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十三章 诡异之眼

正文 第十三章 诡异之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们边说边走,此时已到了山顶的寺庙。夜很了,庙门早已关了。湘琴却默默地走到门前,我站在远处看着她双手合十,嘴里喃喃自语。几分钟后,她提起脚下背包走到我面前:“走吧。”我轻声问她:“刚才你可有许愿?”她点点头:“希望这一次不要再惹事端了。”

    这时候,我们已经从山顶的小路往山腰走去,背包很是沉重,我的背上渗出了一层汗。二十分钟后,我们已经来到了山腰的那棵大树旁,阴影重重的山壁上,那个被铁栏杆围起来的木门隐约可见,无数树枝的阴影倒映在上面,显得格外阴森恐怖,我们走到那扇门前,轻轻推开,呼地一阵冷风吹了出来,带着扑面而来的一股腥臭味,不知道这么干燥的地道里哪里来的这股味道,我翻过栏杆,捂住鼻孔,向洞里走去。

    弯弯曲曲的洞口很低,我时不时地弯下腰,我走得很慢,总担心会遇到上次那一群老鼠,想想都毛骨悚然!洞子里呼呼地风声一阵阵地传来,我们借着电筒的光慢慢走着。

    忽然,湘琴停下了脚步,眼睛直直地盯着前面,”怎么了?”我边问她边顺势看过去,前面似乎什么也没有……湘琴径直走到一处墙壁前,用手捡起一个东西,我走过去一看,竟然是一只烟头。

    她看了一会儿,对我说:“这里有人来过了,而且,这个人,就是陈斌,他总是抽云烟。”我点点头:“看来这里不安全了,我们现在不能让他知道我们也在此地。快走吧!”于是我们加快脚步往门口走去。

    那边的门竟是虚掩着的,我们悄悄地打开房门,往外窥去,外面静静的,没什么动静,我们溜了出来,重新掩上木门。我轻声说:“我们不能背着这么多东西下去,我们把包放在那间阁楼里。”

    她点点头,我们走到阁楼门前,合力推开那吱呀的木门,一眼就看到胭脂那张画像,她似笑非笑,弯眉大眼,红红的唇盯着我们。

    我死死地盯着这张画像,忽然觉得画像似乎发生了变化,她一下变了一张脸孔,怨毒的眼神瞪视着我们,眼角流出血来,皮肤裂开许多条裂缝,灰扑扑地很是恐怖,嘴大大地张开,双手举起,似乎要向我们扑来!

    我猛地抓住湘琴,她惊诧地看了我一眼:“怎么了?”我指着画像:“你……你看!”她看了一眼:“没有什么,画像还是那样。”难道又是我在幻想吗?我一眼看去,她又变成了正常的样子。我揉了揉太阳穴,脑子里一片混乱!

    湘琴这时候却忽然往前走去,她说:“这里同样有人来过了,这画像有人动过。”我走上前去,竟然也看到画像有一些不同了,这画像竟然没有一点灰尘。这真是诡异,会有谁动这张画像?

    湘琴把背包取下,放在墙角,我从包里取出一支小电筒,然后,也把包放了过去,湘琴搬过那几张残破的椅子,放在前面,从门口看过来,是一点也不会看见了。我说:“我们去闺房看看去,这里我总觉得怪怪的。”

    她点点头,我们悄悄溜出房门,往楼梯走去。快走到二楼时,湘琴往外看了一下:“闺房亮着灯,其它的房间全是漆黑一片。”我轻声说:“要不我悄悄去看看,看看陈斌是不是在房里。”

    她点点头,我从屋角的阴影里穿过去,放轻脚步,直到走到闺房门口,闺房是一扇大大的木门,边缘有许多小缝,我蹲下身子,从缝里往里看去。一眼就看见有一个人坐在梳妆台前埋着头用笔写着什么,那人身材高大,穿着牛仔裤和运动鞋,看身形像是陈斌,他埋着头并未抬起。

    只见他一会冥思苦想,一会儿在纸上划着什么,梳妆台上那张纸……太远了,完全看不清,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一下转过头向这边看过来!我赶紧压低身子,贴在门板上,过了片刻,并没有什么动静,我正起身,却忽然听见门传来吱呀的一声,即将打开!

    我一下慌了神!正不知如何是好,眼看陈斌即将出来,忽然一只手把我一拽,我被拉进了洗漱间,只见湘琴对着我嘘了一声,她悄悄往外看去,过了一会儿了,她说,他打开房门看了一会儿,又进去了。我捂住胸口低声说:“吓死我了,是陈斌,他在梳妆台看写着什么,我看不清是什么。”

    湘琴神秘一笑:“想办法进去看看。”我忽然明白了她的想法:“先引开他?”她点点头:“我去引开他,你赶紧进去看一眼那是什么。”我默认了她的想法。

    湘琴轻轻打开洗漱间的门,过了两分钟,只听见砰地一声!传来一声巨大的响声,马上传来闺房的开门声,只听见陈斌的声音:“是谁在那边?”他迅速往声响处跑去,我瞧他跑到了拐角,我抓紧机会溜出来迅速跑进了闺房!

