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十三层鬼楼 > 正文 第七十章 江文消失

正文 第七十章 江文消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此刻,张广和江文正躲在一个狭小的屋子里,但是两个人的面色都不是很好。现在他们正在九楼通往十楼的任务世界中,不过这次,任务的难度有些变态。

    从镜子异界出来之后,他们两个幸运的一直在一起经历任务,由于速度比宁川他们快很多,所以导致三人始终没有遇到。

    二人的这次任务,很可能是鬼楼和他们开的一个玩笑,也或许是,鬼楼故意为之,他们的这次任务格外简单,简单到让令人发指,却又无比困难。

    “鬼楼任务:纯逃亡,地点废弃工厂,此次无线索提示,无剧情任务,生路存在可能性未知,极大可能,生路不存在。

    注:厉鬼限制,每二十分钟减弱一次,三个小时后,彻底解除。

    注:特殊生路,亲手杀死队友,即可直接回归鬼楼!”

    这次任务说来很简单,鬼楼明显就在逼迫住户互相残杀,这对于其他人来说,很可能是简单的任务,因为他们之间本来就是互相算计,这么简单的生路,反而是他们希望见到的,不用冒着危险寻找生路,不用用生命去验证。

    然而这对江文和张广来说,这个最简单的任务,却是最困难的级别。因为在这个任务中,任何智谋都无用,主楼既然给出了特殊生路,说明,想两个人一起出去,根本不存在。

    “江文,咱们已经找了两个小时,也尝试了各种线索,看来,两个人的生路,真的不存在。”

    他们一开始还抱有希望,可是通过两个小时的各种尝试,他们已经知晓,鬼楼是刻意让他们做出抉择,现在面对已经解除限制数次的屠夫,已经不是他们可以靠智慧可以躲避的,更何况,这是一场,不是死一人,就是二人一起死的游戏。

    “江文,你不要这么忧愁好不好,这一次又不是必须的团灭任务。”张广勉强的做着微笑。

    “你说什么!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悲观!我会找到生路让咱们一起出去的,我只要再多一点时间就好,一点点就好。”

    张广轻轻地拍着江文的头,眼眶已经在湿润:“我虽然是个粗人,但是我不笨的,我知道这次是鬼楼故意这样安排,你也已经猜到,何必不接受现实。”

    “我不信,鬼楼有没有情感,怎么会发布这种任务!”

    但是还想继续争辩的江文,却突然满脸的震惊,因为此刻他的手上,满是鲜血。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江文想不到,实在想不到,为什么张广会这样做,可是,他满手的鲜血,却证明一切,确实发生了。

    张广没有说任何话,他不想解释任何东西,自己做了,就是做了,何必说那么多语言。

    鲜血在不住流着,衣服已经被染红,最终,他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中。

    此刻张广笑的很开心,非常开心,这是他进入鬼楼以来,可以说是最开心的时刻。

    江文哭了,悲痛欲绝的趴在张广身上,刚才,并不是张广杀死了江文,虽然他有这个机会,也有这个实力,身为猎人的他可比江文这个柔弱小子强壮得多,但是他没有选择这么做,而是将一把刀强行塞进宁川的手中,然后死死握住,狠狠插进了自己的腹中。

    江文再反应过来的时候,事情已经无法挽回。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应该死的明明该是我,你为什么这么傻,不自己活下去!”

    张广的眼神在涣散,脸上已经没有丝毫血色,最后,他说出了他唯一的一句话:“我答应过宁川,我会照顾好你,不过,我要失约了,你和宁川一定都要逃出去,大哥也就安心了。”

    他的手本想最后抚摸一下江文,可惜,他再也做不到。重重的,他的手从半空中落在了地上,带着笑容,欣慰的离开。

    “不!!!”江文抱着张广的尸身嚎啕大哭,此刻的他就是一个孩子,哭的那么伤心,那么让人心碎。

    最后他哭的声音沙哑,哭的连眼泪都再没有多余的可以落下,他就呆呆的抱着张广,丢了魂一样。

    但是奇怪的是,为什么即使张广死了,江文过了这么久还是没有回归鬼楼?

    一团黑影通过墙壁来到江文身边,静静看着他。江文也发现了他的到来,不过却没有任何惊恐,因为他已明白,死亡有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

    “想不想张广复活,如果你想,我可以答应你这个请求,并且还可以让他不再经历这些,消除记忆,重归现实。”

    江文的眼里瞬间充满了光彩:“你说你可以复活他?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我主宰着整个鬼楼。”

    江文难以置信的看着这团黑雾,它竟然就是一切的幕后者!竟然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我知道你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看来这个任务也是你故意为之,也猜到张广一定会牺牲自己,而我却也有着不能拒绝你的理由,即使这是一个很明显的陷阱。”

    “我就是喜欢你的聪明,我有事情需要你去做,所以才选择你,只要你请求我救活他,他就会被我消除记忆并且安全离开鬼楼,而你,将永远为我所用,直到,你死去,失去使用价值。”

    “你都计算到了这一步,我还有拒绝的理由吗?”

    黑雾将江文裹到黑雾中,带着张广的尸体,消失在任务世界中。

    “咦,我怎么在这里,我不是要去大城市里找工作吗,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张广出现在自己的村庄里,似乎忘记了自己发生的一切,忘记了自己曾经在城市里的工作,忘记了鬼楼的恐怖经历,忘记了宁川,忘记了江文。

    “算了,大城市也没什么好的,既然睡觉错过了班车,那就不去了,还是老老实实做一个猎人吧。”张广拿起猎枪,走进了深山,延续着自己的打猎生涯,他的生命从此不会再经历恐怖的鬼楼,不会在经历绝望。

    在旁边和黑雾一直处于透明的江文,看着自己大哥成功复活,并且开始了新的生活,一切也就无悔,因为他,值得自己这么做。

    黑雾悄无声息的消失,同样还有,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