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寻找胭脂 > 正文 第七章 谜之真相

正文 第七章 谜之真相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继续问她:“当时你穿的那件是这一件吗?”她摇了摇头:“样式就是这样,具体的我也想不起来了,当时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没有去留意过。”

    我点点头:“那么小吴应该知道这件嫁衣的来源了,我们可以从这方面去打听。还有,那张地图……”湘琴苦笑一声:“那地图也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难道我们要去问他?”

    我拿出手机,笑了笑:“我们暂时不需要去问他,我们得先知道这件嫁衣是怎么回事,我正好有小吴的电话呢。”

    我翻出小吴的号码,,按了免提,拔了过去,嘟嘟嘟……没一会儿就有人接起:“喂,你好。”我听出是小吴的声音:“小吴,你好,我是孙一尤,你还记得我吗?”小吴很快回答:“当然记得了。孙小姐啊,你上次发高烧,整整两天呢,我还担心得不得了,幸好你后来没事。”我轻笑了一下:“小吴,我这次打电话,是想问问上次的事,上次我的朋友她穿的那件嫁衣……我们没有那件衣服啊。”

    小吴停顿了一会儿:“孙小姐,这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她放声了声音:“我们院里的旧物都是几十年前就整理好了的,当时是镇上的林师傅负责登记整理,都是统一管理的,通通保管在盐井坊附近的库房里,那天晚上你们初来,料想也是没有时间去盐井坊的,不知道为什么嫁衣却会出现在你朋友的身上。我想想这事都背心发凉呢……”

    我赫然:“那么那件衣服呢?现在在哪里?”小吴说:“那天我已经拿去还给林师傅了。”

    我继续追问:“林师傅现在住在哪里?”小吴愣了一下:“就盐井坊的旁边那间旧房子,孙小姐,你问这个干嘛?”我笑了一下:“没事,我就随便问问,忽然想起这事了。对了,你们院里最近闺房可有新客人啊?我想和朋友过几天再来呢。”

    小吴笑笑:“昨天来了一个高高帅帅的小伙子,不知道住到多久呢,不过我们还有别的房间。”我笑着谢过了她,挂了电话。

    湘琴听完我打电话,也是疑惑不解:“看来我们应该去见一见这位林师傅了。”我点点头,我们迅速地洗漱,换好衣服,然后一起出门。

    此时才七点过,街头的小贩零零散散地,清晨的空气格外清新,倘若不是我们心事重重,走在这样的街道上应当是非常惬意的。我们走到镇上菜市场的拐角,买了一点当地特色的包谷粑粑当早餐,然后租了一辆马车,向盐井坊疾行而去。

    盐井坊沿江而建,这一条小路两旁都是各式各样的庄稼,当地产石榴,这里也有许多石榴树,果实已经比较大了,田里还有绿油油的蔬菜,时不时还能看见几个农人在田间劳作,田地下面是奔流不息的青川江,还能看见几个孩子在浅浅的江水旁游玩的身影。

    盐井坊距离镇上大概有30分钟的路程,这里最方便的交通工具就是马车了,坐在上面悠闲自在,可惜此刻的我,没有精神去好好享受四周的美景,脑子里被乱七八糟的东西包围着,就像茧里的蚕蛹似的,看见那么一点点亮光,却困在其中,挣脱不开。

    八点左右,马车在盐井坊停了下来,赶车的大爷用当地的方言对我们说些什么,大概是说进去就可以参观盐井坊,然后他在门口等我们,好拉我们一起回镇上。

    湘琴对着大爷点点头,我们一前一后地进了盐井坊。盐井坊有一个大大的作坊,仿制着当初食盐制作的工艺过程,里面有廖廖几个工作人员,作坊对面有一间陈列室,上面几乎全是清朝时期的老照片,那时的房屋,那时劳作的人们,甚至还有一些宅子里家眷的照片,我呆呆地看了很久,仿佛回到了那个年代一般。

    湘琴环视一圈后,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这里没有秦氏家眷的照片,我们还是赶紧去找林师傅吧。”我回过神来,点点头,和她一起走出这里,院子外面有一间小小的旧房子,房门没有上锁,虚掩着,并不知道有没有人。料想林师傅应当住在此处?

    我上前轻拍两下房门:“林师傅,你在里面吗?”没人回应,我继续拍了两下“林师傅……”话音未落,房门吱呀一声开了,门前出现一个头发花白而且乱蓬蓬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骨瘦如柴的男人,他看似50多岁,穿着一身朴素的蓝色衣服,脚下穿着一双黄色的解放布鞋,他鼻梁上的眼镜已经滑落下来,他从眼镜的上方斜视我们一眼:“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湘琴走近一步,我以为她要介绍一下自己,没想到她直接开口说道:“一个月以前,你这里可曾掉了一件民国时期的嫁衣?”林师傅微微颤抖了一下,他扶正眼镜,站直了身子:“你们是谁?”湘琴正色地说:“我们没有恶意,这件嫁衣就与我们有关系,可否让我们进去说话?”林师傅迟疑了一会儿,挪开了身子,站在门旁让我们进屋。

    湘琴先一步走了进去,我望着黑黑的门洞却迟疑起来,有一种一直害怕而不愿知道的真相即将揭晓的恐慌。

    林师傅并未发觉到我的停顿,他呆呆地看着天空好一会儿,才转身进了房屋,我叹了口气,跟着他进了屋子。

    这是一间小小的堂屋,采风本来不好,小小的窗户上还贴着发黄的旧报纸,显得屋子更暗了,十几平米的屋子放着一个木头沙发,上面堆着乱七八糟的杂物,还有几张木椅子,加上一个小桌子,屋角的小柜子上放着一个很小的电视,这也是屋里唯一看起来值钱的物件。

    屋顶挂着一只小小的灯泡,湘琴默默地坐在一张木椅上,看着我们,林师傅拉了一墙壁的灯绳,暖黄的灯光照射了整个屋子。他走过来,推开沙发上的杂物,勉强坐了下来。湘琴示意我坐下,我也拖过一张木椅子,挨着她坐下。

    这时,我的心却突然跳得很快,似乎一直以来就极力想知道的真相,就已经在慢慢地揭幕了一般……
第六章 诡异嫁衣章节目录第八章 陈年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