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坟林鬼影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坟林鬼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湘琴说不下去了,呜呜地哭了起来,我用手轻拍她的背,我为她难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男女感情本就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所爱非人也是其中的某个结局,外人说不清道不明,非得那个局中人撞壁到头破血流方能解脱。

    过了很久,湘琴才慢慢平静下来,她忽然神秘地说:“陈斌他,被缠上了。”什么?我惊奇地问:“被什么缠上了?难道是……她?”

    湘琴面露恐惧地说:“其实昨天晚上,下到地道的不止陈斌一个,他身后,一直跟着一个影子,地道很黑,一开始我完全看不清,只隐隐约约看着是一个披着长长的头发,穿着一身长袍的女子,走路踉跄怪异,她似乎与陈斌异常亲密,因为每隔一会儿,她就会扑到他的身后,宛如连体婴。”

    湘琴说到这里时,我心一凛,明明是个大白天,我竟打了个哆嗦。

    湘琴没有看我,兀自陷入回忆里:“陈斌浑然不觉,完全无视,我感觉奇怪极了,直到他拿出一把电筒,开始打开那块墙皮……我,我看到了她。她就站在最里面的墙角,她……”

    她抬头看我,我看到她眼睛里全是恐惧:“她越来越可怖了,脸上全是裂缝,里面一直在淌血,眼睛里没有瞳孔,却死死地盯着陈斌。这时我才看到,她手里抱着一个一直在蠕动的肉团,那肉团一直往陈斌的身上扑,所以,她一直怪异地跟着。”

    湘琴说到这里,往房间到处张望了一下,我忽然感到身上一阵发冷,我抓住了湘琴的手臂。

    她继续说道:“陈斌开锁的时候,她突然说话了,我形容不出她的声音,就要被撕裂了一样。”

    我紧张地问:“她说什么?”湘琴看向我:“她说,看一看你的孩子。”

    “什么?”我大吃一惊:“他的孩子?!”湘琴凄然一笑:“我的脑袋里在那时一下划过一个念头,陈斌……他是张生的曾孙。”

    我激动起来:“是的,湘琴,我正想和你说,上次我说看见陈斌,觉得好熟悉的感觉,你还记得吗?因为他和那舞台上唱着西厢记的张生,有几分相似!”

    湘琴唉了口气,说道:“全都是孽缘。”我忽然问她:“后来呢?后来她到哪里去了?”

    湘琴苦笑一下:“你是想问陈斌欺负我时吗?当时她一直站在那个墙角,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恐惧极了!最后,她跟着他离开了。我一夜不敢合眼,直到你来!”

    “原来她一直跟着他。白天晚上,何时何地。陈斌偶尔也会看见她,他却以为是你。”我突然想起陈斌对湘琴说过的话。

    我忽然拉紧了湘琴的手:“我也看到她了!她抱着那个血肉模糊的肉团,瞪视着我,甚至小陈变成了她,她要拉我到她那里去。湘琴,我好害怕……”我的声音有些变形。

    湘琴冷静了一点,过了很久,她忽然说:“胭脂……她,她的孩子,一直都在秦家大院,现在总算到等到人了。至于我们,应该无妨的,如果要死,我们早就死了。”

    我在屋里坐了一阵,直到心情平复一点。老旧的小镇医院病房里没有卫生间,我走到外面公用的卫生间去洗了个脸,感觉清醒一些了,这才慢悠悠地回到病房。

    一进去就看见湘琴在打电话,在向单位请假。我才忽然想起我的假已经到期了,明天就是我该回去上班的日子!

    我急忙给公司老总打了个电话过去,老总挺不高兴的,是啊!换作是我我也不高兴啊,我这连续请假这么多天,归期都定不了,我的工作就得积压或者分担给别人,没被辞退都是我运气好了。私企可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

    我闷闷不乐地挂掉电话,湘琴很抱歉地看着我:“要不你先回去上班,我的腿你放心吧,我在这边待几天就叫我妈来接我。”

    我对她笑笑:“你傻呀,我们现在随时可能被传讯,怎么可能走得了。”

    看到湘琴一脸内疚的样子,我安慰她道:“没关系,反正我们现在都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

