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祁然下厨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祁然下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檀香,我家里有好几辆马车,但是我娘都不让我出去,镇上我一年也去不了两次。要不我们偷偷坐车去青川江玩吧?我还一次没去过呢!你在里面摸过鱼吗?春杏说里面有好多手掌长短的鱼呢,运气好时徒手就可以抓起几条……”这个声音忽大声忽小声,但听起来欢快极了。

    “胭脂,你在哪里?为什么一直要跟着我?”我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喃喃自语道:“你快回你该去的地方吧,我不欠你的了……”

    “一尤,你在干嘛?”祁然的声音!我转身,正看着他逆光站在前面,他一脸担忧地看着我。

    我努力朝他微笑了一下:“我没事,我们走吧。”

    他接过我手里的袋子,看着我神情恍惚地往前走过,终是忍不住了:“一尤,你这样子是不是有好几次了?”

    我点点头:“两次,三次?经常她的声音会传到我的耳朵里,都是从前的事情。你说人是不是没有喝孟婆汤,就会保留前世的记忆?”

    祁然望着前方,很久后,他说:“其实我也是个不信鬼神的人,说起来,一个外科医生,是不可能会相信非自然的东西的。但是我父亲死后,尤其是我看了他留下的信后,联想起他以前的一些事情,我也觉得诡异起来。他生前一直叮嘱我和妹妹不要靠近秦家大院,我和妹妹初中毕业后,就离开了青石镇,在省城上高中,大学,研究生……可他的话一直如鲠在喉,让我对秦家大院,充满迷惑。”

    他回头看看跟在身后的我:“不管我们愿不愿意,相不相信,都已经陷入了这个怪圈。不如顺其自然,随机应变,你说呢?”

    是啊!顺其自然,我对他微笑起来:“走吧,快回去煲鸡汤,我都饿了。”

    几分钟以后,我们就走到了林家。林祁然家此时安安静静的,花圈、火盆都没有了,只有堂屋的遗像和几枝燃起的香以及屋檐上挂着的白灯笼看得出来家里才走了人。

    林祁然的妹妹闻声从里屋走了出来,看见我,她一点没有意外,甜甜地叫了声姐姐。

    祁然转头对我说道:“我妹妹你见过了,她叫林祁玉,刚刚大学毕业两年,现在在一家图书馆工作。”那女孩子的声音很温柔:“叫我小玉就行了,我这两天经常听哥哥说起你。”

    我笑着问:“你哥说我什么呀?”她抿嘴笑了一下,没有说话。我说:“对了,还没谢谢你熬的南瓜粥的,真的特别好喝。”

    小玉摆摆手:“你太客气了,姐姐。我进去看看妈妈去。她刚刚睡下了。顺便收拾一下东西。”说完就往里屋走去。

    林祁然带着我,走进厨房。我走进去四处环视了一下,厨房不大,但是整理得干干净净,角落放着冰箱、电饭煲,厨具整整齐齐地或挂或摆放在台面上。一旁有一个大大的水缸。

    祁然看着我看向那边,解释道:“我们镇上偶尔会有停水的时候,所以随时都会储存一些水备用。”

    说完,他把刚刚买的杀好的土鸡拿出来,冲洗干净后,拿着一把菜刀将鸡肉斩成小块,放入装了一半冷水的锅中,开起了火,水开后,他用漏勺捞起了鸡块,用壶里的开水冲洗干净了血沫后,放入砂锅里,放上一块老姜、倒上一匙料酒后,倒入了热水壶里的开水。最后把砂锅放在灶上,大火开后转小火慢炖起来。

    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那么好看的一个人,那么好看的一双手做起饭来,真是赏心悦目,我坐在厨房的小板凳上,呆呆地盯着他忙碌的身影,看傻了眼……

    “一尤”祁然拿着一朵香茹,在我面前晃晃。我一下子回过神了,脸红起来,我这是花痴吗?

    我慌忙站起来:“什么事!”祁然弯了弯嘴角,在一道光在眼睛里亮亮的,他手里提着一只菜篮,说:“我叫你两遍了,你帮我去屋后面菜园子里摘点青菜、南瓜、蕃茄回来。”

    “哦哦”我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篮子,就往屋后跑去。

    天啊!我真是丢脸丢到家了!我狠狠掐了自己的脸一下,我怒气冲冲地跑进菜园,胡乱地摘起了蕃茄,摘了两个后,旁边一位挑着水桶的大爷路过:“妹儿,你摘我家的菜干啥子?”

