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佳偶玉成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择主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择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赵七瞥过夭夭,转头看向段妙龄,指着身形高大的黄狗,呵呵笑着,“姐,小七知道你在太子府闷得慌,这不!牵了我哥的宝贝来给姐姐解解闷!”

    妙龄看见赵七,脸上的怒气渐渐散去,看来她出府的希望全系在了赵七身上,低眸瞥了一眼吐着哈喇子的黄狗,对夭夭说道,“夭夭!快去厨房拿些五花肉来。”

    “嗯!”夭夭盯着黄狗点了点头,一脸的谨慎,她轻手轻脚地绕过小黄狗,一踏出门槛便向厨房飞奔而去。

    看着落荒而逃的夭夭,妙龄和赵七双双哈哈大笑!

    “姐,你这个贴身婢女可比喜鹊姐姐差多了,脾气比千金大小姐还大,胆子却比千金小姐还小!从小到大,我还是第一次见过这样的丫鬟,架子比主子还大!”

    赵七说这话无心,妙龄听之却有意。

    是啊!有好几日了,也不知道喜鹊在天牢里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受人欺负?

    妙龄拍着赵七的肩膀,忽然提议道,“要不,我们带着这家伙去地牢溜达溜达!”

    “姐姐姐!别拍了!别拍了!人家林叙是日日在长,姐姐!你的弟弟我啊是时时在缩!”赵七抓住妙龄的手委屈道,而后又说,“当然好啊!正好让胡圈吓吓那些狱卒,看他们谁敢欺负喜鹊姐姐!”

    妙龄两眼里弥漫着好奇的光泽,问了赵七一句,“小七,你相信喜鹊是冤枉的吗?”

    “啊?相信?”赵七扯了扯胡圈,抬手挠挠脑袋,咧嘴笑着,“呵呵!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喜鹊姐姐是绝不会伤害姐姐的。”

    “走吧!”妙龄理了理衣袖,拉住赵七匆匆跑到地牢。

    却见三四个狱卒围成一桌,喝着小酒,嚼着花生米,一人一句的说着。

    “你说,这段将军都成了俘虏,太子殿下怎么还没有将这段府三小姐赶出府去?”

    “这你还不懂?段将军虽然成了俘虏,但是段府在中彧的地位可是未动丝毫。何况段将军立过不少大功,殿下又宽仁,在这个时候恐怕只会对段府三小姐更好。”

    “依我看啊!这段府三小姐这两三年越长越伶俐,那容貌,那身段,是个男人谁不会有些想法。就算段将军成了俘虏,太子殿下也不会、将自己养了三年又一次都没睡的女人赶出府去!”

    那拿着酒壶的狱卒将酒壶一会伸到这个狱卒面前,一会又伸到那个狱卒面前,问,“是你,你舍得吗?”

    而坐在这个狱卒左边的狱卒怔怔地望着站在不远处的段妙龄他们,突然站起跑了过去,欲要去拉段妙龄的手,却被赵七挡住了,“你是什么东西?敢对我姐姐动手动脚?”

    那个狱卒抬头瞄了一眼段妙龄,又快速地低下头。

    另外的三个狱卒看见这突然出现在地牢的白嫩俊俏的公子和赵侍卫的小弟,心中充满了疑惑,这是?

    其中一个比较长得狱卒走过来行礼问道,“赵小公子,今日来这有何贵干?”

    “本公子今日前来是看望喜鹊姐姐的,还望各位大哥通融通融!”赵七没有什么公子架子,反而很亲和,他对着那狱卒抬手抱拳说道。

    狱卒顿时眉眼发笑,他连忙摆手,“请请请!赵小公子!”

    赵七则伸手请段妙龄先走,这让其他的狱卒一时诸多揣测。

    这位比女人还要嫩的小白脸究竟是个什么人物?连赵小公子都对他敬重三分。

    妙龄刚走到喜鹊被关的的那间牢房前,那狱卒便立马上前打开牢房门。

    坐在草堆上的喜鹊忽地抬起头,第一眼看见段妙龄时,喜鹊的眼中难掩的喜悦,只是想起自己的身份,她别开了视线,盯着地上爬动的小虫子。

    妙龄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她拦住赵七,自己一个人走进牢房,在喜鹊身前站住,浅笑道,“喜鹊,你还愿意回到我的身边吗?”

    听到段妙龄这句话,喜鹊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抬头仰视着妙龄,张了张口,“小姐!奴婢”

    喜鹊面露纠结,她突然低下头小声说着,“奴婢欠小姐今世的恩情,来生一定做牛做马报答小姐!”

    妙龄缓缓的蹲下身子,握住喜鹊的双手,盯着她的眼睛问,“喜鹊,他真的有那么好吗?”

    ……

    沉默了许久,喜鹊吸了吸鼻子,抹掉眼角的泪痕,看向段妙龄说道,“喜鹊找不到他的好,喜鹊只知道,他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在门外站着的赵七都急坏了,三两步走进来道,“喜鹊姐姐,姐姐的意思是原谅你了,你怎么就听不懂呢?”

    妙龄转过身,拉着赵七走出了牢房,赵七却还时不时扭过头说,“喜鹊姐姐,你就跟我们出去吧?”

    牢房中的喜鹊却偏过头不看他们,偷偷的流着泪。

    还记得那日妙龄把最后一本小本本看完了对喜鹊说,“喜鹊,你说这些女的是不是蠢,这男人不爱她也就罢了,竟然都让她和别的男人去睡觉,这个女人居然还死心塌地的为他卖命!”

    “唉!她要是只伤害她自己倒也罢,居然答应那个男人去杀她的恩人。这个女人一个贱字还不算,竟这般狠毒!难怪得不到他人的爱!”

    “喜鹊,你也来分析分析这个女人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当时正在擦拭花瓶的喜鹊没有反应,妙龄又连唤了两声,“喜鹊!喜鹊!”

    “哦!”喜鹊双手一松,眼看花瓶就要掉在地上,妙龄身影一闪,快速地接住花瓶,而后抬袖擦了擦花瓶,摆置在原来的地方,拍了拍手问喜鹊,“喜鹊,你今儿个怎么了?”

    喜鹊回神后,避开段妙龄的眼神,“没什么!奴婢只是近来老毛病又犯了,没有睡好,所以才会这样。还请小姐原谅!”

    “喜鹊,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去去去,快去找大夫瞧瞧去!这些书我自己能还回去。”妙龄知道喜鹊是有个老毛病,听说是以前双腿受过伤,每到湿气重的季节就会疼得厉害,睡觉都不得安稳。

    妙龄拉着赵七慢慢的走着,心中却没有想象的那般平静:

    喜鹊啊喜鹊!

    你真的以为我段妙龄时刻都在提防着你吗?

    不,你错了!

    若非钱玄的提醒,若非玉无存的审问,我段妙龄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

    璧—未—寒!
第二十章 利用章节目录第二十二章 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