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逃离古镇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逃离古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给湘琴讲了我的梦,她听得入了神,昏暗的灯光下,她的表情模糊不清,我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过了好久,她始终一言不发。

    我认真地想了想,对她说:“我们回去吧!我们回家去,远离这个鬼地方。”她愣了一会儿,摇摇头:“我不走,我要亲眼看见他受到惩罚。”

    我劝她:“他现在这样惊恐不安,而且马上就要面临牢狱之灾,不已经是惩罚了吗?”

    她冷笑一声:“他到底怎么样,还说不清楚呢!再说……”她抬头看我一眼:“你不也还是总做噩梦吗?这个事情绝对没有完。”

    我盯了她半响,她不再看我,翻身躺下了。我隐隐地感觉到她的变化,此时她给我的感觉好陌生,因为那件事吗?

    第二天,湘琴起得很早,当我醒来的时候,她如常叫好了早饭。她坐在床头微笑地说:“快洗洗吃饭吧。”似乎昨晚的感觉只是我的错觉。

    我出去洗完脸回来,见她正端起一碗粥,正慢条斯理地喝着,我边梳头发边说:“小镇卫生真不行,厕所里居然有只死老鼠,吓死我了!”

    我话音未落,湘琴就呕了起来,我赶紧递了个袋子给她,她干呕了几下,没吐出来。

    我拍拍她的背,递给她一杯水:“怎么了?吃坏东西了?”她一下子把口袋攥在手里,接过水喝了一口:“嗯,可能是肠胃不好,没事,一会儿找医生开点药。”

    我忽然想起来:“对了,你检查报告出来没有?”湘琴很快回答:“出来了,就是有点骨折,养一阵就好了,其它没事。”

    我一边咬着包子一边说:“那我今天去问问派出所李警官,没啥事我们就回去了吧?”

    湘琴沉默起来。我叹口气坐在她面前:“你不会真想留在青石镇吧?这里我觉得太诡异了,我们还是走吧。”

    她摇摇头:“昨晚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我想多待一阵,等陈斌的事情有个了结,我再走。”

    我无语起来:“那你的脚怎么办?这里也没人照顾你,你行动又不方便。要不我给你爸妈打电话,叫他们过来。”

    她一把抓住我的手:“别,别告诉他们,我会给他们说出差的,然后这边,我可以请个护工,再说,我用拐杖,也能走的。”她停了一下,继续说:“一尤,你先回去吧,你们单位,我知道不好老请假,你放心吧,等到陈斌归案,我会回来的。”

    湘琴虽然看起来温柔,可我知道她是一个一旦决定了什么就相当执拗的人。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撞南墙心不悔。我没办法说服她,只好点了点头。

    吃完早饭,我本想等着医生会诊完再离开的,湘琴却催我去找李警官问问情况,我只好离开了医院。当我走到菜市场门口时,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他穿着一件蓝色的短袖衬衣,露出半截结实的手臂,左手戴着一支运动手表,他正抬起手看着时间,额头上有一颗汗珠滚落下来,落在他剃得干干净净的下巴上面,再滴到敞开一颗扣子的胸膛上……

    我轻声唤道:“林祁然。”他回过头来,看见我,嘴角一弯,露出了微笑,这一瞬间,我看见他的眼睛里像有光芒一般闪闪发亮。

    早晨的阳光已经很灿烂了,他逆着光向我走来,我微眯着眼睛看着他,过往的行人熙熙攘攘,人群中,他与周遭的行人格格不入。是的,他不像是这个小镇上的人,却仿佛一位出身贵族世家的公子。

    过往的行人好奇地打量着我们,而他的眼睛里,此时此刻只看得到我一般。

    我微微低下头,逃避着他的眼神。我一向胆大包天,却总是会在他面前害羞,这……

    我看着他棕色的皮鞋停留在我的脚边,他低沉温柔的声音传来:“一尤,我正想去医院找你。”

    我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瞪着他:“你找我干嘛?对了,我要回四川了。我这会儿就去找李警官问一下我可不可以走了。”

    说完,我抬脚就要走,他一把拉住我的胳膊:“你跑那么快干嘛?”他拉着我的手掌有微微的薄汗,他紧接着说:“我是想来告诉你,我才从派出所出来,李警官说如果你们着急回去,可以先走了。如果有什么问题他会打电话的。”

    “哦。”我应了一句,转身欲走。祁然拉着我的手轻轻松开了。我不理会他,径直往前走。走了十几米,我忍不住回头看他,他还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我。

