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十三层鬼楼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心里压迫

第一百二十二章 心里压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在寻找刚才那个学生的过程中,宁川也在思考着被厉鬼吞掉的那个木罐的作用是什么。

    会不会是木罐上面的彩绘娃娃,就像是一个活人一样,可以代替拥有它的主人死一次,也可以起到一点拖延的效果。

    要是如此的话,会不会这个学校内还存在着很多这样的木罐,正是由于这些木罐的存在,才可以让他们活的更加长久。

    没准胖胖厉鬼的限制也和时间有关,只有他们依靠木罐度过一个时间段,才能够接触到这场猜猜看的死亡游戏生机,不然所有的木板猜测都是一场死局。

    越发觉得这种猜测的可能性很大,宁川更加急迫想要将那个学生找到,如此他才能够得到木罐的信息。

    由于宁川之后位置就已经距离厉鬼很远,厉鬼吃掉木罐之后还有一定时间的闭眼期,应该是给丢木罐的人逃跑所准备,不然岂不是自己还是会被最先找到,那就有点太冤了,所以这就导致宁川也顺利的离开了危险区。

    而后宁川几乎绕了一个很大的圈去到那个学生逃跑的方向,按照道理来说,这个学生一定会跑的很远才会停下来。

    毕竟被厉鬼在那个地点找到,他应该也能知道厉鬼具有一定的找人能力,他要是自己跑一会就躲起来,那真是傻的就有些过于可爱。

    宁川再跑到自己觉得差不多位置的时候,他开始边跑边呼喊,一味地寻找不可能找到之前的那个学生。

    至于会不会引来胖胖的厉鬼,那就不是他要思考的事情,找到那个学生才最为重要。

    “木罐,我有木罐!”

    不停地喊着自己拥有木罐,宁川认为要是那个学生听到这个消息,绝对会出来见自己,这种东西他的身上不可能有两个,自己的那个用了就会找下一个拥有的人来进行保命,那样他就可以找到那个学生,得知如何得到木罐的方法。

    而且周围要是有其他的人也拥有木罐,他们听到有人在呼喊这个问题,就会认为自己知道木罐的用途是什么,同样会出来和自己见上一面。

    在寻找的过程中,宁川看到自己手表上面活着的学生数就只剩下了九个,看样子胖胖的厉鬼不在自己周围,它正在其他的地方制造着杀戮,才造成活着的学生到了个位数。

    这让宁川感到了时间的紧迫,虽然厉鬼不在自己周围危险性要小很多,但人只剩下这么少,那就不怎么乐观了。

    经过将近二十分钟的寻找和呼喊,宁川终于听到了有人回复自己。

    “喂,下面的那个老师,我在上面,你快点躲进来,千万不要被厉鬼看到。”

    说话的这个学生,正是之前在树林中丢木罐的那个,他此刻躲在一个教学楼的二层,声音压得很低的正喊着宁川,似乎很怕将厉鬼吸引过来。

    宁川一看是他,兴奋的跑进了教学楼里,能够找到这个家伙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等到宁川来到了学生面前,他最先说起话来。

    “这位学生,我是学校的宁老师,我想知道你之前在树林里扔掉的那个木罐是怎么得到的。”

    这个学生听后一愣,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和他之前喊话的内容完全不一致?

    “宁老师,你不是说你拥有木罐吗,正是因为这个我才把你喊了上来,怎么现在你问我是如何得到的木罐。

    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去过树林,还知道我在那里扔过一个木罐,是不是你看到了厉鬼对我发动攻击的整个过程,只不过你一直躲藏在周围。”

    宁川早就想到了这个学生会这样询问自己,不然他也不会这么说。

    “没错,我当时就在树林里,看到了厉鬼袭击你的整个过程,更加知道了木罐对于逃生有着独特的作用,所以我才会用这种方法来将你寻找到,就是想知道在哪里可以获取到木罐,那样我也将拥有一些活下去的资本。”

    听着宁川的话,这个学生已经有些不怎么想和宁川交谈,假如自己将木罐获取的方法告诉他,岂不是相当于增加了一个竞争对手,那可是涉及到保命的问题。

    宁出也知道这个学生此时的顾虑,但他要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又怎么会拿错失木罐获取的方法来冒险。

    “虽然我不知道该如何获取木罐,我找到你也是为了获取这个方法。

    不过我当然不是来这里白白的和你获取,我也知道这关乎于生死,所以我有一个更加重要的线索来和你交换,这可是比你的木罐更加具有价值。

    还有一点就是,我现在已经猜到如何解决厉鬼的问题,只要你能告诉我如何获取木罐,我会告诉你我知道的一个信息,这样只要你自己不去作死,你一定不会死在我的前面。”

    其实宁川还不知道如何解决厉鬼的问题,他这样说只是为了增加自己的筹码,让这个学生肯将线索告诉自己。

    那个学生听后确实有些心动,不过他却想让宁川先说出来,这样自己还有着一定的主动权,甚至最后可以不说出来,这个所谓的宁老师还能弄死自己不成,那样他死也别想知道如何获取木罐。

    看着学生的表情,宁川微微的将自己的嘴角翘了起来,想要和自己玩心理战,他还是太嫩了一点。

    “小伙子,不要想得那么贪,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知道的那个线索只会有我一个人知道,其他的人根本没有像我一样和厉鬼接触的那么多。

    而且你知道的木罐线索,应该不会太过于难找,我只要不想太多的浪费时间,既然你能够找到,我也一样能够找。

    只是我想多救一些学生而已,要是你不告诉我,那样我就少救一些学生,并且在没有我那个线索的支持下,你极有可能不会在存活的那些学生之中!”

    这一句话重重的敲在了学生的心头,宁川的话都戳在了他的软肋上,他的确极度的想要的活下去,在生命的抉择下,他没有和宁川赌博的那个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