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佳偶玉成 > 正文 第一章 段府(已修1)

正文 第一章 段府(已修1)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中彧天赐四年,边城沙葛。

    北风悲啸,蓬蒿断落,寒气凛冽犹如降霜的冬晨。

    辽阔无际的旷野,极目远望看不到一线生机。河水象条条带子弯曲萦绕,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峰重叠错乱。

    棉衣毫无暖气,人冻得手指掉落,肌肤开裂。

    远方有骏马驰奔而来,只见马儿稍提前蹄仰天嘶咧一声,马背上那风尘仆仆的士兵晃着身子下了马,健步如飞的走进了帐营。

    段正宏和段子骞父子身披战袍侧立在案桌前探讨作战策略。

    那走进来的士兵单膝跪地,叩手回道:“禀少将军,三小姐九月比试垫末,且身受重伤,五小姐下命将三小姐关进了旧祠堂。”

    闻言,身着银白色盔甲,右腰佩带着青剑,左臂夹着头盔,青丝高高束起的段子骞,火急火燎的冲出帐营翻身上马,双腿一夹,马便跑了好几里。

    跟随段子骞走出营帐的段正宏,大声喝道:“拿弓箭来!”将士立即取来弓弩和箭雨。

    弓一拉,箭一弦,转眼射进了马腹。

    若非马鞍上段子骞反应迅速,怕是早被抛向了远处。

    身袭金色盔甲的段正宏策马而来,下马说道:“段子骞,妙龄如今身受重伤,为父了解你的心情。可作为一名将士,你难道不清楚,未得君命,擅自离营,就是逃将,按军令得斩,按律当满门抄斩。

    段家若灭,妙龄岂能逃脱?眼下敌军逼近,而你是段家嫡长子,你要置边关将士边城黎民百姓性命于何地?难道任由他们被敌军杀戮?任由我们段家世代守护的中彧国受敌国侵略吗?”

    “可妙龄她”段子骞剑眉微皱,星目染上了纠结,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段正宏拍了拍段子骞的肩膀,沉声道:“子骞,人总要长大!爹知道你疼爱妹妹,可是偶尔要学着放手。这是她的路,我们谁都无法替她选择、承受!而我们,有我们的担当”

    说着说着,段正宏猛地咳嗽起来。

    “爹,你”段子骞刚开口,段正宏转身朝他摆摆手,牵上马向着军营走去,步步沉重。

    仍立在原地的段子骞眺望着皇城那个方向,心中默默叹道:妹妹,哥哥相信你,一定会好好的等着哥哥回来!

    中彧国,皇城金湖边。

    粉墙环护,绿柳周垂,垂花门楼,抄手游廊;甬路相衔,亭台楼阁,佳木葱茏,琪花熌灼,山石点缀,池塘水桥,飞楼插空,雕甍绣槛,窗门几净,整个院落布局简妙,玲珑剔透,景色宜人,亦不失雍容华贵,也未贬低家族地位,这便是闻名天下的中彧第一盛族——段府。

    段氏家族,是所有大氏族的一个顶端。

    段家姥爷段正霖,奉行胜者为主,败者为奴。对待女人儿女皆一视同仁!主者,掌握一切,只要不违背家规可随心所欲;奴者,服从一切,财产性命皆不属于自己。

    段府,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府邸,确也是一个冷漠无情的战场,且不论主与仆。

    每年段家姥姥七月七所举行的宴会,比试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输赢只是钱财颜面。

    而那九月足足个月的武艺切磋和阴谋算计,让人提心吊胆万不敢丝毫松懈,仿如颈处悬着一把利剑,随时随刻都可能丢失性命。

    正院,乃段家姥姥居住的地方,时下花苑七种颜色菊花开得正盛。

    段家姥姥右手杵着楠木雕刻的拐杖,左手拿着木瓢浇灌着花花草草,忽然她手中一顿,似是想到了什么,向身后不远处在石桌旁替换茶水的红嬷嬷问道:“红嬷嬷,那肮脏的东西死了没?”

    “回老夫人,奴婢今晚前去旧祠堂瞧瞧。”红嬷嬷倒了杯温水递到段家姥姥手中,笑着回道。

    段家姥姥轻抿了两口,不咸不淡说道:“再过七日便是我的寿辰,段府不能出现任何晦气的东西。那脏东西活着也是受罪,你就帮她一把!也好让她早点解脱……若是死了,就先搁在旧祠堂,等我寿辰过了再说。”

    “是!老夫人,奴婢一定把事办漂亮。”红嬷嬷接过茶杯,刚领事就说起了大话。

    夜阑更深,万籁俱寂。

    月亮被涌出的黑云遮盖,只从厚厚的云层后面透出一层含混的暗色光晕来。

    冷风习过,草树摇晃着,发出一阵阵庞然缓慢的簌簌响声。

    老参道狭窄而荒芜,弯弯曲曲,遍地虫鼠,白雾浓重,阴气森森,路过的乌鸦扑扑翅膀停在枝桠上叫着,瞧着都怪寒碜的!

    红嬷嬷欢欢喜喜的提着一盏灯笼迈上了这条小径。

    这条路的尽头是间破旧尘封多年的院子。红嬷嬷熟稔地打开半边脱了黑漆的大门,而后又悄然掩上,快步朝旧祠堂正屋走去。

    正堂之内尘灰已足有三尺厚,满屋结满了丝网,牌位七倒八歪凌乱不堪,周围阴暗潮湿,晦气熏天,若是胆小者闯入,必定心惊肉跳,双腿发软!

    偶尔还有清冷的月光掠过。

    东北角落里,躺着一个浑身腌臜,面黄肌瘦,病怏怏的女娃,这个女娃她叫段妙龄,段家嫡系三小姐,刚过金钗之年。

    段妙龄母亲因生她难产而死,父亲段正宏长年驻守边疆,好在幼时有哥哥陪伴,段妙龄在段府过得还行。

    只是去年,哥哥段子骞已经到了从军的年龄,而段家又是世代将门,就算段子骞再不愿意,他也不能违抗聖旨祸及家族,只能随父亲麾军南下上战杀敌。

    哥哥不在身边的日子已有一年,段妙龄在段府一日难过一日。

    半月前,段妙龄初生牛犊,第一次参加段府九月比试,武艺不精又下手心软,最后得了一身伤还被扔进了旧祠堂。

    她模糊闻见声响,眼皮颤抖了良久,这才吃力地张开眼睛,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后背倚着墙壁,那一双泛着疲惫而不失敏锐的乌黑眸子警惕地盯着门口。

    这时,门轻扣了声便哗然打开了。

    红嬷嬷高举起灯笼照了照屋子四处,最后滞留在段妙龄面前,红嬷嬷忽而笑了,俯视着妙龄说道:“三小姐,老奴也是看着你长大的!瞧见你如此苟活,老奴真不忍心袖手旁观!这天老爷它也忒不长眼了!

    老奴只是一介下人,能做的也不多!说实话,在老奴心中,象三小姐这般乖巧可爱,心地善良的女娃,那可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哎呀!这段家的列祖列宗啊。”

    红嬷嬷不是说说而已,噗通一声,她跪在了地上。

    那动作特别的夸张,那神情极尽的虔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