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奇异梦境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奇异梦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她抬头看着我:“后山不都是坟吗?”我点点头:“都是坟没错,可是我无意间被引到了秦家的祖坟。”

    我把上午的事情跟湘琴说了起来,当她听到祖坟里没有胭脂的墓的时候,也惊诧起来:“那个年代的人对死后的归属感看得特别重,像你说的,秦家的人都葬在此处,为什么胭脂会不在?若不是背叛家族、卖国求荣的大罪都不应该不葬入祖坟啊?”

    “背叛家族?会不会真的就是背叛家族呢?那铁盒里的东西……是不是就是真相!”我激动起来:“还有那片祖坟,竟是在山坡的阴面,终年晒不到太阳,对面还正对着一个尖锐的小山峰,就我一个外行人都看出不是什么好地方。秦家有钱有势,为何选择这个地方?”

    “还有,今天派出所打电话了,陈斌……他出了一些问题。”我继续说道。

    湘琴忽然抓着我的衣服:“什么问题?”

    我把派出所里的事情跟她具体地讲了一遍。湘琴听后皱紧了眉头:“现在他该不会还以为是我装神弄鬼地吓他了吧!”

    我看了湘琴一眼,她的眼神里有一丝无奈,我说:“你该不会还对他心怀幻想吧?”

    她摇摇头:“我恨他,他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所谓的嫁衣就是个幌子,他还是记挂着那只铁盒,一尤,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打开那个铁盒?”

    我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我其实知道那个钥匙可能会在哪里,可是,我怎么也不愿意去找寻,更害怕铁盒里面藏着更可怕的秘密。这一切,我如何跟她解释?

    末了,我说:“这个秘密我们不知道最好,我不想事情变成更加可怕,我只想回家,回去过正常的生活。”

    湘琴看了我半响,终是欲言又止。我出去洗了碗筷,又回客栈去洗了个澡,取了一些衣服和日用品过来。回来瞧见她呆呆地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湘琴,晚上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去。”我放下东西,拿起饭盒。她摇头:“我什么都不想吃,你自己去吧。”

    我瞧着她情绪不对,可见她不愿和我交谈的样子。只得说:“如果饿了,保温桶里还有鸡汤,我一会儿就回来。”

    我慢悠悠地走到小食堂,买了饭菜。回去看她,她已经睡了。我吃过晚饭,无聊地看了一会儿书。也收拾一下睡觉了。

    半睡半醒之间,我又来到了某个雾气弥漫的隧道,看起来就像铁路上一个小小的山洞,荒凉的铁轨延伸出去,一直消失在浓浓的雾里,我站在铁轨中间,却连山洞的边缘都看得不甚清楚。

    我赤脚穿着一条蓝色的睡裙,身无一物。应该往哪里走?最终,我随意寻了一个方向,往前面走去,视线只可及三米开外,铁轨里的小石子硌得我脚底生疼,我走了十多分钟,都没有看见半个人影,也没走出这隧道。

    这是哪里?我试探地喊了一声:“这里有没有人啊?”很快,石壁间传来了回音:“没有人啊……”这是我自己的声音。声音嗡嗡地穿进我的耳朵里,这是什么鬼地方?

    就在这时,我忽然瞧见旁边隧道边上,蹲着一个人!明明几秒钟之前,这里什么都没有的!那个影子就蹲在那里一动不动,慢慢地,那个影子发出一阵咯咯的好像婴儿般的笑声,它蠕动了起来,就像没有骨头一样,扭曲怪异!

    我见状疯狂地跑了起来,刚刚那是什么玩意!我不敢去想,拼命往前跑,这次运气很好,五分钟后我就跑出了隧道。

    前方是一个巨大的池塘,池塘边有一棵很大的槐树,叶子都干枯了,风一吹掉得地上满是枯叶,我往后望望没有人追来,那隧道入口还是雾气蒙蒙的样子。

    我的心里安慰了一点,沿着池塘往前走去。这时,我见到了湘琴!她穿着医院的白色病号服,头上系着一根蓝色的发带背对着我站在前方。

    “湘琴”我大声喊到:“你怎么也来了,这是哪里?”她本是站着不动,听见我的声音竟飞快地向前走去。

    我急了:“湘琴,你等等我!”我拔腿就追去,她明明只是离我一百来米,却怎么也追不上!

    慢慢地,我发现不对劲!为什么我在跑,她在走,我却离她还是这么远?为什么她骨折的脚忽然好了?