    “啥?我摘的是林家的菜啊!”我愣住了,大爷瘪瘪嘴巴:“林家的菜园子在他家后面,你跑到我家来做啥子嘛。”

    “啊!对不起大爷,蕃茄还给你”我从篮子里拿出两个蕃茄放在大爷身上,转身就往林家菜园跑去。

    “蕃茄你拿去就是喂,又没让你还,这妹儿,真是……”大爷还在后面絮絮叨叨。

    我一口气跑到林家菜园子,蹲在地里抱着头,今天真是无敌了,崩溃!我在菜地里蹲了好半天,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我一看湘琴打来的,我接通后说:“喂,湘琴呀,我今天去派出所里,回来跟你说。”

    她说:“你不是今天早上去了林家吗?”“嗯,我现在还在林家呢,晚点给你送点鸡汤过去。”说了几句后,我挂了电话。开始专心地在菜园子里摘起了菜。

    绿油油的小青菜、红红的蕃茄、弯弯曲曲的小尖椒,还摘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南瓜。提着满满的菜篮子,我心满意足地往林家厨房走去。

    一进去,就闻见空气中飘来很香的鸡汤味,我深吸了一口气,瞧见祁然正把洗干净的小香茹倒入砂锅里,放了一些盐,然后继续炖。

    祁然看见我进来,看了看我满是汗珠的额头,说:“我还怕你迷路了,正想出来找你呢。把菜给我吧。”

    我急忙说:“那我来洗吧。”他一把抓过菜篮子:“不用,你去那边坐着吧。”

    好吧,反正我也不会。我在心里暗暗说道。坐在小板凳上,看着他择菜、洗菜,切好,下锅,调味,上盘。一气呵成,欢快流畅。

    “祁然,你经常做饭吗?”我不禁问道。他边切着葱花边回答:“是啊,我和妹妹高中就去省城了,大学毕业就留在那边,什么都得自己来做。”

    这时,祁玉走了过来:“哥,妈还没醒,她几天没怎么睡觉了,让她休息会儿吧。给妈留点饭就行。”

    祁然一边忙着手里的,一边说:“行,那我们先吃吧,你们收拾一下桌子。” 他拿了一个大碗,把所有菜都夹了一点进去,放进了锅里。这边我和祁玉已经摆好了碗筷,帮着他把菜端上锅。

    “祁然,你真的有一手好厨艺呢!”我垂涎三尺地看着这一桌的菜。晶莹剔透的虾仁豆腐、炝炒小青菜、蕃茄炒鸡蛋、白水煮南瓜,还有一个四川人最喜欢的虎皮尖椒。

    祁玉微笑:“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那时和哥哥一起住,他天天给我做好吃的,我半年就从90斤长到100。我至今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练出一手好厨艺来的。”

    祁然敲敲妹妹的头:“快吃饭吧,下午还要去文化馆办些事情。”我们愉快地吃完了这顿午餐,我甚至暗下决心,回家后要好好学学做饭,呃,如果我的决心能保持到那时候的话。

    饭后,鸡汤熬好了,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我揭开砂锅盖子一瞧,黄澄澄的土鸡汤,表面浮着些许香茹,看起来诱人极了!祁然拿了小碗,给我们一人盛上一碗。然后用保温桶装上大半桶,让我带回医院。

    我吹了吹,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香得想吞掉自己的舌头……果然煲汤真是技术活,心要静、食材要新鲜、用全心的温柔对待那一桌好菜。

    看着时间不早了,我喝完鸡汤,提着保温桶告别了他们,就往医院走去。这时的心情很是愉悦,虽然早上经历了那么多,但是经过这个愉快的午餐,我又热血满满地复活了!

    有时候觉得人生就是奇妙,一餐好饭、一个舒服的热水澡、一本好看的书,都能让人幸福起来……

    我走进病房时,湘琴正在看书,她看着我,奇怪地问:“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呀?眉眼都是笑。”

    我放下保温桶,打开给她盛了一碗鸡汤递给她:“趁热喝,林祁然炖的。他手艺真的挺好的。比我强多了。”

    湘琴放下书本,接了过去,白了我一眼:“你根本就只会煮方便面好吧。”她喝了两口,也赞不绝口:“还真不错!一尤,怎么总觉得你们俩有点暖昧呢?”

    我愣了起来:“这,有吗?他是很多女人都喜欢的那种类型,但是我都快要结婚了,他也有女朋友的,我们没什么的。”

    她不置可否地笑笑,喝完了鸡汤,把碗递给我,我正欲出去洗,她喊住了我:“上午林师傅出殡,你怎么又去派出所了?”

    我轻呼一口气,停下脚步,走回床边,坐了下来:“湘琴,你猜早上我去后山看到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