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伊人自末世来 > 正文 第十八章 奶娃娃

正文 第十八章 奶娃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眼罗妩来到李家村已经三个月了,种在菜地里的小青菜吃了一茬又一茬。山下村民帮忙开荒的三亩地都已经种上了小麦,远远望去绿油油一片。

    天气转凉,罗淮谨早早的就到村中央的学堂上课去了,罗妩做在家中缝制天冷穿的夹棉袄。

    梁茜和罗淮谨还有罗妩相安无事的一起生活,偶尔还会帮着罗妩上山找点野菜,做陷阱抓猎物。可惜天气冷了,猎物也很少出来。

    后来陷进也就空在那里,说不定有时候瞎猫还能逮到死耗子呢!

    “罗爷爷今天还回来吃饭吗?”

    说话的是梁茜,她正拿着一块打着绷子的白色方帕绣着花。

    罗妩用牙齿咬断线头,心满意足的拎起来抖抖,“还是不错的嘛!”

    亲爱的,你没瞧见袖子一个长一个短?梁茜没好气的看着罗妩得意洋洋的显摆那一长一短袖子的夹棉袄,连翻白眼。

    “天气冷了,村长想留爷爷中午吃饭,所以就不回来了。”罗妩假装没看见梁茜的白眼,“你中午想吃点什么?”

    “我想吃......”梁茜停下手里的活,刚开口就差点被罗妩的话给噎死。

    “没得吃,中午我还要出去一趟。你想吃就自己做!”

    “......”梁茜无语额看着罗妩放下衣服,轻飘飘的拎着篮子潇洒走出去,身后的尾巴转的和风火轮似的,忍不住竖起中指。

    这边罗妩跨着篮子上山寻宝。

    山上的树叶金黄,落在地上厚厚的一层,踩上去嘎吱嘎吱作响。

    不知明的水果高高的挂在树梢上,罗妩就只能望而兴叹,捡一些刚掉落下来的好果子。

    “咦,上次的做的标记到哪儿去了?”罗妩低着头,一棵树一棵树的寻找标记。

    前段时间做陷进时,她偶然发现了一颗貌似板栗的树。只是当时既没开花,又没结果。只是沿着下山的路,在路边上的树干上做了标记,留作下次过来找。

    算算时间,现在也应该结果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罗妩最后还是找到先前做的标记。顺着标记,成果的再一次找到了那棵树。

    “哇,好多的板栗!”

    罗妩站在树下,树枝上挂满团在一起刺猬似的青色球,让人无处下手。

    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土比别的地方的土要肥沃的原因,青色球长得都比别的地方要大。压着树枝不得不弯下来,沉着腰。

    板栗树的躯干很粗,但是并不怎么高,也就不到两个成年人的高度。让罗妩很容易的就能拿着镰刀割下来。

    罗妩挥舞着镰刀,欢快的游走在板栗树的树枝之间,不一会地上就堆满了新割下来的板栗。

    “呼~好热!”虽然天气凉了,但罗妩还是出了一身汗。抬头看树,树枝上的板栗还是满满当当的挂在上面,怎么也不见少。

    罗妩不得不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白做活了,不然怎么还有这么多!

    罗妩把所有好的都捡起立,被虫驻扎过得就给丢掉,不知不觉间篮子就被填满了。

    “好吧,终于还有最后一个了。”罗妩缓口气,蹲的久了两只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嘶~”罗妩吃痛的扔下被刺包裹着板栗,葱白似的指尖上冒出一颗血珠。

    指尖又胀还发麻,血珠越变越大。罗妩竖起手指,凑到嘴边吸掉血珠,周围卷起一道狂风,迷的她完全真不开眼。

    等到她再一次睁开眼,目瞪口呆,什么情况?

    一个胖乎乎的小奶娃娃赤着脚站在地上,头上顶着一朵硕大的芙蓉花,此刻藕节般的小手臂死死的抱着她的胳膊,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一点点的在舔着她指尖上的。

    从罗妩的角度看上去,他的睫毛长的简直不可思议,翘起来仿佛可以挂上一块石头。肉嘟嘟的脸颊,让人控制不住的想掐一下。

    要是他能不吸血就好了。

    吸血?他在吸我的血!

    罗妩这才惊恐起来,脸上惨白一片,后背一股凉气袭来,毛孔竖起来,浑身不停的打哆嗦,脑子里不停的在回想电视上见到的吸血鬼吸血的模样。

    刷的一下尖叫着,抖筛似的把挂在她手上的奶娃娃甩下去。

    “你什么鬼东西!”

    “宝宝不是东西!”

    额,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奶娃娃揉揉自己的小肚子,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也不怕虫咬。他见罗妩好像很怕他,水汪汪的眼睛里开始冒金豆豆,小嘴不由自主的嘟着,眼皮耷拉着,显得有些委屈。

    罗妩纠结了半天,仍旧站在离他很远的地方,最后还是败在了心软之下。

    哎,但愿他和小宝不一样吧!

    “说说吧,你从哪里来的?”

    罗妩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头坐上去,怀里抱着奶娃娃,用干净的手帕温柔的给他擦脸上的脏东西。

    奶娃娃紧紧的纠正罗妩的衣袖,生怕罗妩待会又要甩了他。

    “宝宝一直就在姐姐脖子上,是姐姐笨!”奶娃娃吐字清晰,刻意强调“笨”这个字。

    他很乖好不好,一直都陪着姐姐。可姐姐还丢宝宝,呜呜~

    “我的脖子上?我的脖子上不是只有芙蓉玉戒。”罗妩好奇的从胸前掏出绳子,可脖子上的玉戒却已经不翼而飞,只剩下空荡荡的一个绳子悬挂在那里。

    “难不成你真的是玉戒!”

    罗妩嘴巴微微张开,惊奇的像半截木头般直愣愣的戳在那里。

    “当然啦!我还救过姐姐和爷爷呢!”奶娃娃得意的晃了晃脑袋,头顶上的芙蓉花也跟着摇摆,“对了,还有另外一个姐姐。”

    “另外一个姐姐?”难不成指的梁茜?

    奶娃娃无比真诚的点点头,“当时我见姐姐和爷爷马上就要被怪物吃了,所以就动用了一部分力量想把姐姐和爷爷送到主人呆的地方。可没想到,这个姐姐不知道从哪个地方跑过来,钻进宝宝设置的阵里,才害的宝宝力量全失,睡到今天才能和姐姐说话。”

    罗妩很快的抓住奶娃娃话中的几个重点。第一,梁茜是有预谋的跟着自己和爷爷一起过来,说不定她知道点什么。第二,奶娃娃是有主人的。这个主人是谁,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第三,这个奶娃娃掌握了一种神奇的力量。

    罗妩在脑海里理清所有发生过的事情,手轻轻的拍着奶娃娃的后背。

    奶娃娃被顺毛顺的舒坦极了,渐渐的闭上眼睛打起小呼噜来。
第十七章 处置章节目录第十九章 异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