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十九章 独寻地道

正文 第十九章 独寻地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林祁然深思了一会儿,他说:“好吧。不过你可以给我半天时间吗?明天父亲要出殡,我得准备一些后事。”

    我点点头,和他一起回到屋子。他提起食盒欲离开,我忙说:“那个,我还没洗呢。”他朝我笑笑:“傻丫头,我已经洗好了。”我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他向门口走去,我作势送他,他向后挥挥手:“你先休息会儿,晚上我来找你。”

    我坐在床边,听着他的脚步渐行渐远,听见了他和楼下阿婆打着招呼,听见了他们说起了他父亲的丧事……这时,我心中暗下了一个决定……

    我不能等林祁然了,多停留半天,不知道会发生哪些变数,湘琴已经惹怒了陈斌,万一对她起了杀意?我一想到也许湘琴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等着我去救她我就心急如焚!

    一直以来像姐姐保护我、照顾我的湘琴,现在换作我来救你了……

    我迅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打开背包检查了一下,一些简单的防身用品和药品、食物都有。可惜的是,绳索和刀具以及嫁衣都在湘琴那里。嫁衣?我心里一寒,这下真成了她扮演胭脂的铁证了!

    我顾不得多想,背起背包就朝楼下走去。刚走下楼,阿婆就唤住了我:“妹儿,原来你认识小然啊?我早上都看到他从你屋里出来啰!”

    我急忙说:“没有你想的那一回事,林师傅他死了,然后我和我朋友在之前见过他,所以他才来找我的。”

    阿婆叹了口气:“好好的个人,不知道怎么就死了。小然说派出所立案了,现在在调查呢!他母亲本来身体就不好,这下更是起不了床了。可怜他和他妹妹了,唉……”

    阿婆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我的心里却满是愧疚,原来他的母亲都病倒了,他却没有对我说过只字片语,他这几天这么辛苦,我却还一直麻烦着他……

    唉,对不起了,林祁然,我在心里默默地说道。

    阿婆见我发呆,拍拍我的手说:“你那个朋友呢?长得多漂亮的那个妹儿,怎么没看见呢?”

    我回过神来:“她去镇上了,我现在去找她。阿婆,我们回头聊啊!”说完,我就迅速离开了小院。

    我飞速地往秦家大院走去,短短的半小时路程,走得我满头大汗。我边走边想着怎么才能避开陈斌,进到院里。实在想不出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大院门口。

    刚刚走到门口,我就瞧见里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陈斌,他正对着小吴说着什么,隐隐约约听见他说“一个小时后就回来”。

    我瞧着他要往外走了,吓了一大跳,赶紧跑到大院旁的一排小平房后躲起来,直到一串脚步声从屋后走过,我才悄悄走了出来,看见陈斌的身影向镇上走去,时不时还抚着背上的伤口,仿佛很疼痛的样子,直到他消失在了小巷的拐角,我才三步并两步,走向秦家大院。

    这几天似乎都没有什么游客,小吴也已经不在院门口了,看起来,外面似乎没什么人在。我悄悄地从凉亭穿到后院,其间我没有遇到一个人。我翻出手机上那张地图,仔仔细细看了几遍,那个十字符号的房间,貌似经过两次,昨晚搜查房间时也打开看过,具体位置真有些记不清了……

    同时我也想到一个问题,这地图只是平面图,秦家大院可是有三层啊,就凭一个位置的符号,林师傅就说出是一楼偏厅旁的下人房,可见他是知道这里的。当时的我们竟然疏忽了这一点,真是!

    我按着地图的方向往偏厅走去,一路留意着是否有其它的人,但是此地安安静静,空无一人,小吴也不知去向了。很快,我就来到偏厅,我看了一下,那个十字符号就在偏厅的右手方向,而我现在看到的右手方向,也正好有着一间小小的房间,这房间我有印象,昨天我来过此处,并没发现异状。而祁然搜查的是前院的房间。

    我小心翼翼地走进去。这个房间大概八平米左右,屋子里空如一物,我蹲下身子,一寸一寸地检查起了木制的地板,很快,我发现,屋子右侧有一个地方可以看出有一道浅浅的裂纹,我对着那里轻唤了一声:“湘琴!”却没有声音回应我,她会在里面吗?

    我拿出钥匙,对着那个裂纹抠了几下,都没有动静。我忽然想到了祁然说的他妹妹的事情,当年那么小的一个孩子,肯定是没有什么力气的,她一定是无意间触碰到了什么,才会打开这个地道!

