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佳偶玉成 > 正文 第三十章 迷局

正文 第三十章 迷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边刀光剑影,皇宫的西窗阁楼也忙得不可开交。

    宫女嬷嬷太医们进进出出,好似发生了天大事情般,搅得人心惶惶!

    夜空中的月光很亮,却偶尔吐纳着丝丝寒气了,惹人寒噤!

    西窗阁偏殿,粉红色的落地花格纱前,小舞呆呆的立在原地,纹丝不动,似是在地上生根发芽了。

    躺在床上的妙龄额头上冒着汗水,嘴里不时逸出一句哥哥或爹爹,象是做着什么噩梦,脑袋时而不停的摇晃几下,表情很是痛苦,似是在挣扎什么。

    等到孟太医走出西窗阁时,沐浴完后的姜月蓉正好朝着这边走来,看见孟太医她便开口问道,“孟太医,他怎么样?”

    孟太医抬起双手叩了叩礼,敛眸低首回道,“老臣见过姜二小姐!这位女子是因感染风寒,方才引起旧疾复发,老臣已经开了一副药让她服下,烧暂时是退了,大概明日清早便会醒来!”

    除了女子这两个字,孟太医后面所说的话姜月蓉是一个字也没听,她绕过孟太医三两步跑到床前,推开小舞看向床上的段妙龄,双腿忽然软化,姜月蓉忍不住后退了两步,瞠目呢喃着,“女的!是女的!是女的!”

    小舞迅速上前扶住姜月蓉,急切的喊道:“小姐!”

    姜月蓉怔愣地偏过头看向小舞,张嘴说着,“小舞,姑妈她”

    话说到一半,姜月蓉忽然又停住不说了,小舞有些迷糊,疑惑地问:“小姐,你怎么了!皇后娘娘怎么了?”

    姜月蓉抓住小舞的手腕,惊恐道,“小舞,我们中计了!”

    “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小舞也被姜月蓉这一惊一乍的吓到了,一脸担忧的问:“小姐,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奴婢!”

    月亮仍是那般凄清,永和宫内却是另一番景象。

    皇后躺卧在凤榻之上,两个宫女一个蹲在床头给皇后按摩肩膀,一个蹲在床尾在给皇后按摩脚底。这时,李嬷嬷走了进来,双手搭在左腰边上,低眉回复道:“禀皇后娘娘,那段府三小姐并无大碍!”

    “李嬷嬷,跟了本宫这么多年,难道连这也需要本宫教你吗?”皇后听到李嬷嬷这样的答复,明显很不高兴,倏然睁开双眼瞥向李嬷嬷微怒道。

    李嬷嬷当然知道皇后娘娘向来心狠,连她身边最亲近的人她都下得去手,更别说是一个姜月蓉了。但李嬷嬷也深知,后宫深似海,最忌讳的就是仁慈!

    可如今皇上病危,监国的是太子殿下,皇后很快便会晋升为太后,应是更加偏袒姜家才对,怎会反而视姜家为眼中盯,欲要除之而后快呢?

    这姜家二小姐也是她看着长大的,说不忍心那是自欺欺人,可皇后是她李家的大恩人,她的命令又不能违背,也只能委屈了姜二小姐了。

    段妙龄昏过去的消息传到太子府中,扮作玉无存的玉匀赪终于按耐不住了,他亲口承诺十三弟的事情竟办得如此糟糕,起身出了书房便匆匆坐上马车朝皇宫而去。

    一进宫,赵厚便迎面走来,等到玉匀赪面前顿住脚步道,“回殿下,属下已经查明,这一切都是姜月蓉做的手脚,段府三小姐此刻正歇在她西窗阁。”

    姜月蓉?

    三表妹?

    玉匀赪蹙了蹙眉毛,姜月蓉私养男宠的丑事他到知晓一二,但是他绝不相信姜月蓉能够做出通敌叛国的事情来,这里面一定还有隐情!

    瞧见玉匀赪有些迟疑,赵厚便顿首问道:“殿下,眼下我们该如何应对?”

    月色溶溶,晚风习过,阵阵花香迎面扑来,令人神清气爽!

    玉匀赪微仰头凝视了一会那道道高墙,学着玉无存冷冽的吩咐赵厚道:“走!随本宫立即前往西窗阁。”

    葛山脚下,银色的月光照耀在溪流上,波光粼粼!

    可当你走进一看便会发现,银色的波光捎带着血红色。

    玉无存的兵马已所剩无几,而山峰上胡人的将士仅仅是少了几个弓箭手。

    单天见玉无存手握剑柄单膝跪地,立即扬手命道,“停手!”

    军令如山,将士们哪敢不从,纷纷放下手收住了弓中的箭雨。正当单天飞身下山时,空中突然飞出一支箭射在玉无存的左手臂上。

    单天抬头一看,只见天瑜公主扔掉弓箭,用帕子擦拭着手随意的说着,“想不到堂堂的胡国三王爷杀一个男人都这般犹豫不决!”感叹了一句,天瑜侧过身子走了两步,又道:“本宫给三王爷看了看面相,历朝历代象三王爷这般南征北伐,却又这般软骨头妇人之仁的,三王爷可是千古第一人!”

    单天微微眯眸,随着天瑜脚步的移动而移动,眼中的怒火呼之欲出,却硬是压了下去,笑道:“象公主这般美若天仙的人儿,不在男人的怀里躺着,却偏偏要做个男人婆,天下不知道又有多少男儿为公主而心碎!”

    “你!”天瑜很是气恼,不过随即又吐了一口气,哼笑了一声,鄙视道,“没想到三王爷竟这般肤浅!不过,容本宫主提醒三王爷一句,三王爷的母妃不也是胡国第一位女将军吗?当年三王爷的母妃若非常年征战,恐怕三王爷现在不知道会有多少亲妹妹亲弟弟呢!”

    天瑜这话使得单天哑口无言。

    天下谁人不知,单天的母妃乃是胡国的第一女将军,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个女将军,而她的美貌更甚天瑜!

    单天这样说天瑜,那他将自己的母妃又至于何地?

    在二人你一言我一言各不相让时,山中突然起了大雾,使人无法看清远处。

    这雾说来也奇怪,起的突然,散的也快!

    天瑜和单天都判定了此雾绝对是人为造成的,因为雾散去之后,玉无存,以及玉无存的兵马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究竟这背后帮助玉无存的是谁呢?

    天瑜心里如此想着,而单天却怀疑此事是这个潘国的公主搞得鬼,本来想下命让士兵抓住这个天瑜,却因为她一个人单枪匹马突然出现而有所迟疑。

    对于单天的怀疑,天瑜心知肚明却也没必要向他解释,怀疑就怀疑好了!这个单天还没有那个能力能够成为她的绊脚石,她根本就不需要在意。

    “三王爷,咱们后会有期!”天瑜抬手抱拳以礼道,随即转身施展轻功消失在黑夜的夜幕里。

    望着天瑜那离去的方向,单天握紧拳头,冷声说着,“潘天瑜!哪天最好别落在本王手中!否则本王定叫你生不如死!”就凭你,还能与本王母妃混为一谈!

    “王爷!”一个士兵一身狼狈的跪下道,“有敌军偷袭军营!”说完这句,这个士兵便倒头死在了单天的跟前。

    敌军偷袭?

    玉无存的军队被他歼灭得只剩几个残兵!

    想起天瑜刚才突然出现,单天怀疑偷袭他们军营的敌军是潘国,并没有立即赶回军营,而是先派遣一小队抄小径探明情况。
第二十九章 包围章节目录第三十一章 心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