    我三步并两步地走到梳妆台前,一眼就看见那张地图!陈斌在那个十字符号上划了几个重重的圈,还写着两个小字:宝藏?我迅速扫了整个房间一眼,还是强烈的心悸,却看不见任何特别之处,我不敢停留,赶紧跑了出去,外面没有一个人影,我害怕陈斌归来,我悄悄地跑上了三层,回到了那间阁楼。

    就在这时……

    我忽然发现这屋子有些不对劲,具体是怎么我竟然说不上来,我的直觉一向很准,所以仔仔细细地看了一周,屋子里和我离开时一模一样,到底是什么发生了变化?

    屋外似有人忽地一下跑过?我听见了几声脚步声,随即消失不见,我趴到门边上望了望,并没发现什么异样。我奇怪地回过头,继续看向这间屋子。

    直到空气中隐隐约约传来一股味道。这味道我熟悉至极,不知道闻了多少次,这是……檀香味,吡……吡……吡……耳畔传来一声声轻响,像极了脚底摩擦地板的声音,又很像一个久久未曾说话的人舌头和牙齿摩擦发发的声响,这声音似曾相识?

    难道……这是我听到过的?脑海里忽地闪过初到秦家大院的那一个晚上,戏台上那穿着红色嫁衣唱戏的女子!

    我顿时毛骨悚然,正欲回头,一双极其冰凉的手按住了我的肩头,这双手寒冷刺骨又非常沉重,我恐惧万分却无力挣脱!

    忽然左肩一轻,那只手离开了我的肩膀,它缓慢地轻轻地抚在我的头发上面,我却能感觉到每一丝头发的颤抖,也许是冷,也许是紧张……

    ]我不由自主地开始发抖,牙齿咯咯作响,我的身子像慢镜头一般,一点、一点地转了过去……

    前面那个,她是谁?!她到底是谁?我惊恐地发现我的身后竟然是一个没有脸的女人!不,她并不是没有脸,她的头发倒挂在脸上,漆黑的长发直到腰下,身上赫然穿着那件嫁衣!

    我惊呼一声,我的右肩膀还被她牢牢地掐住,她呼地吐了一口气,满脸的头发晃开了一点,我一下子看到发丝里那一只怨毒憎恨的眼睛!

    那样的眼神我见过数次,变成鬼我也永远记得……鬼?呵,如若我也成鬼,那么我们也就是同类了吧!

    恐惧之下,我竟然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触到她的发丝,冰凉且粗硬的发丝,我把它们一缕一缕地拔开。这时,我见到了她的脸……

    那张脸惨白黯淡,刚才那怨毒憎恨的眼神已然消失不见,现在我看到的的眼睛,低垂下去,嘴角流了一丝鲜红的血迹,弯弯的眉毛,细长的眼睛,嘴角似笑非笑又仿佛带着嘲讽,她到底是谁?

    我后退一步,却被裙摆绊倒,我猛地跌落下去,惊恐的闭上了眼睛,两秒后,预料中的倒地并没有发生,我被一只手紧紧地拽住了,我惊异地睁开眼睛,那个红衣女子紧紧地拉住了我,她对着我微微一笑:“跟我走。”

    我回过神来:“湘……湘琴?”她点点头,我看着她:“你怎么……怎么又穿上这件嫁衣了?”她没有回答,走到墙角把我们的背包拿起,递给我一个:“快走,小心陈斌!”

    我们小心翼翼地溜出房门,湘琴带着我径直向一楼走去,我惊奇地看着她,她并未解释,四下看看已经没人了,才静悄悄地走到院门外,她边走边脱下身上的红嫁衣,把它塞进包里,院门虚掩着一条小缝,并未关,我们悄悄地走了出去。

    此时已是半夜三更,院门外的小道上寂静得很,偶尔传来远处田地里的一两声蛙叫,一阵阵的寒风吹来,冷得我发抖,我抱紧了双臂,回头看看,没有人跟随,湘琴笑了笑:“他暂时不会跟来的,因为,他往地道去了。”

    “怎么回事?你被他发现没有?”我看向湘琴,她摇摇头:“我跑到拐角就抱了花盆砸下去,他向我追来,但是他不知道我跑到了三楼的仓库里,他就那么径直跑了下去,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