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伊人自末世来 > 正文 第三十章 请君入瓮

正文 第三十章 请君入瓮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东西去哪了!”

    因为害怕被别人发现,黑影执着一根一米长的木棍,借着天上的月光,在废墟中来来回回的翻动。

    “大娘,你在找什么呀?”

    黑影正在找着,猝不及防甜美的声音从黑影的身后传来,却像是一把利剑斩断她一直紧绷的神经。毛孔齐刷刷的张开,身体里的血液涌向心脏。冷风吹向她的后背,吓出一身冷汗。

    “嘿嘿...嘿嘿...我没有找什么呀!”

    黑影艰难的转过头,左手不自觉的想找什么东西,惶恐不安和被人发现的胆怯让她说话都说不完整。

    “这么晚了张大娘还来看我们。我们爷孙真是感激不尽呐!”

    罗妩高举着火把,耀眼的火光瞬间冲走黑暗,刺的张寡妇忍不住的分泌眼泪,左手手背覆盖住眼睛。

    歇了好一会,张寡妇的视线里终于不再是白花花的一片,这才睁开了眼睛。

    从张寡妇的视线看过去,世界都是模糊的一片。努力的眨几下眼睛,重叠的虚影慢慢减小幅度最后变成一排举着火把的人。

    “村...村长!”

    举着火把除了罗妩之外都是本村的壮年,最中央的就是村长。

    张寡妇张大了嘴巴,瞳孔微缩,眼睛了慌了神。怎么办,村长怎么会在这里!他知道我做的事情了吗?不,不行!不能让村长知道!

    张寡妇想向村长解释自己为什么在这里,话到嘴边去却突然变成:“村长,火不是我放的!”

    糟了!

    村长撇撇嘴,冷哼一声:“谁说你放火了!我看你就是做贼心虚,想趁着晚上毁灭证据吧!”皱纹满布的脸上被火光映衬的像是打上了一层蜡,身边站着几人,颇有大堂县令审犯人的架势在其中。

    张寡妇猛地跪倒在地扯着村长的裤脚,神情哀切,“村长,我就是过来看看三娘和罗先生怎么样了!这火可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呀!”

    “是不是你回去就知道了!乔飞你们几个过来,把张家的带回村里的小屋子里关着。明天一早,就召集大家去小广场!”

    说完和乔飞一起的众人,架着张寡妇准备回村里。折腾了大半夜困死了个人,现在终于可以回去睡个好觉了!

    “放开我!村长,我是冤枉的啊!”张寡妇双脚拖在地上滑出两条平行的痕迹。

    “瞎叫唤个啥!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平时的乔飞看起来人蓄无害,可发起火来眼睛瞪的如同鸡蛋一般大小,要是再使点力气准要掉出来。

    高举着的拳头对着张寡妇,随时找机会就捶下去。这一拳头要是砸下来,非得捶的她肋骨断掉几根。

    张寡妇闭上嘴,乔飞方才满意的收回拳头。得意的想:早知道吓唬几下就蔫巴了,大晚上的还出来做个啥!白瞎耽误老子的功夫,婆娘的被窝多暖和!

    眼见着张寡妇被人拖走,村长的心里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放火的人终于抓住了,难过的是放火的人还真是村里的人。叫他怎么拿这张脸面对罗先生哦~

    接连不断的运转让罗妩的大脑超负荷,现在的她看见平坦的东西就想躺上去好好的睡一觉。

    “村长,您先回去睡吧!事情都道这个份上了,也没什么问题了。剩下来的就是要养好精神,明天再说吧!”罗妩瞄了一眼村长,安慰道。

    “哎,知道了。”村长双手背在身后,黑夜中背影看起来有些凄凉。

    罗妩跟在村长的身后,脑海中不停回想着在山中屋内的美好时光,可一把火让它瞬间化为灰烬。

    她的家就这么没了。

    ......

    来福客栈

    阮峰第一千零一次的问自己为什么要跟着庄主一起出来!看到眼前的画面,阮峰简直忍不住的想抽自己一个巴掌,还叫一声活该!

    无崖庄庄主大名弘炎,人送外号“绝尘”,取的就是隔绝一切灰尘之意。

    无崖庄中人人都知道,庄主得了一种病。似乎病的有些不轻,尽管无崖庄选便天下的名医都没能治好。

    吃饭前洗一遍手,吃过后再洗一遍。屋子里的东西都是擦了一边又一遍,若是他哪天看见身边的人的身上有一点点的污渍,那么恭喜你获得庄主亲自调配的良药一瓶!回去好好泡泡澡顺道洗洗衣服。

    房间从来都不让别人靠近,根本不要说早上起床看见有侍女站在他的身边。谁站在他的床边,从此都会在无崖庄莫名其妙的消失。一时间弄的无崖庄人心惶惶,吓的一溜排的侍女宁愿下大牢都愿意伺候弘炎。

    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带着他的专属物品,这不要睡觉,弘炎又开始了。

    阮峰眼睁睁的看着弘炎像变戏法一样,从七八个包裹中拿出各式各样的小物品。

    “啧啧,床上是多久没有擦过了。不行,我得换上我自己的被子枕头!”说完,真的从包裹里拿出一床绣着芙蓉的玉云锦被面的棉被,配上用棉花填充的枕头。看起来软乎乎,睡起来更舒服。

    庄主,你是来找人还是出来游玩的呀,怎么连庄里的棉被都带出来了!阮峰内心泪崩~

    要是被庄外的人看见你这个样子,还不得吐血身亡?不过,要是被对头知道吐血身亡,无崖庄不久没对手了嘛!

    阮峰简直要被自己的聪明才智给折服,可惜他的庄主可不是瞎子。双眼从他的老脸上探测仪般的扫过,就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承受不住弘炎刀子般的目光,阮峰悄然无息的退到门外。

    笑话,庄主谁敢得罪!明天还想见早起的太阳?

    “给我准备一个身份,咱们正式会会这来自异世之人,看看到底有什么不同!”

    光滑的手指卷起耳垂的一缕秀发,红色的长发妖娆铺天盖地的缠绕着弘炎,像是最多情的情人陪伴在他的身边。、

    “是!”阮峰正色,慢慢的从门边退下去。

    屋子的门被关上,屋外皎皎月光挥撒大地。

    写在最后的话,最近找了一份实习的工作,所以更新都会在11点左右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