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十三层鬼楼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杀戮谢幕(二更)

正文 第五十四章 杀戮谢幕(二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鲜血浸染了地板,内脏沾满了墙壁,而白老,坐在餐桌前静静地吃着食物,看着眼前的血腥。

    “宁川你不吃一些吗,味道还不错。”严秋白向宁川递过去一些菜品。

    “不吃了,您老随意就好,我现在还不怎么饿。”宁川一头的黑线,虽然他的心境已经转变,但是一边看着残忍虐杀,一边吃着食物,时不时还有点碎肉飞过来加餐,要不就多点“番茄酱”,他可没有这口味。

    “这么好的食物都不吃,以前我年轻的时候,能有吃的就不错了,还记得,尸体也不是没有吃过。都是往事,却难以忘却。”白老继续吃着食物,只是多了一种惆怅,一种对过去的追忆和伤感。

    一个女人拖着剩下的一条腿,爬到白老身边,沾满鲜血的手拉着白老的裤子,眼神中充斥着对生的渴望,希望这位老人可以帮助她,哪怕她自己也知道,这机会是渺茫的,但是求生的本能,驱使着她爬过来。

    白老放下手中的食物,他没有露出嫌弃的神色,也没有踢开脚下的女人,反而蹲下了身子,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女人的眼里充满的喜悦,这个老人竟然肯救自己,自己,自己一定可以活下去。

    可惜,她的想法是错误的。

    白老双手扣住她的脑袋,毫不犹豫地扭断了她的脖子。女人临死前也不知道为什么老者会杀死她,而且杀得如此干脆。白老对她的遗体表示歉意,因为他救不了这个女人,这里注定只会有他们四个活人可以离开,其他的都会这场任务的牺牲品,他唯一能做的,只有让她痛快的死去,不用再忍受厉鬼的摧残。

    月亮虽美,但太阳总会升起,杀戮已经渐渐停止,无论是大厅,住宿,厨房,到处都是碎尸,唯一还在活动的只剩下厉鬼。

    除了宁川四人,整个游轮已经没有了生者,宁川数了数大厅的厉鬼,足足三十有余,这还不算上其他地方正在享受食物的,再想想自己指认厉鬼的任务,这就是让他们送命,还好他们一开始就发现了问题,真是坑到极致。

    太阳的初光照射到甲板上,海鸥在天空飞翔,夜晚已经悄然过去,杀戮已谢幕,宁川四人,迎着初光,成功回归。

    宁川站在鬼楼的大厅里,看着代表楼层的数字七,不知不觉间已经经历了这么多,十三层,你距离我还会遥远吗?

    “鬼楼给了一天的休息期,老头子我去休息了,你们两个可要好好把握哦。”白老竟然难得的对宁川挑着眉毛,还露出你懂得笑容,随后迅速离开现场,没准说不好就会出现家暴,一定要避免无辜被连累,虽然是自己挑起来的。

    张心怡也很懂事的离开,只留下一脸懵逼的宁川和叶凝雪。

    “凝雪,咱们,是不是也该回房间休息一会,毕竟都一晚上没睡了。”宁川试探的问道,内心已经在无限遐想。

    “咱们是不是还要一起洗个澡,睡一张床啊~”叶凝雪萌萌哒的看着宁川。

    “这发展有些快吧,不过也是可以考虑的。”宁川腼腆的说道。

    接下来的场面就有些暴力了,宁川遭到莫名AOE攻击,被以调戏美女为由,足足被打了十分钟,最后还是叶凝雪打累了才停手,拍拍自己的双手,蹦蹦跳跳的去找自己的房间。

    宁川委屈的爬起来,只能怪幻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自己为什么就管不住自己的这张嘴,老老实实去自己房间吧。

    叶凝雪洗了一个澡,躺在粉红色小熊床上,自责自己为什么要打宁川,其实她也很想抱着宁川睡觉,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依靠感,女人啊,就是迷一样的动物。

    大家由于一晚上没睡,早晨才回到鬼楼,都很乏累,睡到中午才从各自的房间出来。

    “看样子机会从你手中溜走了。”白老失望的摇了摇头,看着宁川没有和叶凝雪从一个房间出来,继续拿着他开玩笑。

    “还机会,差点没被打死,女人心海底针。”宁川脸上一个大大的囧字。

    “怎么,听着你很不服气的样子!”叶凝雪从后狠狠掐了宁川一下,本来她想揪他耳朵的,可惜够不到。

    “对女孩子要慢慢来,习惯就好了。”白老在一旁偷笑。

    四个人都在在大厅里坐下,白老提议他做午饭给大家吃,虽然鬼楼的食物美味,但却缺少最重要家的味道,那是无法模拟的,就如同游子在外吃遍了山珍海味,回到家,一碗清淡的鸡蛋面,可能就会让他泪流满面,食物不仅是色香味的体现,更是情的载体,家的感觉。

    叶凝雪和张心怡想去给白老打下手,但是被委婉拒绝,她们的厨艺只能算做捣乱,要是她们加入进来,这样大家的午饭,就绝对变成了试毒。

    没过多久,大厅内菜香四溢,白老简单的做了四个家常菜和一个蛋花汤,已经足够四人吃的。

    “来来来,大家快尝尝我的手艺,我可是不做菜很多年了,除了一些老哥们,能有这待遇的可没有。”

    三人动起了筷子,叶凝雪只是觉得菜的味道似乎有些不同,但说不出那是什么,反而觉得没有鬼楼的菜好吃,因为她之前从未感受过什么叫做情,自己尝不出菜的独特。

    宁川和张心怡则眼眶有些湿润,这味道太熟悉,如同自己父母亲自作出的一样,就是不知,此时家中二老身体可好,身为独子,却不能身旁尽孝,莫大的伤心,一时间百感交集。

    “不要想太多,活着出去,就什么都有了。”白老安抚着二人。

    “嗯,吃饭,吃饭,不想那么多,白老你的手艺真不错。”宁川大口的吃着菜。

    “喜欢吃就多吃一点。”白老时不时的还会给宁川夹一些菜。

    游轮上的白老,是一个玩弄人命的智者,他可以绝情的将游客当做棋子,也可以毫不犹豫的杀死那个求助的女人,但现在的他,却是一个和蔼的老人,太多的无奈,只能说是,处在鬼楼,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