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佳偶玉成 > 正文 第九章 妙龄出狱

正文 第九章 妙龄出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参见太子殿下!”牢房外传来狱卒行礼之言,钱玄腾空一飞便飘上了牢房。

    妙龄抬头看着上面那个大大的窟窿,张大了嘴巴,紧接着却是欣喜若狂,她踮脚飞起,却愣是撞到了屋梁上,硬生生摔在了草堆里,“哎呦!我的屁股!”

    玉无存一进门便听到这样一句话,双眉紧蹙,走到段妙龄牢房前时,见段妙龄正要扭头扒裤子瞧瞧她可怜的屁股,立即出声阻止道,“你这成何体统?”

    妙龄见是玉无存,随即理理衣服跪好,嬉皮笑脸的说道,“民女段妙龄见过太子殿下!”

    “起来吧!”玉无存低眸瞥了她一眼,旋即又恢复如初,对身边的女医吩咐道,“去给她瞧瞧!”

    “诺!”女医得命便缓缓走入牢房,蹲下身子给段妙龄瞧屁股。

    妙龄心安理得的趴着,左手举着下颚,右手数着墙上爬动的蚂蚁,笑的无比自在得意。她是舒服了,栏外的玉无存脸黑成锅子底了,而屋顶上那钱玄居然笑到露出了六颗牙齿。

    数完最后一只蚂蚁的妙龄扭头瞥向屋顶,瓦片倒是严严实实的。可她总觉得那厮还在,而且还做了梁上君子,真是的!有钱不去外面潇洒,竟然跑到这牢房里偷窥她的屁股,这是什么嗜好?

    “噗!”

    这是什么声音?

    妙龄将头都埋进了草堆,丢脸!丢脸至极!什么时候不好放,偏偏人家给她瞧屁股抹药的时候放!

    女医倒是没什么表情,依旧在给她涂药。

    妙龄斜眸瞟了瞟那栏外侧立的玉无存,就算只有一个侧脸,那也是满满的厌恶。

    尽管妙龄有些羞愧,可是他那表情就是让人心中不爽,难道他不会放屁?那肯定不是人,神吗?可八戒还有放屁功呢!切!

    女医给她清理好伤口涂完了药,妙龄还在纠结刚才那件事。

    玉无存懒得搭理她,不吭一声的走了,女医机灵的跟在他身后。妙龄那间牢房刚关上又打开了。

    “进去!”狱卒推了一个白球进来,惊得妙龄跳了三尺高。

    “你你你,你是什么东西?”站起身的妙龄提脚踢了踢,老头翻过身来抱住妙龄的小腿,迷迷糊糊地说道:“嘿嘿!姐,小弟我千杯不醉!嗯……千杯不醉!”

    妙龄心中咯噔了下,眼珠鼓圆,长吐了一口浊气,捞着手腕道,“原来是个酒鬼老头啊!”

    瞄了一眼牢房外来来往往的狱卒,妙龄心中闪过一计,使劲的踢着地上小声呢喃的老头,故作惊恐道,“杀人啦……杀人啦……”

    路过的狱卒朝牢房里看了一眼,瞧见没什么事转身就走。

    屋顶飘来一串字:我说丫头,这招你已经用第二次了,而且比上次更加没有水准!

    耳廓里传来那讨人厌的声音,妙龄抽出腿抬头看了看上头,她肯定拿家伙还在,她就不明白了,看着她挨打,看着她出丑,看着她挣扎,他难道就那么快乐?

    还什么上次?

    上次?

    他怎么知道?

    妙龄抬起手腕,不是狰狞的伤口,而是好看的蝴蝶结,这?

    难道会是他?

    妙龄扁扁嘴,垂头丧气道,“也对!我要是那么早就死了,他还玩什么呢?”

    钱玄嘴角抽了抽,什么情况?这丫头居然能说出这么伤感的话来!于是立刻传音给老头,“死老头!十坛玉泉百花酿,带着她好好玩玩,直到开怀大笑为止!”

    十坛玉泉百花酿!

    老头嗖的一声跳了起来,可把妙龄吓的,她抬手拍了三下额头,不客气地说道,“年纪这么一大把,也不怕这一跳散了你的骨头架子,若是一命呜呼了,我可不想替你收尸!

    没事喝那么多酒作甚?也不怕一觉睡去见阎王!这么大年纪了还来天牢晃悠,肯定是酒后犯事。我说,你不会是调戏了良家妇女吧?”

    老头向来将别人的话左耳进右耳出,不过这样从头至尾没一句好话却透着满满关心,老头还是第一次听过,不由得多看了段妙龄一眼。

    这娃子就是那家伙的娃娃妻,这身乞丐装还蛮不错!于是一个想法袭上心头,他走过去蹲下身子将段妙龄揽进怀里,装糊涂的喊着,“我的乖宝孙女,爷爷终于找到你了!”心中却是得逞的意味,好家伙!等你媳妇都唤我爷爷了,你再不愿名分也响当当的挂在那!

    老头刚眯眼,钱玄的传音便入了他的耳,“我等候你的佳音!”

    老头吹胡子瞪眼,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

    而妙龄见这亲戚乱认的。

    呵!乖宝孙女?要是段姥爷子在就更加精彩了!

    “我说,老头,你这一身酒味呛得我胃里翻腾,把手松开行吗?”妙龄用力扯开老头的手,伸出手掌拍在老头脸上,“我去你的!”

    三分醉!

    老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会被自己研制的药药晕了过去!

    妙龄起身拍了拍双手,从袖中掏出一锭银子,随手向上抛了一次,接住后走到牢房门口,喊了两声,“牢房大哥!牢房大哥!我这有人死了,他身上还有好多脏银!”说时,妙龄还不忘扬手捏着银子砸着铁锁。

    这样持续了好一会儿,才有狱卒慢吞吞的走了过来,懒得过问,吓道,“安静!”扬手一鞭子打在木栏上,妙龄伸出右手递到那狱卒面前,眼泪流了下来,害怕的说,“狱卒叔叔,老头死了,怀里有好多钱!”

    那狱卒一看见银子两眼发光,笑着摸了摸妙龄的头顶,“乖!”而后手忙脚乱的将银子揣入自己怀里,解下腰间的钥匙三两下就把铁锁给打开了,跑进来蹲下身子就往老头身上一阵乱摸。

    “呀!叔叔,这里还有一个!”妙龄并不急着逃跑,她又掏出一锭银子在那狱卒眼前晃了晃,一,二,三!那狱卒弓着身子倒在了老头旁边。

    妙龄俯身捏住那狱卒的下颚左右摆了摆,一口口水吐在他脸上,昨夜晚就有他的声音,也不知道她怎么对付那些姐姐的,紧接着又从怀中掏出两包东西直接洒进他的口中。

    逍遥叶!

    妙龄拿过那串钥匙和鞭子,一出牢房转身就将门关了起来,“哼!”
第八章 三年交易章节目录第十章 飞奴之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