消息,刚刚一直闪着。”

    牟华一个健步走到电脑前,一边开机一边说:“没有啊!我今天根本没开QQ,你看!而且刚刚停电了,电脑都关机了。”

    我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背心渗出了毛毛汗,吴婷看我脸色不好,忙说:“一尤姐,你是不是太累了,你回去休息吧,我和娜娜已经核过资料了,剩下的我们来做吧!”

    我无力地点点头:“我电脑上有做好的这月计划,只差收尾了,你们整合一下就下班吧。明天早上可以晚点来。我不太舒服,我先回家了!”

    他们仨连连点头,开始坐在各自的位子上工作起来,我回办公室拿起包包手机,就往楼下走去。

    我匆匆走出电梯,一楼门卫李叔正在门口吸烟,他看见打起招呼:“这么晚还加班啊?”我答应着,深深吸了一口外面的清新空气。

    我住的这个地方叫南江市,是靠近云南的一个小城市,因为有着一条贯穿整个城市的南江而闻名,这里经济并不发达,交通也不算便利,但有着终年灿烂的阳光和各色各样的鲜花与水果,随便走到哪一条公路,都能看见红色的凤凰花,紫色的蓝花楹,夺目的刺桐花,美不胜收。

    我家就住在靠近南江的一个小区,我大学毕业以后,不愿离开这儿,父母就付了首费,替我买下了一套小小的公寓,而他们,住在离我几百里以外的另外一个小镇上,爸爸很有经济头脑,在附近的农村包了块地,种核桃、猕猴桃这些树,总是忙忙碌碌的。

    我沿着江边慢慢地走着,忽然记起了儿时的事情。由于我生在鬼节子时,两岁以前,我总是夜夜惊叫啼哭,父母想尽了各种办法,都不见好。

    某一天夜里,我又忽然啼哭,哭声凄厉,哭了整整小半夜,整个小脸都变紫了,然后家中有人敲门,是一位年近七十的方丈,他仔细看过我后,我便有了今天的名字。

    从此我再也没有被噩梦惊醒,平平安安过了二十七年,没想到……唉,我叹了一口气。掐了一朵路边的茉莉花,放在手里把玩起来。

    逃回了南江市,却逃不了你吗?这时,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家里打来的,我接通了电话。电话里传来妈妈的声音:“小雨呀,你怎么这一个星期都没打电话回家了呢?”(我以前的名字就叫小雨,因为我出生的那个夜晚,天空一直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我撒娇地回过去:“妈,前一阵我去云南耍了几天,最近工作就比较忙嘛,你和老爸身体还好哈?”

    妈妈笑笑:“还不是老样子啊,家里的猕猴桃树已经要熟了,最近有好些人过来订货了,我们马上就要忙起来了,还要请些人摘果发货。对了,我今天还给你寄了两箱来,你送给你朋友尝尝嘛!”

    “好的好的”我答应着。

    “小雨啊,你那个男朋友到底什么情况啊?你从来也不跟我们说,也不带回来让我们看看。算了,等忙过这阵子,我和你爸就过来看看。你也老大不小了,这个年龄在我们这里都要嫁不出去了……”妈妈絮絮叨叨着。

    “哎呀,妈,好了好了,等过年的时候再说吧。”我应付着老妈。她叹口气,叮嘱了几句挂了电话。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在感情上很慢热的人。和宇杰,也是相亲认识的,他人品、模样、性格都还过得去,家里情况也算单纯,朋友都说他是一个适合结婚的男人。

    或许在他的心里,我也是?我们奔着结婚的目标而去。但是我现在,却越来越不想结婚了。

    平平淡淡、一眼望到30年后的日子,我真的甘心过下去吗?我不禁问自己。这一瞬间,我的脑袋里闪过那个穿着蓝色衬衣,站在街角望着我的男人,心里酸涩不已。

    我在街上溜达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十一点了,我才匆匆往家走去。我住在南林湾小区的某个单元14楼的一套小公寓里,虽是新建小区,但是开放式的两幢,出租的房子甚多,鱼龙混杂,各色各样的人比比皆是。

    偶尔会遇见喝醉后大喊大叫的年轻男人,也有站在窗边对着电话哭诉家长里短的妇女,会有放在一楼,然后消失不见的摩托事情,也会打起群架来引来一列警车的壮观画面。

    是因为现在的人生活压力太大?所以崩溃的人越来越多,活得自我的人也越来越多,莫名其妙、五花八门?

    如果老妈知道精心挑选的一个本是风景优美的小区竟是这么精彩,估计会后悔死了。我暗暗地笑起来。

    刚刚走到楼下停车场,就瞧见一个骑着自行车,头发乱蓬蓬的老头一闪而过,只见他穿着一身蓝色的背心运动服,那头发估计有一个月没洗了吧,凌乱地腻在头上,脚上蹬着一双露出脚趾的解放鞋,手臂上还绑着个红袖章。

    这么晚了?他在这儿干嘛?我好奇地停下来打量。只见他来回在停车场走来走去,时不时捡起烟头,狠狠地塞进口袋里,嘴里骂骂咧咧着。他来回走了几圈后,骑上那除了铃铛到处都在响的老式自行车,又一溜烟而去。

    我认识这老头,听楼下婆婆说,他姓江,因为父母在几十年前那场浩劫时被批斗惨死,所以受了刺激,时而清醒时而疯颠。

    我摇摇头,独自往家走去。这小区的电梯时好时坏,今天运气不错,电梯竟然开着,我偷笑了下。

    一进门我就脱了鞋,把包包一扔,瘫在沙发上,写一天的文案比干一天的农活还累!

    想起去年也是这个时候,那时我闲着无事,回老家帮爸妈干了半个月的农活。一大清早摘果子,称重,装箱,发货。虽然身体疲惫,但是睡得特别香。不像现在……唉!

    这时我才发现身上米色的包裙上全是污迹,可能是摔在地上蹭的吧,我苦笑了一下。脱下来,扔进洗衣盆里。然后洗了个澡。实在是太晚了,我吹干头发就睡了过去,一夜无梦。

    清晨,我被窗外的鸟儿叫醒,隐隐约约听见楼下垃圾车的声音,看来已经才七点半,还早呢!我迷迷糊糊地又闭上眼睛。

    这一瞬间,我视线里闪过一样东西!不对,我刚刚看到了什么?我一下子睁开双眼,一件米色的包臀裙搭在床头……

    这不是我昨天换下的吗?我明明随时扔进了盆里,怎么会在这儿。我顿时睡意全无,我一个翻身下床,跑到卫生间一看,那盆子里空空的!

    不对,这屋里有人!我随手操起一根撑衣杆,往厨房走去,没有人,灶台上薄薄的灰尘一看就是很久没人做饭的样子,我走遍了客厅,厕所,卧室,就连衣柜也没放过。60几平米的房子除了我自己,没有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