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伊人自末世来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报官+大憨番外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报官+大憨番外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的儿啊!”

    张寡妇见大憨一动不动的睡在那里,胸口的被子不见一丝起伏。血液齐涌上心头,脑袋嗡嗡的作响。

    她绝望的像是掉进了没有底的深潭一样万念俱灰。踉跄着扑倒在大憨的床前,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罗妩。

    颤抖的双手小心翼翼的抚摸大憨的脸,“大憨,你快些起来!娘给你找了好几个大夫,还把你喜欢的三娘找回来给你做媳妇了。以后每天都陪着你玩,好不好?”

    张寡妇压低着声音,还像从前一般和大憨说话,好像大憨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只当作他调皮,不愿意起床。

    说道要罗妩陪着他一起玩时,被泪水打湿的脸上扯出一朵辛酸的笑容。

    然而,不管她说了有多少好话,大憨仍旧是静静的躺在床上。没有了脉搏,也没有了呼吸。

    他再也不能听见张寡妇每天早上叫他起床吃饭的声音,也看不见张寡妇为他新缝制的新衣。还有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张寡妇终于明白她的儿子可能永远也不会醒过来,死死的擒住大憨的肩膀,把头埋在他的胸膛。

    瘦弱的肩膀,先是轻轻的颤抖两下,继而抽搐起来。毫不掩饰的大哭,见者流泪闻者辛酸。

    多少年来,大憨一直都是张寡妇的支柱,现在支柱猛然倒塌。她生活的所有希望就此泯灭,万念俱灰。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宛若一条毒蛇般盯着罗妩。咬牙切齿的模样,仿佛要把罗妩抽筋扒皮。眼底的恨意,让罗妩觉得从脚底一直凉到了头顶。

    “你害死了我的儿子!”张寡妇的双眼通红,仇恨如同野兽一般撕咬着她的心。

    都是这个女人害死了自己的儿子!要不是她,大憨怎么会生病,又怎么会因为她而死!可怜她的大憨,还没有成亲,就这样抛弃她走了。

    罗妩有口难辨,忙解释:“大娘,不是的。大憨他是得了疟疾去世的,他每天都活的很辛苦。现在他走了,也许对他来说或许是解脱。”

    罗妩并不想让张寡妇误会她,尤其是她现在脑袋里充斥的都是大憨去世的消息。不知道她冲动之下,会做出什么事来。

    “你还敢狡辩!我的大憨在你来之前就活的好好的,你一来他就死了!你难道想说,这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张寡妇的牙齿咬的紧绷,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想报复丧子之痛的母狮子。

    罗妩哑然,长大了嘴半天说不出话来,颓然的垂下肩膀。她说不出大憨的死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不是她用木精给大憨缓解状况,大憨也不会走的这么早。所以张寡妇问时,她无法反驳。

    措不及防,张寡妇突然从床边猛扑过来抓住罗妩的肩膀。面部狰狞,五官扭曲,“你还我的儿子来,你还我的儿子来!你这个杀人凶手,我要去报官!让你给我的儿子陪葬!”

    罗妩拧着眉,被张寡妇摇着的身子如同秋风中一朵快要凋谢的花朵。她忍住想要推开张寡妇的冲动,“大娘,你先放开我!”

    张寡妇哪里肯放开她,锋利的指甲陷进罗妩的肉中沁出血珠,染红了罗衫。

    大憨番外

    我叫张大憨,家是安平李家村人。

    从小我就是跟着阿娘长大,可她从来也不让我和村里的小伙伴一起玩。她说村里的小皮孩会欺负我。

    但他们真的对大憨挺好的,掏鸟窝,玩过家家都会叫上大憨。有什么好吃的,也会偷偷的拿出来和大憨一起吃。虽然他们有时候会叫大憨傻子,是个没爹的孩子。

    可是傻子是什么?爹又是什么?

    他问阿娘,阿娘总是会骂小伙伴们没有教养,然后红着眼睛抱着他痛哭。时间久了,他也不放在心上。他不在乎傻子是什么,爹又是什么,反正他有阿娘!

    后来,阿娘总说他长大了,该娶媳妇了。他问阿娘,媳妇是什么?阿娘说,媳妇就是陪着他一起玩过家家的人,她做新娘,他做新娘。然后两个人一起吃饭,一起玩还一起生一个小娃娃给阿娘。

    他好高兴!好想马上听阿娘的话,找一个媳妇陪他玩。后来,阿娘一下子给找了两个。

    一个叫茜茜,还有一个叫三娘。

    三娘长得好漂亮,好漂亮,对大憨很好,会温柔的对大憨说话,还做好吃的给大憨吃。可是后来,三娘的爷爷带着她走了,她不要大憨了。

    哼!大憨也不要她了!

    可是他还是忍不住的偷偷跟着她去山上,在她的身后偷偷的看着她。每当看见她被树枝刮破了皮肤,他的心里就像是被蚂蚁咬了一样。

    奇怪了,难道有蚂蚁偷偷的溜进了他的身体里?

    三娘走了,茜茜还留在家里。但是她一点也不好玩,在阿娘的面前一句话也不说。等着阿娘出去的时候,就喜欢阴着眼睛看他,看着他心里毛毛的。

    最近他生病了,没能去山上看着三娘,也不知道三娘还有没有抓兔子和野鸡。

    白胡子老爷爷来了一个又一个,阿娘每次都哭丧着脸送人家回去。

    他躺在床上好无聊,没有的玩也没有吃的。身子一会发热,然后又发热。

    他再也不想喝那个苦苦的药了,太难喝了!他瞒着阿娘偷偷的到在了窗外。

    他最近又做梦了,梦里面他好像又看见了三娘,眼睛红的和她抓的小兔子一样看着他,温柔的用手触碰他的额头。

    一股冰凉的力量一下子让他从昏昏沉沉的睡梦中清醒过来,他笑了,三娘真的来看他了!

    十几年的懵懵懂懂仿佛就在那一瞬间清醒过来,嘴里苦涩的味道比他吃了黄连还要苦。于是他明白自己根本再也没有机会和三娘在一起了。

    可是他马上就要走了,他舍不得三娘,他还没有机会和三娘说他的心意。

    他终究抵不过阎王,眼睛闭上的那一刻,他好想在看一眼阿娘,好想在和她说一句,“阿娘,我想吃你做的面了。”
第二十二章 伤逝章节目录第二十四章 狡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