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伊人自末世来 > 正文 第十七章 处置

正文 第十七章 处置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罗妩安静的躲在罗淮谨身后,她倒是想看看这位公子如何让众人的怒火平息下来。

    只见宋一墨上前一步,面色庄重。深邃的眼眸扫过之处,竟然寂静一片。风掠过腰间福袋,在空中荡起一圈圈波纹。

    罗妩内心突然警醒,此人必定是安平县人所熟知。要是更进一步说,恐怕是这里的人都对他有几分尊敬。想来这人应该是个有身份的。

    当初张寡妇就曾和她说过,县令家有两个儿子和一个闺女。大儿子宋一书今年二十一,为人是才华横溢,风流倜傥,最爱去的是那些红颜聚集的诗会,至今未婚。

    小儿子宋一墨明年才行弱冠之礼。

    和宋一书不一样,宋一墨小小年纪便已经考取秀才。体态风流,却是个谪仙般的人物。但他从来都是严于律己,身边照顾的人都是男童。也从来不曾听闻他与什么异性传出来什么不好的传闻。是以安平县媒婆差点没把县令家的门槛给踏破。而小女儿宋一琴,方才二八年华,练的一手好医术。

    如果她猜的不错他应该是县令家的某位公子。就是不知道是大儿子还是小儿子。

    果不其然,接下来的对话验证了她的猜想。

    “一墨自小在安平长大,各位叔叔伯伯请听小辈讲一个故事。如果讲完之后,大家还是坚持要送官,一墨也无话可说。”

    宋一墨低头看了男童一眼,眼底似要卷起波澜。男童羞愧的低下头,沉默不语瘫软在地上。

    “有一位老婆婆和孙子相依为命。老婆婆为了照顾年幼的孙子长大,起早贪黑的给人洗衣服刷恭桶,晚上还想着给人缝衣服。终于有一天,老奶奶一病不起再也不能起来照顾她的孙子。而小孙子为了重病的奶奶拼了命的赚钱,可还是买不起一副药。最后他被逼的没办法,只能靠着偷别人的钱来给他奶奶买药。”

    众人听完这个故事,眼睛刷刷的集中在地上那个瑟瑟发抖的男童身上,有可怜,有同情,还有不屑,更多的是可惜。可惜了这么一个孝顺的孩子,前途就这么被毁了。

    元宝松开他,任由他蜷缩在地上,单薄的身板卷成小小的一团,发出呜呜的如同受伤的小兽一样的啜泣声。

    罗淮谨更是红了眼,心里疼的直抽抽。他自己一个人带着小妩儿有时都会觉得艰难,更不要说在这样一个年代,一个老人要怎样抚养孙子长大。

    何其的感同身受!

    原来是想着打感情牌!

    千年以来,以情动人的不再少数。末世之前,不少综艺选秀节目里面的选手,多多少少家中都会有一段悲惨的故事。

    罗妩装作不经意的转身,眼神扫过众人观察他们的表情。

    刚才叫嚣着将人送官的路人脸上浮现一种愧疚的神色,有的则是同情。没有人再嚷着送官

    元宝小心的拽了拽宋一墨的衣角,一副为难的样子,“少爷,这...这...怎么办?”。手指着还在地上的男童。

    宋一墨见众人的反应都在预料之中,又开口:“如果大家信的过我,就将这个孩子交给我带回去。我担保他以后绝对不会在出来做这样的事情!”

    “二公子的担保,我们自然相信的。只是希望孩子以后再也不要做这样的事情了!”

    众人没想到,第一个附和宋一墨的竟然是一直没出声的罗妩。

    少女亭亭玉立,一双美目如秋水,脸上因为跑出来的红晕仿佛从肌肤底下开出来的一朵花,娇艳欲滴。唇红齿白,梨涡浅浅挂在脸颊两侧,远远的望去都可以闻见醇醇的梨香。

    宋一墨眉头一骤,突然觉得自己平稳的心跳,骤的猛跳一下。

    随后,众人也纷纷的附和,这件事就这么和平的解决了。

    男童如约的被宋一墨带走,但临走前男童和罗妩说了一句话,多少年之后她怎么都不会忘记那坚韧的眼神,天崩地裂都不会被摧毁。

    “我会将那些钱都还给他们的!”

    ......

    罗妩拿着一百文钱,来到粮铺。一口气买了半斤盐,酱油还有两的玉米面和糙米面,又买了三双碗筷。家中的碗筷都是别人送的,如果有事请客恐怕就不够了。

    一番逛下来,一百文钱最后只剩下十文。罗妩咬咬牙,买了一只糖葫芦准备送给谈大叔的孙子。

    礼尚往来,以后要是开口搭车上县城也容易许多。

    爷孙两逛了许久,肚子饿的咕噜咕噜叫唤都没有在县城里买东西吃。

    换做罗淮谨的话来说,就是东西太贵了。一碗素的面条三文钱,还不如回家做着吃。

    好在紧赶慢赶的终于等到了谈大叔的车,爷孙两满着筐子来,又满着筐子回去。

    天色渐晚,李家村被夜色笼罩起来,天上的一轮明月挥洒着月光,照亮罗妩和罗淮谨回家的路。

    一路上罗淮谨欲言又止,好几次话都到嘴边还是被活生生硬吞下去了。

    罗妩本着你不问我,我就不说的精神,闷笑的看着罗淮谨抓耳挠腮。

    等到了家门口,门前赫然树立着一个黑乎乎的人影。

    “三娘,你们终于回来了!”

    ......

    罗妩进门点灯,漆黑的屋内如同被一把斧头劈开,亮堂起来。

    “坐下说吧,你怎么这么晚过来了?”罗妩招呼着梁茜坐下来。

    罗淮谨去厨房准备做点面疙瘩,好填填肚子。

    梁茜秀气的端起碗,眉头上缠满愁思。“一言难尽!”

    “那就长话短说!”小样,还治不了你了!

    “......”

    大晚上梁茜过来投奔罗妩的主要原因是她和张寡妇终于掰了。

    今天上午,梁茜不知从哪里打听来的消息,晓得罗淮谨和罗妩两个进县城去了。她也想去县城看看,一来毕竟从醒过来到现在除了李家村,她哪里也没去过。二来,她还想找点活干,整天被张寡妇骂吃白饭的滋味不好受。

    但张寡妇哪里肯让她出去!万一跑了,谁陪她个儿媳妇!

    于是两个人一言不和就开吵,结果梁茜一身轻松的出现在这里。

    罗妩觉得她头有点疼。千算万算,还是让梁茜过来了,以后只能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了。
第十六章 送官章节目录第十八章 奶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