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伊人自末世来 > 正文 第九章 熟人

正文 第九章 熟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村长从罗淮谨的口中听到了完整版爷孙大逃亡的故事之后,唏嘘不已。看向罗妩的眼神里都带着同情和悲悯。

    多可怜的孩子,小小年纪就和爷爷一起背井离乡逃到这里。也难怪她看见自己的爷爷都红了眼。

    “罗老先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没有?”

    村长拎着茶壶给罗淮谨续茶,倒是让张寡妇瞧的眼睛一跳,心里头就像长了一颗草,不停挠她。

    村长怎么叫这个人罗老先生?难不成面前的这个人还是从有名望的大家族里出来的!那她打的这些小算盘岂不是真的落空?

    张寡妇鬓角隐约冒出汗珠,脸色发白。

    罗妩到是没有关心张寡妇心里的想法,她只是太惊讶爷爷这么快就可以和村长打好关系。如此一来,就不用担心以后怎么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存下去。

    “村长真是太客气了,叫我什么罗老先生,我就是一个从山上下来的山民。要是村长不嫌弃,就叫我淮谨怎么样?”

    罗淮谨瞥见自家孙女眼睛里的笑意,就好像自己的那点小心思被揭穿,窘迫极了。

    “那自然好!”村长眼前一亮,“那先生也不用客气,叫我李三就成!”

    他早就注意过罗淮谨的言行举止,绝对不可能是一个从山上遭难逃下山的人。倒像是某个隐居在山上的隐士,谈吐间也流露出大有学问的样子。要是可以把他留下来,在村里当一个教书先生。哪怕是给小孩子认识认识字,以后他们李家村看还有谁瞧不起!

    “李三哥!”罗淮谨看着村长的样子,心里大概估摸着比自己要大一点。

    “哎,哎~使不得,使不得!”村长连忙摆手,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罗淮谨想和孙女好好说说话,可要在这么和村长说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随即咳嗽两声,“李三哥,哪里有什么使不得。”

    “这是我的孙女,名叫三娘。从小就和我生活在一起,这次我们爷孙还多亏了村长的大恩才能活下来。”

    “村长爷爷好!刚才三娘没有向爷爷问好,在这里给爷爷道个歉。”

    虽然罗妩不知道爷爷为什么说自己叫三娘,但她没有礼貌在先,心生愧疚的向村长道歉。

    罗淮谨再一次的表达对村长的谢意,又让边上一直装听众的张寡妇心里一顿挠。连忙给村长使眼色,想让他出去说话。

    无事不登三宝殿,村长瞄了一眼正在使小动作的张寡妇,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下不知道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真是个好孩子。许久没见爷爷,也是正常,村长爷爷不会怪你的。”村长慈爱的说,转然看向罗淮谨,恩恩了许久才说道:“淮谨兄,这不村里的人还找我有事。我先出去一下,你们爷孙先说着话。三娘晚上也留在这里,陪你爷爷吃饭。”

    但他还是开口向罗淮谨道歉,说张寡妇有事找他要去外面说,二来也让重逢的爷孙两个有一个好说话的地方。

    张寡妇献媚的跟在村长身后渐渐走远,罗妩搀扶着罗淮谨也慢慢走到一处安静的地方。

    “爷爷,这都是怎么一回事?”罗妩忍不住的开口。

    罗淮谨紧皱着眉头,细细的把所有他经历过的事情都向罗妩讲述。

    原来当他被绿团包围后,再一次醒过来就已经在村长家的屋子里。满屋子只有古代才会出现的物品,让他被吓了一跳。好在他平时被张季谦压迫着看过几次所谓的穿越连续剧,虽然被他吐槽的体无完肤。但他不可否认,在这个时候还是给了他很大的帮助。

    他先是从和村长的对话里把所有和这个世界有关的事情都了解了一遍,之后又编造了一个故事,这才知道罗妩是被安排在村里的另外一户人家。

    说起来也很奇怪,他明明受伤,但现在他除了有点气虚之外,身上更是不见一点伤疤。

    至于为什么要说罗妩叫三娘,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罗淮谨只是和罗妩说,这是她父母从小想给她取的小名,只不过从来没有人叫过罢了。

    罗妩对爷爷在这里叫自己的小名也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谁也不知道她的真名。不过张寡妇一直和她说的另外一个姑娘,她也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爷爷,村长和你说过,和我们在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个姑娘?”

    罗淮谨思索了一会,“恩,村长到是和我说过。不过当时那种情况下不会有第三个人出现,那姑娘是谁,我也不太清楚。“

    “等到她醒过来在说吧。”

    罗妩点点头,又陆陆续续的和罗淮谨说了好久。

    眼看着张寡妇和村长马上就要回来了,罗妩脑海里闪过一道光。

    她就说嘛,自己把什么事情给忘了,原来是这件事。

    罗淮谨知道孙女在面前从来不藏事情,关心的问:“小妩儿,有什么事情爷爷给你做主!”

    说完拍拍胸脯,好像谁欺负他孙女,立马就让那人得不偿失。

    “好啦,爷爷!我知道你心疼我!”罗妩忍住笑,拉着罗淮谨宽大的衣袖撒起娇来。

    “不过,收留我的那户人家好像有点问题。就是今天和我一起到村长家的大婶,她家现在只有一个儿子。发烧过后,智力就有点受损。我看那大婶话里话间,就想找一个儿媳妇。”

    罗妩把话就说到这,罗淮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吗!

    “真是岂有此理!老婆子敢打我孙女的主意!”

    罗淮谨气急,眼眶通红,眼角像是要撕裂一般,胸膛不停起伏。

    “不行!我得想个办法让你从那里出来,大不了我们现在村子里找一个房子,以后见到那个婆娘,看我怎么收拾她!”

    罗妩是罗淮谨的死穴,任何人都不能跨越这道禁忌之线。失去儿子和儿媳妇后,要不是孙女一直在他身边照顾他,体贴他,温暖他。让他知道世界上还有事情是值得他留恋,他早早就要追随他们去了。

    “爷爷,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我们好好合计之后,也不迟。”

    罗妩怕罗淮谨一气之下做出什么事情来,赶紧安慰他。

    罗淮谨只好点点头,暂时只能先这样。

    不一会,张寡妇和村长就从另外一头回来,罗妩也跟着她回去。

    回到张寡妇的住处,罗妩突发奇想的想着要去看看至今还在昏迷的那个人。

    等着她进去看时,那人已经安稳的靠在床上,笑脸如花的对她说。

    “罗学姐,好久不见!”