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佳偶玉成 > 正文 第十六章 明玉公子

正文 第十六章 明玉公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说书小子讲至此处,台下客观交头接耳的谈论起来。

    有人放声大笑,举起手中的扇子,起身说道,“若说这有女飞奴,白面书生,此生有情,结为夫妇,必撼万物,或许可信。毕竟这飞奴是一只白鸟,她会对人产生男女之情,足见世间罕有。可这平息战火,和平之歌,绝不可能!绝不可能!聪明盖世的楚王怎会相信这等胡言乱语!”那少年打开扇子使劲地扇着风,吐了一口气,疾言厉色道,“本公子看你是胡说八道图谋不轨!”

    如此嚣张!这等狂妄!

    说书的那小子双眸含怒,轻蔑道,“我看你这小子衣着打扮,想来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吧!你知道什么叫人间疾苦?你知道什么叫国破家亡?你知道什么叫穷途末路孤注一掷吗?”

    那摇扇的少年一时之间无话可说,他从小就受到哥哥无微不至的爱护,这小子口中所说的他确实是三问一不知,可是今日貌似和这些没有关系吧!他要纠正的是这小子颠倒黑白子虚乌有。

    说书那小子见他不说话,抬起手用木槌敲了一下铜锣,沉吟道,“当时的楚王已经是末路穷途,将领叛变,盟国也不支援,死守城门的全是老弱病残。可面对这一切,就算是博学多才予智予勇的楚王,……所有的智慧都只能说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然而,能够绝处逢生、死而复生的只有奇迹!何不死马当活马医?至少还有一丝希望。”

    “好!好!好!”众人拍掌高呼道。

    中彧与胡国长年交战,边城百姓可谓是苦不堪言。皇城是比边城好上几十倍,可是这打战难免会死的死,伤的伤,残的残,这便会出现各地招兵,士兵的年龄是越来越小,老战士是愈来愈大,田间耕地荒芜许多,百姓皆苦!

    虽然这飞奴和白书的故事真真假假,但是在这战火连天的年代有谁不向往盛世和平,居安乐业。

    东侧雅阁,有窗户打开,一个面遮银白色面具的男子长身而立在窗前,一袭白衣华服雪白无尘,修长的玉手捏着两尺长的青竹色玉笛,单手贴在身后,墨发飘飘,只有头上三分的发丝扎起一束,向上反圈过扎好的发丝滑下,简单,清颖!

    握扇的少年微仰头朝这边望来,露出虎牙笑得天真无邪。白衣男子勾唇一笑,眼中全是淡淡的宠溺。

    少年将扇子嵌在腰间,伸手划过头顶高高束起青丝,说道,“看起来,你我年纪相差不多,却没想到你口才如此了得!敢不敢随我去见见我哥?”

    “过奖!只是讨个饭碗,谋生而已!”说书的小子叩手作揖,而后抬头又问,“令兄是?”

    “明玉公子。”

    话落,那少年蹦跳着出了茶楼,众人一阵唏嘘,没想到闻名天下的明玉公子也来到了他们中彧国,这皇城还真是越发热闹了!这小子运气还真是不赖,第一天说书居然让明玉公子给看中了。

    这个明玉公子算得上是一个世外高人,常常来无影去无踪踏雪无痕!不论哪个国家遭遇天灾人祸,都会有明玉公子的身影,施银布粥,劫富济贫,锄强扶弱!世人无不爱之。

    只是,令这些看官不解的是,明玉公子为何现身皇城?莫不是皇城近段时间内会有发生大事?

    城外有处梅花园子,园子外是一处池塘,池塘之上有座碧波亭,亭中坐着刚才那手握青竹色玉笛的面具男子,和同说书那小子辩论的少年,男子弄着炭火,少年则在思索什么。

    “哥,你确定那小子会来?我看就是一小混混,遇上你他不溜才怪呢!”

    炭火上的茶壶白雾袅袅,耳旁传来滚滚的水声。男子拿过一块干净的帕子提起茶壶拂袖给坐在他右边的少年倒了一杯热茶,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这才给对面的杯具也满上,搁下茶壶端起自己面前的茶具放在嘴唇前,说道,“他这不是来了吗?”

    话才刚说完,在茶楼说书的那个小子盘膝坐下,扬起手,左掌贴在右手背部与额齐平,有礼貌地说道,“潘努见过明玉公子!”

    潘努?

    少年偏过头看向潘努,“你姓潘!那你是?”

    “潘国人!”潘努放下手一笑置之,端起杯具喝完了茶水。

    明玉公子提起茶壶,扬手又为潘努面前的茶具满上,缓缓说道,“潘努,潘国国王唯一的儿子。你这样招摇过市,你姐姐还真是放心!难道她不知道着荒郊野外经常藏有掏小孩心肝脾肺的不良之徒吗?”

    “咳咳咳!”潘努这茶还未下肚,愣是咳了出来,他拂袖抹抹嘴角,看向对面依然淡然自若喝着茶的男子,敛眸有些不快,可想起姐姐的嘱托,他抬眸笑道,“不愧是明玉公子!我说书之事确实是我姐姐天瑜公主所为,我今日前来只是想奉劝明玉公子,与我姐姐作对的都没有好下场!”

    “那若是,本公子不听劝呢?”明玉公子放下茶杯,似笑非笑道。

    潘努哼了一声,淡淡道,“明玉公子与我潘国有恩,我姐姐并未想与你为敌,她只是要找飞奴后人,希望天下和平。倘若明玉公子真要与我姐姐为敌,我姐姐也不会因为昔日恩情而仁慈对你!”

    说完,潘努站起身子转身走出亭子,突然顿住道,“还是去中彧边城看看吧!段氏那两父子恐怕成了胡国的俘虏!”

    等潘努离去,坐在旁边的少年扯了扯明玉公子的衣角,小心地说道,“哥,我们是要去边城吗?”

    “不,先去太子府。”明玉公子起身望向皇城道。

    太子府内。

    在床上才躺了一天的妙龄实在受不了了,她吱了一声,“喜鹊!喜鹊!你在吗?”

    许久,也没人回答她。

    妙龄起身坐起,扫了一眼房间,一个人都没有,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她下床穿好鞋子,拿过屏风上挂着的男装,自己七手八脚的穿好,还跑到梳妆台前拿了个假胡须粘在鼻子下面。

    这时,一阵悠扬的笛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