    我看看天色不早了,给湘琴打了水来,她洗漱了一下就沉沉睡去了。我躺在另一张病床上,却迟迟没有入睡,我看着窗外的月亮发呆……

    这时手机滴地一声响,我打开一看,林祁然的消息:明天是我父亲的出殡日,你过来吗?我回了一个字:来。

    我关上手机准备睡觉,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才进入梦乡。一夜无梦。

    直到湘琴把我叫醒,她坐在床上,看似醒了好一会儿了。我揉揉眼睛:“湘琴,你要上厕所吗?我扶你去。”

    她指指床头的拐杖:“我都自己去了,外面有卖早餐的,我叫他们送了点粥和包子来,你快吃吧,一会儿冷了。”

    我翻身坐起,看看时间,七点了,“不行,我得赶紧走了,林师傅今天出殡。”我顾不上吃早饭,洗了脸梳好头发就直接往林师傅家走去。

    当我紧赶慢赶到了林师傅家时,有一位老大娘说,他们半个小时前已经往盐井坊后山去了。青石镇这个地方,和很多农村一样,都还是延续着土葬的习俗,家家户户有块自己的地方,会提前给自己、子女预留好地方。在通往盐井坊的小路上就有一家做墓碑的地方。

    我匆忙赶到街口,准备搭车去盐井坊后山,正巧有一辆马车要走了,我上了那辆马车。

    经打听才知道,后山就在去盐井坊的路途中,青川江拐弯的地方,就是了。踢踢踏踏的马车一路前行,后座的两个大娘一直在议论着林家的丧事。

    其中一个胖胖的大娘说:“林师傅家小然要把张嫂接到省城去,她死活不去呢!”另一个瘦一点的说:“都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了,哪里想走嘛!那城里都是电梯公寓,连地气都接不到,不如我们这里……”

    胖大娘说道:“我们这里也没啥好的,鬼气森森的,你没听别人说吗?那林师傅……”她的声音低了下去。

    马车摇摇晃晃地在一个三岔路口停了下来,赶车的大爷说:“妹儿,到了,要我回来接你不?”我付了钱给他,说不用了。

    我站在原地停了一会儿,直到马车在我眼中变成很小以后,我才朝后山走去。

    走了十多分钟,我来到了这座山前,其实它很好分辨出来,虽然并不很高,但是放眼望去,就可以看到十几座坟,有的样式古老,像是很多年前的,有的却看起来很新,很多坟头都用石头压着几张纸钱,纸钱随着风扑扑作响。

    我顺着这碎石小路往上走去,不知道林师傅的墓葬在什么地方,我只隐隐约约听见前方有哭声传来,夹在风里又消失不见了。

    山上的雾气好重,我的衣服都变成润润的了,越往上面走,坟越少,却格外寂静,偶尔会有乌鸦的叫声传来,雾越来越重,只能看轻五米以内,再远点就模模糊糊的了。

    山林间褐色的树林一排一排地穿插而立,光秃秃的,地上满是枯叶,踩在上面沙沙作响,雾气在树林间飘动,仿佛会马上出来个什么似的。

    走了好久都不见一个人影,之前听到的哭声也消失不见了。难道我走错地方了吗?林师傅根本不在这里出殡?

    对!电话!我掏出手机,一看,这里竟全无信号。我正不知所措时,忽然看见前方有个身影一闪而过!

    “谁在那里?”我喊了一声,那身影停了下来,我追了上去,那身影又跑远了,只能看见一个隐隐约约的轮廓,似是一个小孩子!

    我跟着跑了百来米后,那个影子停住了脚步,似乎是在等着我过去,我一步一步向那里走去,这时我忽然回过神来!这荒郊野外的坟山,哪里来的孩子?

    心悸的感觉从脚底涌上来,带着一股寒气向我逼来,那身影见我不动,竟转过身,朝我挪动起了脚步!

    我大惊,心一横,狠狠咬紧牙关,尖叫一声,捡起一根树枝就朝它冲了过去。管你是人是鬼,让我们同归于尽吧!

    我像开了挂一样,不顾任何后果向那个影子冲去……

    没有预料中的触碰,没有想象中的声音,什么也没有,那个影子不见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我就像穿透了雾一般,从大雾中冲了出来,却遂不及防地,滚下了山坡。

    我用手拼命地护住头,顾不得手和脚的碰撞,十几米后,我被一块大石头挡住。我的左手手臂被一块尖锐的石头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上面还有许多泥土。我昏沉沉地躺了一阵,这一瞬间似乎忘了自己为何来到这里。

    过了好久才慢慢睁开了眼睛,我活动了一下手脚,好像是都还没事,挣扎地站了起来,这时我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心惊不已的地方,眼前的一切让我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