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佳偶玉成 > 正文 第十九章 人心

正文 第十九章 人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泱泱中彧还没沦落到需要女子披甲上战的地步,你先退下!本宫同刘老将军还有要事商量。”听到段妙龄说要前往沙葛,玉无存大怒道。

    妙龄微微颔首,提醒道,“殿下!妙龄是殿下前些日子御封的男儿,并非女子。”

    玉无存右手握紧放在身后,一步两步走到段妙龄面前,坚定道,“你虽然是本宫御封的男儿,但你终究是女儿身。中彧军法严明,还是中彧先祖亲手制定,女子不得上战。至于段将军和你哥哥段子骞本宫自会命人前去搭救,你且安心在太子府呆着。”

    安心?

    她如何能安心?

    也不知道哥哥和爹爹会受到怎样非人的折磨!

    妙龄抬头对上玉无存的视线,一字一字说道,“这般说,殿下如今是要自食其言。”

    玉无存默不作声。

    段妙龄哼笑道,“先祖皇帝当年兵强马壮,将才辈出,自当不用女子参军作战。可今日早已今非昔比,殿下难道不觉得固守陈规有些可笑吗?

    这三年来,为了应付战争,牺牲了多少将士!招兵年龄一降再降,甚至降至了十二岁,这些孩子白白牺牲不说,更是在断送中彧的未来。

    何况,妙龄不信,及笄、碧玉年华的女子比不过一群黄口小儿。

    当然,也不乏黄口小儿会出现不凡之辈。

    妙龄也绝不相信,睿智如殿下,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玉无存看了一眼,转身走上台阶,忽而顿住说道,“刘老将军,你先退下!容本宫再想想!”

    等刘彦池退下,玉无存反过身看向段妙龄,这一眼,深邃,惊讶,柔和,赞赏!却也没有改变他的态度,“妙龄,你所说固然在理,可若是没有这些陈规,恐怕本宫早已不是中彧的太子!”

    妙龄第一次看见如此哀伤、忧郁的玉无存,她的小心脏不小心咯哒了一下。

    她知道,每个人活在这个世间都不容易。

    有许多一念,也有许多无奈。

    渐渐的,人心便杂了。

    好比如当初她有意放过段若云,段若云却还了她一剑,因为段若云根本就不需要。

    想起这,妙龄低首做了一个揖,转身离开了书房,虽然心中很为哥哥和叠得担忧,但却不知道为什么,她相信钱玄,相信他会说到做到。

    玉无存望着段妙龄离去的背影,对回来复命的赵厚吩咐道,“赵厚,传信给江无氏,本宫需要八万骑兵支援沙葛。”

    “还有,这段时间,让玉玲看住段妙龄,不准她走出太子府半步。”

    “是。”赵厚得命便退出了书房,前去办事了。

    公馆。

    西角二楼的第一个窗户是敞开着的,屋内炭火腾腾,壶上白雾袅袅。

    天瑜正在和潘努对弈,阿碧在一旁伺候着。

    一局完。天瑜赢了,潘努输了。

    “姐,你当让着弟弟才是!每次都是姐姐赢,姐姐难道就不觉无趣?”潘努抬手一粒一粒捡回自己的黑子,抱怨道。

    天瑜扯了扯嘴,冷冷的说道,“潘努,不愧是在中彧长大的!中彧话说的比本宫还好。只是嘛,……这、中彧的陋习还是得改才好!”

    天瑜收回最后一颗白子,看向对面的潘努,慢腾腾地解释着,“这世间,最遗憾的事,莫过于没有对手。如果一切是靠他人让给你的,那才更加无趣!象我们这种人,如果输了,那剩下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姐”

    “该你了!”潘努刚喊了一声,天瑜放下一颗白子打断道。

    潘努知道自己刚才失言了,只好抬手也摆下一颗黑子。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天瑜和潘努这次棋艺相当,难分胜负!

    房门外却传来对话的声音。

    “呦!五弟。今儿这太阳怕是打西边升的,从来不出青王府的你,难道也动了凡心?”

    玉匀赪(cheng)一身红艳艳的锦衣华服,难以形容的放荡不羁,俊美的容貌倒是同玉无存有几分相似,他抬手捋了捋额角滑下的青丝,嬉笑着说道。

    玉青霄脸色稍稍有些憔悴,加上淡紫色的华服,更是白了许多。

    他扶着身旁的下属,缓缓说道,“十一弟,五哥也是得一位高人指点,此生若是能娶天瑜公主为妻,这病也许就会痊愈。

    你也知道,五哥向来贪生怕死,虽然也知道此事机会渺茫,但也想前来碰碰运气,或许还能有些转机!”

    “哈哈!五哥,你这是病急乱投医!”玉匀赪放声笑道,而后又说,“五哥,这天瑜公主若是真嫁给了你,岂不是让你自己守活寡!莫说她是天瑜公主了,有哪个平凡女子会这样做?”

    玉匀赪依旧嬉笑着说道,丝毫也不顾及玉青霄的脸色。

    屋内。

    听到玉匀赪和玉青霄的对话,潘努漠然置之,只是放下一颗黑子对天瑜说道,“姐,这回我看你还怎么破?”

    天瑜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一颗白子,笑道,“弟弟,这人与棋子不同,人死不可复生,而棋,却有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

    说完,刷的一声,白色的棋子穿过门上的窗户纸朝玉匀赪袭来,差那么一点,玉匀赪那张英俊的脸蛋盖上了一颗白色美痣,幸好被玉青霄抬袖挡住。

    而屋里的天瑜另外执起一颗白子放下道,“努儿,你知道姐姐最讨厌些什么人吗?”

    潘努虽然输了棋,但是玉青霄和玉匀赪在外面,他倒是有些幸灾乐祸。

    这两位在皇城也算是出了名的,一个是长年卧病在床的五皇子,一个是中彧常常留宿花街柳巷之地的十一皇子,遇上他姐姐,他们必定遭殃。

    “当然!弟弟知道姐姐,最讨厌那些喜欢乱嚼舌根,又好猜人心思的假装好人。”

    门外的玉匀赪失声大笑,推门而入道,“玉匀赪见过天瑜公主,方才口有多言,若是哪里得罪了公主,还请公主赎罪!”

    天瑜并未答话,好似没有看见玉匀赪般,反而对门外站着的玉青霄说道,“素闻中彧五皇子疾病缠身,本公主这里有几颗天上雪莲,希望对五皇子能有些帮助!”
第十八章 军情章节目录第二十章 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