    我的心一下子变得酸楚起来,我轻声地说:“祝你一切平安。”祁然看着我,皱着眉头,没有说一句话,我朝他挥挥手,转身离开了。

    我漫无目的地走在青石镇的大街上,外面艳阳高照,我的心却像下了一阵淅淅沥沥的小雨,潮湿又感伤,终究,就像青石镇留给我的记忆一般,忧伤至极。

    我迅速买好了中午回家的火车票,回客栈收拾了东西,向房东阿婆结了账,就匆匆往医院赶,我把湘琴的东西留给她,叮嘱了她几句,就匆匆坐马车赶往镇上的火车站。

    我逃也似的离开青石镇,当老旧的绿皮火车发出一声长鸣,缓缓离开站台时,我顿觉轻松却又掺杂着几许失落。无法言喻的复杂心情纠缠着我。

    ……

    回家的第二天,我就赶紧回了公司。我就职于一家中等规模的广告公司,才开始是做文案,前几个月才升了职,做了策划部主管。

    管营销的吴总看见我回去,胖胖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长舒了一口气,叫我尽快把堆积的工作完成了。办公室上,积压的文件好似一座小山一般,我大致整理了一下,都是我负责的广告项目。

    策划部的吴婷见我回去,马上眉开眼笑:“一尤姐,你总算回来了。这些都是公司重要的策划方案,吴总指名等你回来处理呢!”我看着这个刚刚大学毕业一年多的短发胖姑娘,不禁想起了初入公司时青涩的样子,不禁微笑起来:“小吴,那你通知一下牟华和娜娜,这两天晚上我们要加班了!等忙完手头上的东西,我给你们放两天假。”

    “好呢!”吴婷对着我比了个胜利的手势,走到外间给牟华打电话去了。我整理着手头上堆积如山的工作,按先急缓重的顺序分好后,就开始改最着急的两份商业策划文案。

    时间一秒一秒地飞逝而过,很快,就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我喝了一杯茶,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等着送外卖过来。

    这时候,我才想起,我已经有好多天没和宇杰联系了,上一次还是在青石镇的时候。于是我给他发了一条微信,告诉他我回来了。

    直到我吃完午饭,准备小睡一觉,才看到他回了消息:“好的,我这几天抽空过来看你。”我心里暗自笑笑,没有再回过去了。

    傍晚,同事都下班了。只有我们策划部的准备挑灯夜战。八点过,牟华敲门进来:“一尤姐,吴婷和娜娜下午去辰星商场核对这一期活动的具体资料了,说是晚一点回来。”

    我看了一眼个子高高的牟华,这是我们部门唯一的男孩,人非常聪明,就是太贪玩了一点。我指着桌上的晨星商场上月的活动报表对他说:“那你先把上月的总结整理出来,我来做这个月的计划。”

    他答应着,把文件抱了出去,我喝了口咖啡,开始埋头工作起来。我专注着地看着电脑,手里飞快地打着字,忽然,电脑闪烁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过来。电脑发生故障了?我检查了一下,还好刚刚的文件保存了。我按了按发胀的太阳穴,整理着思路,继续往下写。

    忽然,电脑又是猛烈的一闪,随之头顶的灯也闪烁起来。这是……停电了吗?

    我们这里倒是很少停电的呀,我纳闷地站起身来,电灯兀自闪烁个不停,我的影子倒映在墙上,忽明忽暗。忽地一下熄掉了,屋里黑得吓人!我对外喊道:“牟华,你在吗?好像停电了。”

    我的声音回荡在夜晚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却没有半个人回答我。

    我紧张起来,刚刚放松的心脏一下子揪了起来,黑洞洞的办公室格外阴森,我不敢停留,扶着桌子慢慢挪到门口,轻轻地打开门,往外看去。外面的格子间竟没有一个人在!只有一台电脑闪着微弱的绿光……

    那是牟华的位子,可是他人呢?对了,为什么停电了,电脑却还亮着,我挪动着脚步情不自禁地走到那个办公桌前,电脑桌面上什么也没打开,只有底下的QQ不停闪烁着,我拿起鼠标点开来,一个对话框弹了出来,这条消息只有三个字:你在吗……可是我看到它的这一瞬间,整个人吓得魂飞魄散!

    因为……发这条消息的QQ头像俨然是秦家大院三楼阁楼里的那张画像!我猛地甩了鼠标,往门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