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佳偶玉成 > 正文 第二章 被绑(已修1)

正文 第二章 被绑(已修1)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听着红嬷嬷话不对事口不对心说着极尽委婉的话,妙龄心底却跟明镜似的。

    这个红嬷嬷最擅长说一套做一套了,暗地里逼迫不少婢女给她痴傻的儿子做媳妇,如今都把算盘打在她段妙龄头上来了,她那一席话的言外之意大抵如此:

    你几斤几两她红嬷嬷知晓得一清二楚,见着你现在这番可怜的模样,她向来心软仁慈,着实于心不忍!

    无奈这段家的天不照着你,她也没有办法。

    不过,你要是乖巧听话,不存二心。她可以让你进她家门,天天将你捧在手心里宠着。

    可若是你不实好歹,那么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倘若你今日识时务,日后却反过来想着算计她,小心她拆了你的骨头,将你扔到荒山野岭喂狼!

    眼下,段家的列祖列宗都在,三小姐意下如何?

    妙龄心中如此解着,不晓得是自己聪明过了头,还是这个红嬷嬷太会说话。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两人此刻已经心照不宣了!

    何况她早就已经置身在悬崖边缘,突然还有人冒出来跟她谈些牛头不对马嘴的条件,她倒也是乐意之至!玩不过姥姥。她就不信,她段妙龄连一个傻子也不能玩弄于鼓掌之间,至于这红嬷嬷么,走一步看一步。

    妙龄依稀记得爹爹临走时同她说过两句话。

    “妙龄,这人啊,是生是死全凭嘴舌,是荣是辱仅问内心。”

    “爹相信,我段正宏的女儿绝对不是一般的女子!”

    还有最宠她的哥哥……

    夏日阳光明媚,城外离河满塘荷花含苞待放,叶下水波粼粼鱼儿戏水。

    突然从水中冒出两个小脑袋,少年玉光逼人,女娃也生得俊俏。

    女娃撅着小嘴,眼中散发着傲世的光芒,“哥哥,咱俩比划比划!”

    紧跟着嗦的一声窜进了水里,向着岸边游去,少年也不甘示弱,迅速的追游了上去。

    蓝天碧水,群山远鹤,花团锦簇,流水涓涓,清翠欲滴的草地上,粉衣蓝袍的女娃少年双手叠放在后脑勺下躺着,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天空。

    突然,少年偏过头来看着女娃,坚定的说道:“妹妹,若是有人欺负你,你直接还他十倍,然后再告诉哥哥,哥哥一切都会替你担着!”

    说完还很默契的拍拍胸膛。

    女娃却咯咯的笑了起来,扭头回道:“哥哥,每次那些个坏家伙刚伸出爪子,你就直接冲了过去,妙龄哪还有机会还他们呀?”

    说完,女娃对他撇了撇嘴。

    少年顿时哑然,僵硬的转过头看向太阳。

    四更已过,红嬷嬷见时辰不早了,便催促段妙龄道:“三小姐,老夫人命老奴毒死你,你还有什么遗愿要说的吗?”

    妙龄陡然回神,惊恐的望着红嬷嬷,双臂紧紧地抱住自己浑身发抖的身子,眼神乞求的看着红嬷嬷。察见红嬷嬷不为所动,妙龄便忙急着跪下磕头,求道:“嬷嬷饶命!嬷嬷饶命!妙龄必定做牛做马报答嬷嬷你!”

    是个识时务的,红嬷嬷嘴角微微上扬。

    余光中瞥了瞥红嬷嬷,察觉到那笑意,妙龄更加卖力了,急切地说道:“嬷嬷,只要你饶了妙龄性命,你让妙龄做什么,妙龄就做什么!”

    “哎呦喂!三小姐这是说的哪里话!老奴可不敢驱使你。只是老奴知道三小姐委屈,而今大将军和小少爷远在边疆,老奴人微言轻又帮不到你什么,段府上事情也多,想看看三小姐愿不愿意在老奴寒苑躲上一阵子?”红嬷嬷边说边扶起段妙龄。

    不得不说,这个红嬷嬷还真不能小觑!

    妙龄敛眸如斯想着,谁料红嬷嬷在她脖颈儿后劈了一掌,转眼便倒在了红嬷嬷怀里。

    一夜,弹指而过。

    天际,晨光熹微。

    方才那样的夜晚在段府已数见不鲜,眼下这样的初晨也并非霞光万道!

    只是人们不知道,正是此夜酿造了段氏家族两百年巅盛与衰落,正是这样的橙光刺醒了那双手双脚被粗麻的绳子绑得死紧的段妙龄。

    妙龄幽幽地睁开双眼,除去灯柱麻褥和衣服,入目的全是木头。她试着动弹了两下,却听见门外传来红嬷嬷的声音,便先作罢。

    “二将,听到没有,这里面关着的是你媳妇,老夫人过寿之前千万不能放她出来,知道吗?”

    “哦。……那,娘!要是媳妇要吃大饼要出恭,二将该怎么办?”

    “没事!二将就叫她忍着,等娘回来再让她吃大饼出恭,反正一天不吃不喝不拉也不会死人!知道吗?”

    “嗯!二将听娘的。媳妇要吃大饼出恭,二将该怎么办?娘说了,二将就叫她忍着,等娘回来了再让她吃大饼出恭。反正一天不吃不喝不拉也不会死人!”

    自红嬷嬷离开后,二将便一直念叨着这几句话,妙龄也是醉了!

    细想起红嬷嬷在旧祠堂对她说过的话,段妙龄弯了弯嘴角,这个红嬷嬷还真是高瞻远瞩,贪婪无耻!

    不过,她段妙龄也未必会不得不被她牵着鼻子走。再者,姥姥六十大寿,她这个做孙女的哪有不出现的道理。

    “相公……哎呦!疼,好疼!好疼呀!疼死我了!”声音柔弱入骨,却又虚弱无力,如清泉溪水般清凉冰心,又似黄莺鸣叫般娇嫩酥甜,连妙龄自己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外屋那二将本是囫囵吞枣的吃着野果子,不知怎的,仿佛被什么武功高强的人定住了般,一动不动,嘴巴张着,两眼瞠着。

    屋外少顷没了声响,妙龄不由得一阵失落。

    “咳咳咳咳”二将突然咳嗽不止,提起茶壶就对着自己的口灌,咕噜咕噜后,他忙拍了拍胸口,原来刚才他是呛了。

    屋里的妙龄又不识来了两问,“相公……你怎么了呀?莫不是我这胸口闷热的毛病把你也给传染了?”

    这声音好生奇怪,他的心口跳得好快,好不舒服。

    二将粗旷的喘了两口气,直接锁门逃之夭夭了!

    一墙之隔,坐在地上靠着墙壁的妙龄闭眸笑了,这二将根本就没有情弦,那红嬷嬷还敲锣打鼓的给自己儿子找媳妇,那些姑娘一个个的也不晓得到哪里去了?难道真如外面所说,被他儿子克死的?

    呵呵……她段妙龄可不是好欺负的,就算是死也绝不孤单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