    我心一惊,停了下来,不敢再往前。我这一停,前面的湘琴也停下了脚步,她慢慢地向我转过身来,我的心脏忽然收缩起来,我应该往哪里跑?难道要重新跑回隧道吗?

    不!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已经转过来了半张脸,那……那是湘琴,她微弯了嘴角,似笑非笑地用眼睛斜着看我,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

    我迟疑地不肯挪动脚步,她见我久久未动,偏过头似乎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她拿出一样东西拎在手里让我看,是那个铁盒子!

    她什么时候取下来的?我急欲问个明白,便往她身边跑去,她还是看似不紧不慢却实际速度飞快地往前走着。

    我心急如焚,三步并两步扑过去,一把按住她的肩膀,这次发现这冰冷发硬手感完全不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我就像摸着一具尸骨,不!更像干尸。甚至我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恶臭!

    “咯咯”她暗笑出声,这奇怪的声音干涩刺耳。我暗想不好!猛地松开手,可是来不及了,她忽地转了过来!

    我一下子看到了她的脸!那脸得确是湘琴,柳眉杏眼,似笑非笑的嘴角诡异地弯起,可是,可是只有半张!

    另外半张脸只剩一些褐色的皮肉,眼珠半挂在眼眶外,摇摇欲坠,嘴巴奇异地咧到了耳后!她嘻嘻笑起来,声音邪恶又刺耳:“你来……你来救我呀……”

    “啊!”我用力尖叫起来:“你给我滚,你滚!”我拼命挣扎地想要逃跑,全身却像被控制住了一般,无法挪动分毫!

    我无法控制地颤抖着,知道自己被两只干枯如树枝般的手指提起来,我用力咳嗽起来,双脚悬在空中拼命地挣扎,耳边传来轻轻的一句:“钥匙在……这儿……”然后下一个瞬间,我就被扔进了湖里!

    冰凉刺骨又带着腐臭味道的湖水一下子涌进我的鼻孔,让人无法呼吸了,我不由自主地呛了起来,巨痛无比的肺似乎要马上爆炸了!我不断地扑腾地想要露出水面,可还是缓缓地沉了下去,看来终究,我要死在这里了!

    我放弃了抵抗,也无力挣扎,缓缓地落入湖底,大脑变得一片空白,眼睛也模糊起来。水里的波纹、深到发黑的湖水、水波中那一闪一闪的亮光……

    亮光?那是什么,我微眯着眼睛盯着那一闪一闪的东西。钥匙!那是一柄钥匙!它被抛入湖水中,缓缓落下,正当我想看个仔细时,我一下子落在了湖底!

    此时我忽然发现自己可以呼吸了!我狠狠地呼了一口空气,憋到要爆炸的肺舒服了一点,脚完全拔不出来,我才看到自己陷入了一片深及膝盖的腐臭淤泥里,我的头和脚都被墙壁压得弯曲起来!

    墙壁?我抬头一看!一个环形的砌成方砖的墙把我围了起来,往上看去,上面是圆圆的天空,一轮弯弯的月牙儿正挂在天上……

    我这是……到了井底。我刚刚看到的那柄钥匙呢?我在滑腻不堪的淤泥中摸了起来,直到我摸到一个圆圆的东西,我把它捧了起来。

    黯淡的月光下,我看不清这是什么?只感觉得出它圆圆的,肉肉的,像个小小的乌贼,我把它凑近了一点,打算仔细看一看,它却忽然蠕动了起来!

    天!这是胭脂抱着的那个肉团,那个还没成形就被打下的孩子!我手指一个缩回,它掉在了淤泥里,它停在了那里,忽然,一个飞扑就朝我扑了过来!

    “救命啊!”我大声喊了起来!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好诡异的梦!感觉到身下还是那张医院的那张床,衣服又一次湿透了,我的手还在不停地颤抖着,我闭着眼睛喘了好久的气,才慢慢睁开来。

    !一张巨大的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啊!我尖叫起来。这时一双手握住了我,我听见了一个声音:“一尤,是我啊!你做噩梦了。”

    我抚着胸口:“湘琴,你离我这么近干嘛?吓死我了!”她慢慢挪回病床,开了床头的小灯:“我看见你一直在梦里哭喊、发抖,然后就忽然一动不动了,我叫了你几声,你都听不见。我实在害怕,所以去看看你。”

    渴极了,于是翻身下床,倒了一杯水,咕嘟咕嘟喝了下去。我回头看看一脸担忧的湘琴,对她说:“我做梦了,做了一个长长的梦,诡异极了!梦里,她来了,她的孩子也来了,甚至我看到钥匙了。一柄长长的,黄铜做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