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伊人自末世来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打死你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打死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主意好啊!张寡妇一拍巴掌,还拿出了十几文钱给了媒婆,算是谢媒礼。

    “大憨,娘这就去给你找三娘去。你不是还挺喜欢她的吗?她马上就是你媳妇了,你要快点好起来!别像你死鬼老爹一样,丢下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那娘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张寡妇呜呜的哭起来,如同一只失去幼崽的野兽。

    床上的大憨瘦的实在恐怖,如同一个纸片人,风一吹就要飘了。不大的眼睛完全突了出来,眼底青色堆积起来竟然成了黑色。原来饱满的脸颊,瘦的的全凹进去了,就像是被人活生生挖去一般。脖子上的锁骨,都可以盛一杯酒。

    昏暗的房间里一顶青色的帐子,光线被阻挡在外。小小的方寸之间,就剩下张家母子二人。

    ......

    梁茜戳完最后一针,拆开绷子取出手帕,放到一个木质的盒中,盒里面还有七八条类似的手帕。

    手帕的图案不一,针脚算不上很好,但胜在图案很吸引人。Q版的各式各样的小娃娃,还有憨态可掬的熊猫宝宝。

    教梁茜绣花的大娘说,她的手帕卖的很好。要是能多多的供货,每一块还可以多给她三文钱。

    李家村有固定收绣品的地方,只是价钱可能比不上绣铺的价格。但绣铺一般不收零散的绣品,所以李家村有一户人家做起了收绣品的生意。一块手帕比绣铺的价格低上两文,大件的绣品还要看图案,还针脚和手工,价钱自然也就分三六五等。

    自从和罗妩住在一起,梁茜总算明白什么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全家上下就剩下来十几文钱,要是自己想买些女人家用的,都没有钱买。再说,罗淮谨有意的和她客套,可也没把她饿死。有他们又一份吃的,就绝对不会少她的。

    可她手里还是没有钱!

    后来还是她打听到村里在收绣品,加上她小时候还和外婆学过一些基本的绣法,所以她就央求一位大娘教她怎么绣手帕,加上她把原来时代的一些动物和花鸟,胖娃娃绣在手帕上,格外的受欢迎。

    但她也知道,要是自己去绣铺自己卖,绝对不止村里人给她的价格。光是她源源不断的创意,都可以给她带来无尽的财富。

    所以她现在一有时间就抓紧绣手帕,留给两三个给村里人交到绣铺。剩下来的,自己找个时间去县城绣铺一趟,先把这些个图案卖掉筹些钱再说。

    “啪啪啪啪”门外传来一串急促的敲门声。

    梁茜收好木盒,走出去准备开门。

    “谁呀?”

    “快开门,我是你张大娘!”

    梁茜一听是张寡妇警惕的靠着门,放低声音。

    “张大娘,你有什么事吗?家里现在没有人,罗爷爷走的时候让我不要随便的给陌生人开门。有什么事,你就在门外说吧!”

    话里的意思是你就是陌生人,没事就回家呆着吧!

    笑话,我给你开门谁知道会有什么倒霉的事情?再说,咱两关系什么时候有这么好了!

    梁茜还记着先前张寡妇吵着要让她给大憨做媳妇的事情。

    张寡妇急了,撸起袖子骂起来:“你个贱胚子!敢说老娘是陌生人,你的良心给狗吃了!当初要不是老娘救了你,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做畜生呢!废话少说,给老娘开门不然打死你!”

    得~您老就呆在这儿吧,我做饭去了!反正这附近就罗家一家人,叫破喉咙也没人理睬你!

    梁茜掏掏耳朵打定主意,悠闲的踱步真回厨房做饭去了。

    “贱胚子,早就知道你不是好的!”张寡妇红了眼,像要吃人一样。几天几夜没睡觉,显得她格外的苍老。眼角带着凶悍,一双眼球尽是血丝。

    紧紧关闭的大门,宛若大憨的催命符。

    张寡妇来来回回在门外嘶吼,手掌都拍红了,门内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罗妩拎着一篮子板栗,一瘸一拐的拐回家,远远的就看见自己家门前站着一个人。

    看他那动作,像是上门讨债的,可自己也没欠债呀?

    凑近一看,才知道原来是张寡妇!

    “张大娘,你这是......”罗妩放下篮子,喘口气。

    罗妩的到来,于张寡妇而言绝对无疑是天大的喜讯,抓住罗妩的手就要往家赶,“好孩子,快和大娘回去,大憨还等着你成亲!”

    罗妩被张寡妇拽的一个踉跄,差点没摔跟头。这边张寡妇还死死的抓紧罗妩的手,罗妩的手被她抓的隐隐作痛。

    “你......”

    罗妩使出吃奶的劲,用力的啪的一下打开张寡妇的手,都没能让她松手足见用力之大。

    “你”字刚说出口,罗妩瞥向张寡妇的心猛地一缩。张寡妇的眼神,看她就像根救命稻草,疯狂的想要利用她抓住什么。

    她的眼皮耷拉着,蔓延出来的红血丝布满整个眼球,看的出来这几天都没睡好觉。头发好几天都没洗,发髻也没梳好。

    是什么事情让她变成这样?

    方才她还说大憨等着她成亲,难不成是和大憨有关?

    张寡妇救了她是不假,但大憨对她也挺好的。有什么吃的,都给她送一份。心地善良,稚子之心。能让张寡妇这么着急,除非是大憨出了什么事情。

    罗妩忙放下篮子,“张大娘你先别着急,大憨是出了什么事吗?”

    “大憨...大憨他...他发烧了,就是想见见你!”张寡妇就快要脱口而出大憨危在旦夕的事,好在及时刹住嘴。

    媒婆说换做是一般的姑娘,都不会愿意给别人冲喜。更何况罗妩还是罗老先生的孙女,更是不可能。所以她不能说出来,只能先把她骗回家关起来。到时候,给她灌一副药下去,保管成事。那时,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我和你去,不过你在外面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出来。”

    罗妩想想还是决定和张寡妇回去看看大憨,心里的那点不安却越来越大。她捏紧脖子上的玉戒,这是她的保障!

    如果张寡妇要对她不利,她最少还可以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