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佳偶玉成 > 正文 第十章 飞奴之骨

正文 第十章 飞奴之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尽管时下白日日头正盛,监牢里仅稍稍比黑夜多了几束光线,大部分地方是被火架上的火焰所照亮,晕晕黄黄,朦朦胧胧!

    妙龄拖着长鞭,食指旋转着钥匙圈,嘴角微微上扬。

    隔壁牢房内,好几个女子蜷缩在角落里紧紧围抱成团,那一双双眼睛里有的是惊恐,迷茫,绝望。妙龄低着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雪白色衣衫虽然褶了脏了破了,但好在能够蔽体。

    可她们呢,瘦的只剩皮包骨头,全身上下更是鞭伤累累,衣服似烂布荆荆连串而成,这儿几块那儿一搓,不知道有多落魄多狼狈!

    妙龄望着她们,之前所有的不快一扫而空,她有什么好抱怨好难过的,与她们相比,简直幸福得飘上了天。

    此时,牢里那些女子也抬头看着段妙龄,只见那女娃脸上有好几处污垢,但她那双眼睛所散发出的光华,让她们瞠目让她们畏忌却也让她们渴望;头顶那个鸡窝头,随着女娃的步子晃动着,勾起了她们久违的笑容;只是那女娃脖颈上戴的是何物?骨头吗?

    好生奇怪!一个女孩子会戴这种东西?

    妙龄试了三把钥匙才将铁锁打开,抬手用食指竖在嘴唇中间,小声说道,“嘘!各位姐姐,你们悄悄的逃出去,呐!这里还有几包药粉,可以放倒狱卒!外面坏人多,你们要小心些,再也别来这种鬼地方了。”

    “嗯。”女子们都诚恳的点点脑袋,双眼充满了对段妙龄的感激。

    接着妙龄按照钥匙顺序,一阵风似的穿过个个牢房门前,开了铁锁。

    牢房里的狱卒几乎解决得差不多了,那些囚犯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了监牢门口。看守那队士兵使枪挡住犯人前方的生路,本以为会有囚犯被打回原形再回牢中,钱玄忽然从监牢顶上跳了下来,横面扫过的药粉使得看守士兵们纷纷倒地。

    钱玄潇洒的转过身来,打开折扇摆晃了两下,笑着说道,“你们从今往后,要各取所长,重新做人!记住!今日救你们之人是落叶乔木。”

    囚犯有人感激有人不屑有人维诺,大多数人拜了一句谢便匆匆离开此地。

    迟迟未出牢房的妙龄此刻拿着火把,在之前所住的牢房门前骋目而木讷的瞅着。

    牢房内,那中了逍遥叶的狱卒扯开了上衣,疯狂的追着老头,等他揪住老头的白毛发时,稍一费力,老头便摔了个四脚朝天,那个狱卒顿时开怀大笑,猛扑倒在老头身上,撕扯,啃肉……

    钱玄笑若春风的走了进来,看见这样一幕脸上瞬间乌云密布,伸手便将段妙龄的眼睛捂得严严实实,怒喊道,“白—须—云!”

    被压在下面的白须云倏然惊醒,不知从哪拿出颗药丸塞入了狱卒口中,再捏住他的上颚用力往上抬了一下,药丸这才咽了下去。

    “白毛怪!把手松开!松开!”在钱玄贴近她时,鼻尖那淡淡的清香很是独特,她便知道来人是谁,哪有丝毫畏惧!

    “白毛怪?”木栏里刚脱身的白须云眉毛笑成了弯月亮,呵!这丫头有出息,还没嫁进江都就如此强势,这小子极其可能向着惧内的丈夫发展,以后的日子苦喽!

    “小子!没想到你还有如此别致的绰号,这白毛怪白毛怪念起来还蛮顺口的,爷爷以后就这么叫你了。”白须云拔出酒壶盖,喝了口酒润了润嗓子。

    爷爷?

    原来他们认识?

    他究竟是什么人?

    为何能在段府监牢来去自如而无人敢挡?

    为什么她感觉这一切似乎都是他在筹谋?

    从哪开始呢?

    一连串的问题如滔滔江水般涌了出来,妙龄转过身略有深意的盯着钱玄,问道,“你是谁?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我面前?是何企图?若是你敞开天窗说亮话,我们还有可能成为同盟!”

    素闻段府嫡长子段子骞武艺非凡,耿直坦率,却不曾想段妙龄只学了三脚猫的功夫,偏偏眼见谋虑却是非同小可。

    钱玄双手拍在段妙龄肩膀上,似笑非笑道,“三年之后,我来娶你!所以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你身边。”

    三年之后他来娶她?

    为什么?

    凭什么?

    妙龄挣脱掉他的双手,推了两步,警惕又愤怒,“谁说我会嫁给你?你又凭什么娶我?”

    钱玄却并不介意,好像早就知道她会是这个反应,肯定的说道,“这世间,你所能嫁的只有我,而我所娶的也只能是你。不需要谁说,这是我们的宿命!”

    “你颈上所戴的骨头项链,它叫作飞奴之骨,是你我此生的定情信物!”

    声音清润,却字字铿锵有力,刻印在妙龄的心中,好深好深!

    那日,钱玄走时匆匆,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白须云离开时,还笑呵呵说:“孙媳妇!这人要长,脾气可千万不要落下,也要长,知道吗?”

    妙龄只能呵呵了,她才不要呢!将来生的儿子跟他们一样,她是会疯掉的!

    “小姐小姐!太子殿下来看你了。”一个穿着厚厚棉衣的丫鬟跑了进来,欢喜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