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佳偶玉成 > 正文 第四章 太子殿下

正文 第四章 太子殿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寒苑里的二将正好将最后一颗豆子捡入筛子中,他起身吐了一口气。

    房屋里的段妙龄终于用碎了的半边瓷碗划破了麻绳,她刚站起身拉了拉门。门是锁的?妙龄有些颓废,房间的窗户忒高了,她的个子矮了,别说从窗户逃出去了,加上凳子的高度她也摸不到窗户角。

    再看窗外的天色,日头快升到正中央了,妙龄在窄小的房间里来回踱步,心里仿如住了只跳骚,急不可耐却又无计可施。

    二将回屋后利索的把端着的筛子安放在木架上,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叹着气,“二将饿了,二将该吃饭了!”

    听到二将憨厚的声音,妙龄捡起碎瓷碗在左腕上方划了两条血线,而后让血滴落进门口间隙,从而流出屋外。今日是她出去的最佳时机,若是错过了她可能永无翻身之日,甚至还会成为爹爹和哥哥的威胁。

    无论如何,她今日必须出去。

    “啊…有刺客!救…命!有没有……人啊?快来救我!”妙龄推倒了凳子,将碎碗一次又次掷地,……尽其所能让响声弄到最大。

    屋外正在吃饭的二将噎住了,他扔下碗筷抓起茶壶,立马跑到关着妙龄的房门前,却又踌躇了,他发过誓言,答应娘不会放媳妇出来的。在他几经思想纠结,门缝里传出妙龄惊恐的声音,“啊!血……血……”

    血?

    二将脑袋一震,眼睛直直的瞅着地上,玫红的血水流成了弯曲的线条。瞧见血水二将就急红了眼,步伐矫健走到柴房里,提起斧头回至房门前使劲全身力气,三两下把门上的厚锁劈成两半,门淑然般自动开了,屋里的妙龄恍如一阵狂风般从二将身旁飘过。

    “媳妇……”望着妙龄渐行渐远的背影,之前当着娘亲发誓的话在回荡二将耳廓里,二将丢掉斧头便去追段妙龄。

    妙龄终于逃出生天了,奈何伤未痊愈,没跑多远便已大汗淋漓了,身后还有二将在追她,来不及思量,她踮起脚跟纵身跳进了池塘。

    一来痴傻的二将摸不着头脑。

    二来这水池连着前院和后院分界处那座假山下的水池。

    她不知道游了多少回了!

    说来也巧,妙龄刚钻出水面朝假山那游去,从千佛亭离开的那红衣白发少年正好踏上假山对面的青石板路。

    “少爷,这”金五差点破口而出,却被少年伸手制止,停在桂花树下观望。

    那露水的小鬼爬上岸之后,低头拧了拧身上湿透的衣服,而后又捏住头发朝下滑去,这样弄了两三次,她便捋捋额前的发丝,绕过假山向前院走去,可才到青砖门洞下,她又停留不前了。

    妙龄怔怔的望着前方那美景。

    高大挺秀的老枫树盘曲多姿,琉璃般若金灿光芒洒落在片片枫叶上,周围早已红煞成影,忽有秋风袭来树叶飒飒作响,还有三两片枫叶飘飘然落下,静若无声!

    树下那少年,一袭墨黑色锦衣华服,硬是被他穿出了别样的丰姿。

    俊美非凡的脸庞,五官线条凌厉堪称完美。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七分束起三分随意,俊朗秀眉下却是一对凤眼与杏眸的结合体,深邃,寡情如刀锋般淡漠,性感的薄唇紧紧抿着,配上柔美的脸部曲线让人有亲吻的冲动。

    举手投足间都在流露出浑然天成的帝王霸气,看了让人难以抗拒那野性的魅力!

    此人此景,美不可芳物!

    躲在石门旁毫无顾忌欣赏美景美少年的段妙龄,发现有妇人领着七个婢女缓缓走来,那些婢女们都端着水果盘,尤其是最前面那个婢女盘中的苹果,个个红间夹白,散发着诱人的芳香,那形状更是苹果界内的佼佼者,赏心悦目!

    许久未尝果肉的妙龄此刻早已是口水直下三千尺了,她抚了抚饥辘肠肠的肚子,再抬头望去。

    只见领头那妇人白皙的双手拿过一个红苹果,上前呈上红苹果道:“太子!”

    太子?

    玉无存!

    妙龄脑袋瓜子飞快的转着,当朝太子在众多皇子中排行第十三,却是皇后唯一的儿子,最能吸引他的是美貌,若想与他套近乎你就必须养颜美容绝不离口,最好还是这方面的高手。

    思及此,妙龄突然蹲下身子在地上抓了什么,似一缕轻风般冲到了玉无存面前揽住他的左腕道,“太子殿下,妙龄有颗美颜丸,还是哥哥所赠送,可否能与你换个苹果?”

    刹那间,空中飘零的枫叶都静止了。

    妙龄缓过神来才懊恼至极,有必要为了一个苹果同老虎谋皮吗?而且还搭上哥哥,她是有多蠢啊!

    美颜丸?还是段子骞所赠送?

    玉无存似乎有那么一点兴趣,只是眼前这女娃浑身湿漉漉不说,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连鞋子也是有只少只,身上的脏污只洗脱了一半,更加邋遢!他有些不相信,看向段妙龄严肃的问道:“此话当真?”

    “嗯。”妙龄硬着头皮砸了砸脑袋。

    “那就拿出来给本宫瞧瞧。”明明比她大不了两岁,说话的语气却象极了大人。

    伪大人!

    妙龄在心中琢磨了会,也学起了某人说话的语气态度,正经道:“是是是,自当拿出来给太子殿下瞧的,只是……”

    “只是什么?”

    “……”妙龄眼睛咕噜直转,却未答话,当真大胆!立在旁侧的妇人出言训道,“大胆!太子问话,竟敢不回?”

    “奶娘,水果盘留下,你们都退下吧!”玉无存倒也未怒,反而轻言细语地说道。

    哦~奶娘嘛!除了亲爹亲娘,这家伙怕是只有奶娘最亲了吧!

    等奶娘和婢女们纷纷退下,玉无存转眸望向段妙龄,“说吧!”

    “哦!其实呢,妙龄死里逃生,不得不游水逃跑。为了保护这颗难得的美颜丸,为了更好的孝敬太子殿下您,妙龄不得已才将美颜丸藏在舌苔下,只可惜”说到这,妙龄开始哽咽不休。

    看着这张花猫脸,玉无存显然没有多少耐心了,冷声道:“吃了?”

    妙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哪能哪能,哪能啊!献给太子殿下的东西,就算给妙龄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接着她又补充道,“其实,它只是碎了,有些难看,就怕殿下嫌弃!”

    “嫌弃?本太子都没嫌弃你,还会嫌弃自己的喜爱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