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伊人自末世来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心虚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心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孩子他娘,赶紧把张家的拉起来!”村长一脸的窘迫,不好意思的朝着罗淮谨笑笑。偏过头,给赵花使了个眼色。让她安抚好张寡妇,别让她在丢人了。

    赵花被张寡妇闹了个大红脸,两坨红晕浮现在脸颊上。偷偷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捏住张寡妇腰间的软肉使劲的一转。

    这一转,差点让没吃过什么苦头的张寡妇背过气去。被捏住的那一块像被火烧一样,隐隐作痛。面子上还得强挂着笑容,对赵花道谢。

    村长用眼神警告张寡妇后,咳嗽几声询问罗淮谨和罗妩:“事情这样下去是解决不了的。不如我们去县城请大夫,这样一来也好证明三娘的清白,二来也可以安抚村里人。”

    三人成虎,毕竟流言可畏。

    “不如请仵作吧。”罗妩思索了半天,古代类似于法医的就是仵作了。如果可以将县衙的仵作请来验尸,比自己说一万遍都要有公信力。

    张寡妇坐不住了,眼神尖锐的盯着罗妩:“罗三娘,你个小贱人凭什么请仵作过来!让我儿子走的也不安宁!不行,我不同意!”

    罗妩轻飘飘的回一句:“小贱人骂谁?”

    “小贱人骂你!”张寡妇想也没想。

    罗妩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小贱人在骂我呀!哎,这年头还有人喜欢叫自己小贱人的。”

    “你......你......”

    要说拼嘴皮子,张寡妇哪里能抵得上从现代过来的罗妩。几句话的交锋,就气急败坏的败下阵来,手捂着胸口你个不停。

    张寡妇见说不过罗妩,转而寻找村长的支持:“村长,你不会眼睁睁看着罗妩搅的我儿子不得安宁吧!你可是村长啊!”

    村长被张寡妇吵的太阳穴突突的跳动,脑袋嗡嗡作响,口气里不自觉的带了一些不耐烦:“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你到底想怎样?三娘说请仵作,你为什么不让她请,难不成真是你诬陷的三娘?”

    “不是,不是。”张寡妇心虚了,眼神飘忽不敢对上村长的眼睛。她心里其实知道大憨病重,没有多少天的日子了。可偏偏媒婆给了她一个虚无缥缈的机会,让她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但就这根救命稻草也没能留住大憨,所以她想死了也要给大憨找个媳妇。

    “不行就赶紧给大憨准备后事,让这孩子早一点入土为安。要是他知道自己的娘现在这个样子,说不定在底下还会受阎王的拷打呢。”

    村长别有深意的一番话,彻底又让张寡妇陷入恐慌中。

    在李家村讲究因果报应。你今生做好事,来生就会出生在富贵的人家有一辈子的福气。如果你前世做尽了坏事,要在地狱里面受尽苦难方才能投胎转世赎罪。

    所以张寡妇现在害怕自己诬陷罗妩的罪会被安放在大憨的身上,也顾不上让罗妩做大憨的陪葬了。

    吵吵闹闹一整天,终于在村长的主持之下结束。

    罗妩跟着罗淮谨回去,梁茜早就准备好了饭菜等着他们回去。

    几天之后,大憨的棺椁出殡。罗妩还偷偷的跟再后面,等大憨入土之后才回去。

    日子有条不紊的进行,大憨的去世的话题也渐渐被别的消息取代成为村名闲聊时的资本。

    要说李家村现如今的热门话题是什么,要属梁茜赚了一大笔钱不可。

    前段时间,梁茜积攒了很多新图案的手帕。把其中的一小部分交给收手帕的人,还告诉她以后她以后有事情就不过来送手帕给他们。

    收绣品的人还惋惜了好一阵子。梁绣的手帕在县城里被抢劫一空,足见其受欢迎的程度。一开始他们不知道,后来靠着别人指点让梁茜多绣一点手帕才明白过来。可惜人家现在有事情不能继续了,又白白的让他们损失了好大一笔钱。

    罗淮谨每天按部就班的给村里的人孩子上课,罗妩时不时的上山捣鼓,顺道修炼自己体内的木精。她现在可以毫不费力的和一些小的植物对话,至于大型的植物要说上一两句话要费力的多。不管怎么样,一个计划已经在她的心中悄悄的产生。

    至于梁茜,罗淮谨保证自己不饿死她就行了。其余的实在是对她没有多少感情,而且她对自己的孙女曾经有过伤害。怎么都放不下对她的防备。

    这一天的早晨,梁茜早早的跟着谈大叔牛车上县城。滴水未进,怀里的木盒就是她所有的希望。

    一个时辰之后,谈大叔的车停在了县城门口。和梁茜叮嘱一番,又驾着牛车进城找活去了。

    梁茜还是第一次进县城,一路上不禁被热闹的吆喝声所吸引。

    “老人家这个怎么卖的?”梁茜路过一个卖钗子的摊子,想起来自己来到这里这么长时间了也没个首饰就想买一个。挑了半天,终于选中了一个她喜欢的。

    那是木头做的钗子,难得是钗头的部分被人精心的雕刻成镂空的玉兰花。钗子的其它部分,依次的雕刻着玉兰的叶子。既显得精致,也别具一番风格。

    摊主见早上就有声音,忙打气十二分的精神讨好的说:“姑娘真有眼光,这个可是小人昨天刚刚进来的新品。看姑娘虽然穿的简朴,但是配上我这根钗子绝对是绝配。姑娘不妨试试看?”

    说完摊主真从摊子下面掏出一面铜镜,端在梁茜的面前。

    铜镜照人照的并不清楚,对于梁茜来说已经很满足了。她试着将钗子插进她自己梳的髻中,对着镜子腼腆的笑起来。

    镜中的美人也对着她笑起来,瀑布般的青丝中玉兰木钗点缀其中,添加了大家闺秀的气韵在其中,整张脸显的柔和起来。

    摊主心里暗自高兴,手上端着镜子也愈发的稳重。

    照了好一会,梁茜才舍不得拔下钗子,“老人家,多少钱?”

    “不多不多,五十文而已!”摊主眯眯眼,嘴角都扯到耳门边。

    “什么,五十文!这么贵?我不要了。”梁茜一听,这一根木头钗子就要五十文,向抛烫手山芋一样的扔出去。

    开玩笑,她的手里面前不多,总共也就一百文多一些,还是她之前卖手帕一点点积攒起来。一根钗子就要五十文,她以后怎么办。有这五十文,在添些钱都可以买一根银钗了。
第二十四章 狡辩章节目录第二十六章 砍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