    我在屋子里仔仔细细地看了一圈,并没有什么发现。一看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我不免心慌起来。背包格外地重,我把它取下来,往地上一甩,打算再检查一次。可是,就在这时……

    我竟然听见了咔哒一声轻响,我奇怪地往那裂纹看去,那里竟然越裂越开,直到开了一个只容一人下去的小洞!

    我兴奋起来,来不及检查是触碰到了哪里,就赶紧拿起电筒往里面照去,下面不算深,可能三米左右,眼光可及的地方,只有几块木板而已,下面是黄褐色的泥土,我对着里面大声呼喊起来:“湘琴!湘琴!你在里面吗?湘琴!”

    我唤了好多声,都没有人回应我,正当我绝望的时候,下面传出了一丝小小的**,我急切地问道:“湘琴,是你吗?”又过了十几秒,我听见了湘琴有气无力的声音:“一尤……我好痛啊……”

    我着急起来:“你哪里受伤了?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我怎么救你出来啊!”

    过了片刻,我听到了爬动的声音,没过一会儿,我看到了……湘琴!

    看到她的第一眼,我的眼泪就忍不住了。只见头上、手上,脚上,全是淤青,嘴角淌着血,我甚至看见地上也是血迹斑斑!

    她看见我哭了,举起手来,似乎是想安慰我,最终无力地垂下了,她声音很低很低:“我没事,你别哭了。只是我的脚好像是断了,我站不起来了。”

    我急切地说道:“你别急,我去找人来!我去报警!”她把手放在嘴边,轻轻嘘了一声:“你快走!他手里有枪……你去找个杆子来,我有东西给你。”

    我回顾四方,没有什么可以用的东西。忽然灵机一动!柳条,对!我飞快地跑了出去,从后院的柳树上折了一枝稍微粗一点的柳枝,跑回了房间。

    我把柳条放下去,湘琴小心地从身上取出一条纸,叠成细条,小心地绑在柳枝末梢,示意我拿上去。

    我顾不得细看,从包里拿出药品袋和一点食物,从洞口扔了进去。我说:“湘琴你把这些东西藏好,别被陈斌发现了,我会尽快回来,救你出去……”

    正在这时,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了一声树枝被踩断的声音!

    糟了,有人过来了!我对着湘琴快速地说了句:“你小心点,我先走了。”等不及她回答,我就迅速盖好木板,我已经能听见渐渐走近的脚步声了!

    怎么办?我看了一眼没有铁栏杆的窗户,心一横,提着背包就往窗外甩去,随后,我用力一撑,也翻了过去。窗户离地面并不高,但是下面却有好大的一株三角梅,我的手和脚被枝桠上的小尖刺刺了好多道口子。

    呲,我倒抽一口气。我来不及思索什么,拖起一旁的背包就往屋侧跑去。堪堪跑到墙角,就听见了那窗户传来了一声响动,随后传来了关窗户的声音。我暗自庆幸跑得及时。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自己正站在那个满是绿意的后院,我一眼就望见了院角那两棵高大的梧桐树,它的树叶一层层、一串串长得密密麻麻,像一顶顶巨大的绿绒大伞一般,有一些小小的果实点缀其中,阳光从叶间直射下来,打在铺了石板的院里,落下斑驳的影子。

    我转头看看曾经的那个秋千的位置,现在那里已经空空如也,我的眼角瞥到远处的一个东西,我不由得走近细看,那是……一口枯井……

    曾经清澈甘甜的井水如今已经干涸,井沿外全是掉落的枯叶和青苔,黑黑的井壁有很多的泥垢,井底同样如此,泥垢上浮起一层坑脏的死水。我盯着那滩水发呆,眼睛忽然就炫晕了起来……

    那里面……有什么……?我在井边愣了几分钟后,惊觉这里不能长呆,我马上离开!

    此时的背包已经轻了许多,我把药品和食物都留给了湘琴。湘琴,你一定要坚持住!我在心里默念起来!

    我从后院拐出来,穿过几道长廊,就到了前厅,我在拐角看了一眼,小吴似乎带着几个貌似要住店的年轻人往楼上去了。我静悄悄地从大门走了出去。

    我边走边从裤兜里摸出湘琴给我的字条。打开一看,才发现这是湘琴衣服上的一角!白色的布料上有着几点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