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佳偶玉成 > 正文 第八章 三年交易

正文 第八章 三年交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你们竟这番戏弄本宫,当真笃定本宫今日不敢在段府杀人吗?”玉无存这句话彷如千年寒冰,冷气腾腾。

    相对于玉无存的寒怒,钱玄反而如沐春风般,起身作揖道,“殿下,恕草民多言!这段府已是中彧第一盛族的第一百八十七个年头,难道殿下希望自己掌政之时仍受段府牵制?”

    妙龄此时还不懂,对玉无存而言,美貌虽然重要,但再重要也不及权力分毫。

    钱玄此话开门见山,直掐玉无存的七寸。嗨,为了那个丫头,他几时这般磨破嘴皮,还要散些钱财,真是个十足的灾星!

    玉无存低眸考虑了一番,淡淡回了一句,“说来听听!”

    不错!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在进行。钱玄沉吟道,“试问太子殿下,古往今来,帝王最简单明智,最长久有效,最无声无息便可将一个盛大的家族削弱的办法是什么?”

    “培养势力与之抗衡,挑起内讧将其势力一分为二。”玉无存冷静地回道,象是课堂回答夫子的问题。

    钱玄并未在意,他微微笑道:“那,想必殿下也略有耳闻,段正宏与段姥太君可谓是十三年的宿敌。”

    “怎么,难道是段将军他”玉无存突然激动的坐了起来,段正宏与段姥太君这段芥蒂之事他也从奶娘口中知晓一二。

    据说当年段正宏发妻亡故已有五年,却执意不肯再娶,后来段姥太君私底下应允她的侄女用下作之法爬上了段正宏的床。被迫无奈之下,段正宏从外带回了段妙龄的娘亲,拒绝迎娶段姥太君的侄女,让段姥太君颜面扫地。

    钱玄自然清楚玉无存想问的是什么,漠然回道,“回殿下,段将军并未承诺在下什么。”

    没想到钱玄会这样回复,玉无存的心情瞬间从云霄跌入谷底,语气极为不好的说:“既是如此,本宫与你还有谈下去的必要吗?”

    “呵呵!”钱玄轻笑了一声,捏起酒杯晃了晃,“不知殿下是否听过‘红衣白发江无氏,富甲天下众门生’这样一句话?”

    这句话玉无存岂止是听过,他还曾派人请过这江无氏出山,助他登基夺权安邦定国。哪知这江无氏居无所定,要想找到他如同大海捞针希望渺茫。

    再看圆桌右侧那而立的少年,红衣白发,目光精锐,贵气脱俗!难道是,玉无存抓住被褥不相信的问道,“你是?”

    钱玄知晓玉无存心中的疑惑,莞尔一笑,“草民正是江无氏,上月已满十六。”

    天下传言,这江无氏如何如何了得,不仅富可敌国,而且门生遍布八方。但玉无存却从来也没想过,这无氏郎和他年纪相仿。

    此时此刻,玉无存的心情是复杂的,既为那‘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而欣喜,也为这‘贤者无意助他敌友尚未清晰’而纠结。

    中彧太子寻访他一事,钱玄自然清楚,当时只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从而想方设法脱身。却不曾想,今日会为那段妙龄而自动送上门。

    “段将军虽没有承诺过什么,但草民深知,若是今日殿下救下段府三小姐,她的哥哥段子骞必定会追随殿下。何况段府三小姐在太子府所住的这三年里,江无氏绝不会让殿下吃亏。”

    如此一举两得的好事,玉无存当然不会放过。

    只是,这江无氏与段妙龄是何关系?怎会为她之事亲力亲为?

    再者,今日段妙龄戏耍他堂堂太子,难道既往不咎了吗?这让他颜面何存?将来如何立威?

    再三思虑,玉无存也谈起了条件,“本宫可以答应。但是……

    段妙龄若是再敢对本宫无礼,本宫处罚她应该不为过吧?”

    “不为过!”钱玄转身准备离开。

    “当然,本宫绝不伤她性命!”玉无存忽而一笑,问钱玄,“无氏郎!你与这段妙龄是何关系?”

    走到门口的钱玄停下脚步,浅笑道:“三年之期到,殿下自会知晓。”

    “吱吱吱……”

    “唧唧唧……”

    “嘀嗒嘀嗒……”

    “白老,这牢房里的饭菜有那么好吃吗?”巡逻的狱卒看不下去了,终于开口问了那白发苍苍的老头一句。

    “一般般!一般般!……若是再来壶酒那可就是美味佳肴喽!”老头一边扒饭随口回道。

    提着灯笼的狱卒摇了摇头,叹息道,“年纪都这么一大把了!还得在这里安享晚年!”

    这句话老头就不爱听了,谁说他要在破地方交付了他的余生,老头放下烂瓷碗,大声教道,“嘿!我说你这大叔,你那只耳朵听见神医我要在,你这个破地方安享晚年了,啊?告诉你,我只是来这历练,历练的!”

    “好好好!”那狱卒怕了他,要不是看在他那么大年纪的份上,他也不会自讨苦吃,巡逻的时候搭手给他带了份菜饭。

    “切!”老头噗了噗嘴,扭过头自言自语道,“一根筋!新皇登基了,难道不大赦天下啊!再说,老头我是短命的人吗?”

    当段妙龄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幽森牢房里,老鼠虫子滴水的声音未曾断过,她试着挪了挪身子,想要找点水解渴,隔壁却传来怪异的男人和女人交杂的声音,有喘息,有粗吼,有呼救!

    妙龄的心倏地提到了喉咙尖上,一声也不敢吭,手脚也不敢动。

    咚……咚……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这声音也不知是何处传来的。

    妙龄舔了舔下嘴唇,蹲了好久,她的双腿都麻了。不得已,她只能轻手轻脚的移动着身子,舒展舒展腿,缓解一下双腿的僵硬,麻痹。

    然而,妙龄刚呼了一口大气,仰头靠在墙壁上,隔壁牢房的声响却越来越大。

    “啊……”

    “求求你!大爷!饶了我吧?啊!”

    女子求饶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呻吟,鞭子的抽打声在阴冷而寂静的监牢里,格外的清晰,恐怖!

    妙龄忍着臀部的疼痛,双腿拱起,双臂揽着小腿,脑袋埋在大腿和腹部之间,想这样缓解些心中所生的恐惧,祈求黑夜早点过去,黎明快点到来!

    监牢屋顶上。

    钱玄修长的身子斜卧在瓦格上,右手支颐凝视着下面,等到戏看够了,他扬手从怀中掏出一包东西,直接撒了下去。只见妙龄隔壁牢房中的男男女女一个个的都倒地了。

    妙龄竖起耳朵也未听到任何声响时,便渐渐放下警惕迷蒙的睡了过去。

    ……

    “丫头!丫头!”

    没几个时辰,妙龄被一道熟悉且邪魅的声音惊醒,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那红的白的混成一团,但她知道就是红衣白毛怪,忽的跳起一把揽住了他的脖子,勒得死紧死紧的。

    “咳咳……”

    “我说,丫头!你心肠怎么就这么歹毒啊?”钱玄扳开段妙龄的小手,摸了摸脖子正要缓和下。谁想段妙龄却突然一把将他抱住,搂着他的细腰晃了晃,便立马缩回了双手,对着他笑眯眯的。

    钱玄自然知道这丫头将他身上搜刮了个遍,但他也不会拆穿她,他倒想看看这丫头片子究竟可以闹腾到什么地步。那玉无存平白无故的得了她那么一个大便宜,应该也得给他找点事情做!
第七章 面壁思过章节目录第九章 妙龄出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