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佳偶玉成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血印

正文 第二十三章 血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窗外,月白风清,树影婆娑。

    夭夭拉着妙龄走到铜镜前刚坐下,门外便传来很大的动静,妙龄起身走到门前往外瞧了瞧,是士兵在搜查什么,她清楚地听见那领头的侍从说,“殿下说了,就算挖地三尺也要将段府三小姐找出来,找到段府三小姐每人各赏十两银子!”

    不好!玉无存现在在静云阁!

    妙龄心下暗叹,她转过身三两步走到夭夭面前,拉住夭夭的手嘱咐道,“夭夭,谢谢!只是,我现在逃不了了。不过,你要是想离开太子府,我一定帮!”

    当妙龄第一次握着夭夭的双手时,就已经牵动了夭夭的心悸,而妙龄的那些话语,夭夭仿佛觉得昔日的烈火就在眼前。

    “夭夭姐,谢谢你没有忘记我!只是,我没有一点力气了。不过,夭夭姐一定要离开、一定要离开,为我、为薛家报仇!”女娃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了,她拉着蹲在她面前的女孩,每说一个字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而那个蹲在女娃面前的女孩,摸了摸女娃的脑袋,浅笑着说道,“小桃,姐姐答应你,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薛夭夭都不会忘记薛亦桃!不过,你要答应姐姐一定要坚持住,等我们出去了,将来一起为薛家报仇?”

    “不、不行!夭夭姐,你带着我……是逃不出去的”女娃说完这句话,用最后剩下的力气挪了挪身子,滚进了茫茫大火里。

    “不……”夭夭忽然反握住段妙龄的手连连说不。

    察觉到夭夭的不对,妙龄抽出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夭夭的手背,柔声说道,“好好好!你不想离开太子府那就不离开!”

    妙龄欲要转身去开门,夭夭伸手去拉妙龄,哗!妙龄的衣袖被夭夭扯去了一块,一个小小的桃花印迹在烛光下格外耀眼,夭夭瞬间愣住了。

    屋外传来侍从的声音。

    “班领,只有这一间没搜了!”一个侍从走上前来小心地问道。

    侍卫班领是一个莽夫,见识也不多,只知道办事办事办事,他冷眼瞥向那侍从,“还杵在这干嘛?进去搜啊!”

    “这这这!”

    “这这这什么?没用的东西!”侍卫班领踢开那侍从,大步走到房门口。

    屋里的妙龄偏头向门这边看来,门外烛火打成一片,有侍从抬手正要推门,妙龄立马上前打开门,笑道,“各位士兵大哥,这深更半夜的,莫不是太子府有什么东西失窃了?”

    那个侍从的班领随即后退一步,行礼道,“属下年正拜见小姐!殿下命属下等前来寻小姐回去,殿下已在静云阁等候多时!”

    玉无存啊玉无存!

    算我段妙龄高看你了!

    原来你也不过尔尔!

    妙龄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不过,玉无存从一开始对她就是别有居心,反而是她还得了不少好处,算来,她段妙龄还应该真的好好感谢一下人家才行。

    “小姐!”身后的年正似提醒似催促。

    妙龄回头看了一眼夭夭住的那间屋子,转身说道,“走吧!”

    一步、两步,妙龄的裙摆被风吹了起来,白色的长靴一览无余的呈现在月光下,一点脏污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藏在门后的夭夭轻轻地走了出来,望着段妙龄离去的背影,她抬手抓住胸口的衣布,说话的声音很低很低,“你真的是小桃吗?你真的是我的妹妹?”

    回答她的只有停留在院子里的几只小鸟的喳喳声。

    静云阁楼上,身袭墨黑色华服、三千青丝梳得整整齐齐尽挽于羽冠之中的玉无存,负手而立的站在楼栏上,静静地看向远处。

    找寻段妙龄回来的年正刚到楼下便顿足行礼,复命道,“禀告殿下,属下已将小姐找回。”

    妙龄恰巧绕过那棵梨花树,向静云阁走来,身后跟着一大堆的侍从,她抬眸望向静云阁,看见站在阁楼上的玉无存,她扯了扯嘴角。

    即使隔着那么远,玉无存也知道段妙龄那个笑容有多假,他低眸望向楼下的年正,淡淡道,“你也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明日每人到账房各领十两银子。”

    等年正一退下,玉无存便转身走进了静云阁,妙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抓了抓腰间的衣布,之后走走停停的上了阁楼。

    而玉无存进门便走到床沿边坐下,一手轻放在膝盖上,一手攥拳似乎是在压抑什么,剑眉微蹙,朗目微眯,直扫门处。可当段妙龄踏进门时,玉无存立即收回了视线,装作低眉在思量什么。

    妙龄走了这么一大段路早就涔出了汗珠,加上屋中的炭火,妙龄才呆了一盏茶的时间,便是大汗淋漓,她扬手对着自己扇了扇风,走到桌前一口气喝了好几杯水。

    玉无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起身走过去抬手欲要给妙龄解开披风,妙龄突的伸出手掌抵在玉无存胸口,愣愣的看着玉无存,玉无存用好奇的眼神望着,似是不解。

    “你!”妙龄有些不知所言,她转着眼珠向下瞥了瞥,示意玉无存将手放下。

    玉无存完全无视妙龄,抓住妙龄脖颈中间那个蝴蝶结往下扯。

    这下可把妙龄急坏了,这两年她的小本本可不是白看的,她当然知道玉无存是什么意思,神一般的速度跑到床上,拿起被褥把自己裹得密不透风,两只黑眼珠随着玉无存的走动的步伐骨碌咕噜直转。

    左一步右一步、左一步右一步,如此一连三次,玉无存愈加逼近妙龄。

    妙龄倏地躺下偏过头吞吞吐吐的来了一句,“那个!我要睡觉了,还请太子殿下出去!”

    玉无存脚步一顿,盯着床上裹得跟只粽子似的段妙龄,低眸思索了一会,而后抬头看着后背对着他的段妙龄,冷冷道,“哪里不适,自己记得找大夫。”

    “好!太子殿下你就放心好了!我段妙龄亏待得了别人,但绝对不会亏待自己的。”躲在被子里的妙龄喃喃回道。

    玉无存本要转身离去,却瞥见被褥上印着一块块血印,脚步忽地止住。
第二十二章 误会章节目录第二十四章 情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